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程度的伤害,对于项阳来说不疼不痒,反而有些舒服。因为秦月的身体不断在他身上蹭着,而且位置特殊,正好是男人的重要部位,不禁产生了反应。

“你们两个别打了,小月快住手,你想解气,可以换个方式,这么做多不雅观。”欧阳慧瑾不断劝解,但是根本不管用。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几个女人走了进来,看到房间里的一幕,纷纷停下了脚步,表情各异。

“沐……沐总,您怎么来了?”欧阳慧瑾看向来人,顿时变得尴尬,急忙踢了秦月一脚,低声道:“快住手,我们公司老总来了。”

有外人出现,秦月和项阳都不好意思再缠斗下去,松开手站了起来。

项阳扫了一眼,发现几个女人中为首的居然是沐倾伊,都对她还恭敬。

特别是欧阳慧瑾,拘谨的解释道:“沐总,不好意思,朋友来找我做衣服,结果发生了一些矛盾,绝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接待完你的朋友,来我的办公室一趟。”沐倾伊表情严肃,说完带人转身离去。

“完啦完啦,沐总生气了,肯定要挨骂,被你们两个害死了。”沐倾伊等人走后,欧阳慧瑾皱眉担心道。

在朋友的办公室打闹,总归影响不好,秦月惭愧道:“欧阳,真是抱歉,连累你了,都怪我不好,我替你去挨骂。”

“那倒不用,你以后稳重点,当局长了还改不了自己的暴脾气。”欧阳慧瑾趁机告诫道。

“刚才那位沐总是你们公司的总裁?”项阳好奇的问道,他没觉得有什么可抱歉的,又不是自己想动手,责任全在秦月身上。

欧阳慧瑾点点头,自豪的介绍道:“沐总是整个倾城国际的掌舵人,临海市十大杰出企业家之一,我们全公司的偶像,今天你算是来着了,能见到她,是你的荣幸。”

“对,我很荣幸,可惜见面时间太短,没来及仔细欣赏。”项阳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心中却泛起不小的惊讶,难怪能住豪华别墅,原来这姑娘掌控着一家大公司。

“混蛋!”秦月鄙夷一眼,而后告辞道:“欧阳,今天的事情实在对不住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改天请你吃饭当作赔罪。”

“咱俩谁跟谁,赔罪不用,请客可以有。”欧阳慧瑾莞尔一笑道。

走出办公室,秦月寒着脸,冷声对项阳道:“今天的事不算完,以后再找你算账。”

“欢迎,我随时奉陪。”项阳针锋相对道。

秦月重重的冷哼一声,乘坐电梯下楼,项阳不想再触这位警花局长的霉头,并没有蹭车,即使蹭车,也不会让他坐。

溜溜达达走出倾城国际的办公楼,项阳抬头看向马路对面的名花国际,想起了宋瑶,估摸着她应该看病回来了,不知道有没有来上班?

昨晚没把持住,占了宋瑶的便宜,这件事迟早都得解决,项阳想了想,主动打通了宋瑶的电话。

“可恶,你还敢给我打电话,等着法庭上见吧,我一定要你在监狱里关一辈子。”接通电话,宋瑶咬牙切齿道。

在警察局门口时,项阳点了宋瑶的哑穴,只是暂时的,半个小时后自动解开,她又能说话了。

“还生气呢,我专程来给你道歉了,现在就在你们公司楼下,咱们约个地方见面谈吧。”项阳好说好商量道。百度baiuxs

宋瑶沉默几秒,愤愤的道:“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十分钟后,二楼的咖啡厅见。”

项阳答应一声,穿过马路,来到名花国际所在的办公楼下,很容易的找到了二楼的咖啡馆。

刚坐下没几分钟,宋瑶缓步走了进来,项阳起身迎上前,陪笑道:“宋姐,您来啦,想喝什么咖啡,我请客。”

宋瑶面沉似水,一语不发,径直走进了一个小雅间。

“先生,小姐,请问两位喝点什么?”侍者礼貌的接待道。

宋瑶冷淡的道:“玛琪雅朵!”

“还是喝菊花茶吧,降降火。”项阳在旁边讨好的建议道。

宋瑶没有说话,翻了个鄙夷的白眼。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是咖啡厅,没有菊花茶。”侍者解释道。

“那有没有白开水?白开水也去火。”项阳询问道。

此话一出,宋瑶的火更大,真想一脚把项阳从楼上踢下去,请自己喝白开水,这是谈判的态度吗?纯粹是来拱火的!

“有,不过您确定点白开水吗?”侍者僵笑道,暗自鄙视,真是抠门,请如此迷人的女士,居然点白开水,不怕被泼一脸吗?

“那就白开水,既经济又实惠,还去火解渴,一举四得。”项阳笑呵呵道。

宋瑶没好气的道:“给我来杯玛琪雅朵,他随便。”

“好的!”侍者答应一声,退了出去,他都不想再接待项阳,穿着一件破衣服出门,不嫌丢人。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