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红绿灯的时候,项阳情不自禁的把头凑了过去,吻向沐倾伊的脸颊……

“你干什么?”沐倾伊正想心事出神,忽感脸颊被亲了一口,顿时恼怒,举起巴掌扇了过去。

项阳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扇来的芊芊玉手,厚着脸皮解释道:“你的脸上有点脏,我帮你擦擦。”

擦脸没见过用嘴的,糊弄鬼还差不多!沐倾伊的俏脸生寒,恶狠狠的鄙视道:“无耻,再敢有下次,绝饶不了你。”

说完,她气呼呼的侧靠在了座椅上,变成背对项阳,免得这个无赖又耍混蛋。

项阳笑了笑,摸摸嘴唇,还残留着一丝香滑,偷亲女神一口,即使被骂的狗血淋头也值了。

之后一路无话,一直来到皇家帝景别墅,下车时,沐倾伊的脸上依旧挂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没给项阳一点好脸色。

“我走了,我真走了,你难道不挽留我吗?大半夜的让我一个人走回家,你放心啊?”项阳作势要走道。

沐倾伊开始没有任何表示,最后冷冷的吐出四个字道:“慢走,不送!”

“过河拆桥,白送你回家了!”项阳大为不满道:“你不留我,也得让我把车开走吧?”

沐倾伊冷着脸没有说话,拿着车钥匙,转身进屋,并把客厅门反锁上了,意思很明显让项阳走着回家,算是对他偷吻自己的惩罚。

“真够无情的,早知如此,我就不该送你回来。等我变成你的正牌老公,看你还敢不敢这样对我,气死我了!”项阳一通抱怨,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步行回家。

走在离开小区的路上,他连连苦笑,看来冰山女神不能随便招惹,否则后果很严重,不知道这么晚了还不能打到出租。

走着走着,项阳忽然敏锐的发现前方有道黑影一闪而过,正在路灯照不到的黑暗花坛旁潜行,速度不慢,显然不是什么正经人。

十余秒后,黑影一个灵活的纵身,翻过一道院墙,跳进了一栋别墅内。

项阳本不想多管闲事,但看着那栋别墅有些眼熟,仔细观瞧,居然是宋瑶家,“身手勉强凑合,却不干好事,被我遇上算你倒霉。”

他正打算跟上去时,前方道路拐角走来两个保安,拿着手电筒和警棍。

皇家帝景是高档的别墅小区,安保措施非常到位,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保安不间断的巡逻。

借着路灯的光芒,两个保安很快看到了项阳,立刻提高了警惕,喊道:“喂,你是干什么的?”

这俩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项阳心里嘀咕一句,嘴上回答道:“大晚上睡不着,出来看看夜景,今晚的夜色不错啊!”

“你是哪栋别墅的业主?大半夜一个人出门不安全,快回去休息吧!”保安还算客气的说道,但脸上的警惕并没有减少。

“我住在十六栋,这就回去。”项阳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向前走去。

“十六栋在那边,你走错方向了。”其中一个保安指向相反的方向,提醒道。

“是嘛,晚上不好分辨方向。”项阳有正事要办,懒得跟保安多言,转身向回走去,脚步加快。137137xs

两个保安互视一眼,觉得项阳实在可疑,急忙尾随跟上。

项阳拐进了一条小路,避开保安的视线,猛然加速,好似残影般闪过,转眼失去踪迹。

“人呢,跑这么快?”当保安跟上来,却发现四周空无一人,更加起疑。

“那小子穿的还没咱俩好,肯定不是好人,赶紧在附近找找,别让他损害了业主的利益,否则咱俩的饭碗保不住。”

就在保安四处搜寻的同时,项阳健步如飞般来到宋瑶家的别墅外,麻利的翻身跳进院里。

别墅里漆黑一片,寂静无声,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但项阳相信自己的目力,绝对没有看错。

“啊!”这时,忽然响起一个女人的惊声尖叫,随后嘎然而止,好像呼喊时被人捂住了嘴巴一样。

“不好!”项阳立刻加速飞奔,冲进客厅,他有夜视眼,在晚上目力并不受影响,环视一圈看到一楼有个房间半开着门。

“别怕,老子劫色劫财,但不劫命,陪我好好玩玩,再给个千儿八百万,我保证留你一命,否则别怪我辣手摧花。”

同时一个猥琐的男人声音传来,他的话音刚落,项阳已冲了进去,快如一阵旋风。

只见一个黑衣男子半趴在床上,一只手捂着宋瑶的嘴巴,另外一只手抓住她的睡衣,正准备往下扒。

项阳不由分说,迅疾如电般的一脚踢出,只听砰的一声,黑衣男子横着飞出,从宽大双人床的一边飞到了另外一边,重重的跌落在地。

不过,黑衣男子正抓着宋瑶的睡衣,事出突然又毫无防备,他根本来不及松手,飞出去时把睡衣也撕破了,手里还抓着一块布料。

“啊,救命啊!”失去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