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满道:“什么杀神,我明明是帅神好不好?身手不行,眼睛还瞎了。”

“杀神,我终于见到传说中的杀神了。”黑衣杀手惊恐过后,又变成了惊喜兴奋,目光崇拜,如同见到了膜拜许久的偶像。

“你耳朵也聋了,叫我帅神!”项阳抬手照着黑衣杀手的脑门扇了一巴掌,愠怒道。

这一巴掌扇的有点重,黑衣杀手脑袋发懵,也被扇醒了,兴奋之色退却,但眼中的崇拜更胜,“我见过杀神的照片和影像资料,肯定不会认错,您就是全球杀手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杀神,也是我赶超的偶像。”

同时,他的脑海中回忆起有关杀神的传闻,据说杀神隶属赫赫有名的“湮灭”杀手组织,十五岁出道,从未有过失败任务,仅用五年时间,便荣登全球杀手排行榜的首位,名噪一时。

但是没过多久,不知什么原因,杀神跟湮灭组织决裂,宣布退出。

湮灭花费大量心血才培育出一名超级杀手,不肯轻易放杀神离开,先后派出几批人捉拿杀神,都铩羽而归,损失不小。

一怒之下,湮灭曝光了杀神的身份资料,包括大量照片和影像,并在整个杀手界悬赏两千万美金,取杀神的性命。

杀手本来就是行走在黑暗中的职业,见不得光,几乎都用化名行事。一旦曝光,不仅以后难以执行任务,还将面临仇家的追杀。

由于杀神以前执行的都是高额任务,招惹的仇家也非常强大,一时间为了悬赏或者挑战的杀手,和仇家纷纷找上他。

为了自保和对抗这些势力,杀神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招募了六名顶尖杀手,共同组成了“七杀”。

七名超级杀手联合起来,战斗力不亚于一个顶级杀手组织,各种暗杀手段层出不穷,防不胜防。短短六个月,便杀的那些仇家纷纷放弃继续报仇,偃旗息鼓,并声明永远不再跟杀神为敌。

在这半年时间内,慕名加入七杀的人员络绎不绝,不断发展壮大。之后七杀摇身一变,成为了佣兵组织,并在短短几年内发展成了全球顶级佣兵。

杀神也成了佣兵界的王者,地下世界的一代传奇人物,无数人膜拜的偶像。

黑衣杀手也是杀神的崇拜者之一,看过杀神的影像资料不下数百次,坚信自己绝不会认错人。

“什么排行榜,我从来没听说过,少跟我放烟雾弹,快说幕后主使到底是谁,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项阳目露凶光道。

“您很清楚,杀手这一行从不问雇主的来历,只管拿钱办事。我也是奉命行事,真不知道雇主是谁。我来自屠刀杀手组织,是银级杀手,代号银六,若知道目标是您,我们绝不敢冒犯,我在这代表屠刀,向您真挚的道歉……”

没等自称银六的杀手说完,项阳不耐烦的打断道:“我没问你是谁,我只关心幕后主使,今天我心情好,留你们一条小命,滚吧!”

“多谢杀神不杀之恩!”银六站起身,九十度弯腰施礼,格外尊崇。

项阳不是杀人的魔头,两个杀手虽然想杀他,但没有成功,他总不能把这两家伙杀了泄愤。再说,这里是国内,不能随便杀人,徒增麻烦。

“还有,别说见过我!”项阳冷冷的瞪了银六一眼,而后转身离去。女娲书库nebkku

银六顿感如临冰窖一般,通体生寒,瞬间变成石雕泥塑般僵硬在原地。

直到项阳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才回过神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又敬佩道:“不亏是名扬全球的杀神,仅仅一个眼神,就挫败了我所有的信念,也幸亏他手下留情,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哎呦,银六快救我。”

哀嚎声传入耳朵,银六才想起还有个重伤的同伴,急忙上前搀扶起,找地方去救治……

与此同时,医院一家豪华单间,断腿没好的郝志坐在病床上,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在旁边伺候。

病床旁还摆着一张酒桌,两男两女围坐在一起吃喝,加上郝志和那个女人,正好三对。

这两名男子对于项阳来说都不是陌生人,一个是莫坤,另外一个是中招导致肾脏受损,依然举不起来的钱广进。

郝志被踢断了两条腿,阿彪为了巴结少堂主,先后带人几次找项阳报仇,都损兵折将没有成功。他这口恶气始终没出来,一直憋在心里。

面对一桌子好菜,他也吃不下去,烦躁的问道:“坤哥,到底怎么样,你再问问那边,项阳那个王八蛋不死,我的怒气难消。”

“我也咽不下这口恶气,把他弄到警察局,打了警察,居然什么事都有,还有王法吗?”钱广进也抱怨道。

“别着急,屠刀在国内是有名的杀手组织,咱们给的钱不少,据说派出了十分厉害的杀手,肯定能成功。”莫坤自信满满道。

这时,莫坤的手机忽然响起,收到了一条短信提示。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