项阳特别留意了一下木质包装盒,上面印有“百年珍藏”的字眼,他不太了解国内的酒,但也知道价值不菲,“陈老,一顿家常便饭而已,没必要开这么好的酒吧?”

“这些都是身外之物,留着不喝,才是浪费。”陈老毫不在意道。

“这种酒很贵嘛,爷爷有一箱呢,随便喝。”陈清萱更是外行,有些大大咧咧道。

“一看你就是败家女人!”项阳打趣道,抢着接过酒瓶启开,顿时闻到了一股醉人的酒香,忍不住赞叹道:“好酒!”

“你才败家!”陈清萱不满的撇嘴道。

“难得今天有好酒,你也尝尝。”项阳给陈老倒了一杯,而后又给陈清萱满上。

三人开始推杯换盏,边吃边聊,其乐融融,仿佛一家三口。

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陈清萱陪着喝了一杯,其余的酒都进了项阳和陈老的肚子,一瓶珍藏的茅台喝了个底朝天。

陈老的酒量不错,喝了差不多半瓶,啥事没有,吃饱喝足,换上茶水,兴致勃勃的拉着项阳下起象棋。

几盘棋过后,项阳感觉到了尿意袭来,起身去厕所放水。

厕所在小院的墙角,一间独立的小屋,项阳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刚脱下裤子,抬眼却看到了一具身躯,顿时两眼发直。

只见,陈清萱正在里面冲澡,浑身寸缕不挂,完全暴露……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