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奶奶我根本不愁嫁,不用你操心,马上给我签了,否则立刻回警局告你。”宋瑶不肯妥协道。

“你想告我,随便吧!”项阳哀叹一声,冷不丁出手,在宋瑶的脖颈处点了两下。

宋瑶并不感觉有多疼,张口打算喝斥,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了,只见嘴巴张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顿时一阵惊愕。

“宋姐,你怎么了,说话啊,比划什么?经理快点过来,送宋姐去医院。”明明是项阳捣的鬼,却故意装傻,呼喊道。

物业经理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得知宋瑶忽然不能说话了,急忙将她送往医院。

宋瑶比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还难受,气得粗鲁的对着项阳比划个中指。

“拜拜!”项阳笑呵呵的挥手,目送商务车远去,总算把事情拖延了,下一步怎么解决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

这时,秦月安排好工作,换了一身便装衣裙,走出警局,招呼道:“走吧,我给你去买衬衣。”

“我这件衬衣一般地方买不到,得专门私人订制,你知道哪有高档服装设计店吗?”项阳故作傲慢的说道。

“高档服装?”秦月怎么看项阳的衬衣都跟高档不搭边,皱眉道:“你别想趁机讹我,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两千以内的衬衣都可以给你买。”

“绝对不讹你,我只要跟这件衬衣同款的,照着给我买一件,其它的一律看不上。”项阳趾高气昂道。

秦月总觉得哪不对劲儿,又觉得项阳太装了,如他所愿,打电话联系了一位做服装设计师的朋友,而后驱车前往。

等到了目的地,项阳有些惊讶,因为秦月开着私家车,来到繁华的市中心商业圈,驶入了倾城国际办公楼的地下停车场,这里正是沐倾伊上班的地方。

两个人一起下车,乘坐电梯,来到办公楼的九层。

刚下电梯,项阳便看到一位身穿浅蓝色职业装,乌黑的长发披肩,皮肤白皙,颇有几分文艺优雅气质的美女,身材窈窕,容貌丝毫不输给秦月,只是两个人的气质不同。

“秦月,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美女显然在专门等待秦月,上前恬淡的打招呼道。

“妖风!”秦月有些心情不顺,第一次给男人买衣服,跑这么远不说,还得麻烦自己的朋友。若不是答应了项阳,自己要信守承诺,早把他一脚踢飞了。

“怎么,好像不高兴啊?”文雅美女问道。

“遇上一点麻烦。”秦月转头看向项阳道:“他要件衣服,非要找设计师定制,所以我才找你帮忙。”

“做什么样的衣服?”文雅美女又问道。

秦月轻蔑的努了努嘴,“就是他身上穿的这件破衬衣,非要一模一样的,还说一般地方买不到。”

文雅美女打量几眼,顿时来了兴趣,侧身相让道:“去我的办公室详谈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博士bk84ne

“美女,不知你贵姓芳名啊?”这时,项阳才开口询问。

文雅美女淡然一笑道:“我叫欧阳慧瑾,是倾城国际的服装设计师,熟悉我的人都叫我欧阳。”

“是顶级设计师,若一般人想找她做衣服,得提前预约,都是沾我的光,否则你连门都进不来。”秦月强调道,暗含嘲讽。

“那我就放心,有眼无珠的人根本看不出我这件衬衣的特别之处。”项阳回敬道。

“最好欧阳能说出个一二三四来,否则你弄件破衬衣消遣我,非把你从楼上扔下去不可。”秦月野蛮的道,展现出暴力的一面。

欧阳慧瑾则非常好奇,秦月跟项阳到底是什么关系,她深知以秦月的性格,对寻常男人根本不屑一顾,这次却带着一个陌生男人来找自己做衣服。

但当面,她又不便询问,只好将好奇压到心里。

说话间,三人走进一间明亮的办公室,墙边的衣服架上挂满了各种款式的女装,正中间有一张工作台,摆放着一些衣服布料,俨然就是一个小型工作间。

“先生,我可以仔细看看你这件衣服吗?”欧阳慧瑾毕竟是专业人士,并没有因为项阳的衬衣被撕破了,而展现出任何轻视,反而有些迫不及待。

项阳点头道:“当然可以,随便看。”

欧阳慧瑾走近两步,伸出象牙般玉润的素手,捏住项阳的衬衣细心观看起来,漂亮迷人的脸蛋上很快露出惊喜之色。

“有什么好看的。”秦月不以为意的轻哼一声,自己动手倒了两杯水。

转眼间,欧阳慧瑾的表情由欣喜变成了兴奋,悦耳的声音道:

“如果我没看错,这是意大利老牌著名设计师马丁阿尔瓦纯手工制作的,如今他六十有余,处于半退休的状态,专门为皇室贵族私人设计,不打品牌,市面上根本见不到。”

说着,她的芊芊玉手转移到纽扣上,继续道:“纽扣用的是南非蓝钻,精心打磨,单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