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外人,宋瑶再也压制不住火气,愠怒道:“我只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签保镖合同,要么法庭见上。”

“怎么还这么大火气,不知道的以为你更年期提前呢。”项阳嬉皮笑脸道:“你定的保镖合同期限太长,九十九年,我到死也干不完,能不能换个方式?”

“不能!”宋瑶喝道。

项阳挠了挠头,笑容收敛,一本正经道:“实话告诉你吧,若让我做你的保镖,你死的更快。我可以答应你,若以后有麻烦事需要我帮忙,绝对义不容辞。”

“你才死的更快,我没看到你的任何诚意,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法庭上见!”宋瑶怒气冲冲的站起,准备离开。

“我是很有诚意的,否则就不会来跟你谈了。”项阳立刻跟着站起,拉住了宋瑶。

“放手,别碰我,我喊人了,非……”宋瑶愤怒的挣扎,本想喊非礼,但礼字并没有说出口。

因为项阳做出了一个比较混蛋的举动,用嘴巴堵住了宋瑶的红唇,再次一亲香泽。

“呜呜!”宋瑶的红唇被吻住,暂时不能说话,挣扎的更加剧烈。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