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倾伊倒是挺准时,整十一点结束工作,然后跟项阳一起下楼,驱车赶往幼儿园。

不过开车的是项阳,沐倾伊坐在副驾驶位,电话打个不停,谈工作的事情,一路上都没闲着。

等到了幼儿园,下车时,沐倾伊才想起没带伞,看着窗外已是白茫茫的大雨,不由得皱起眉头,问道:“你带伞了吗?”

项阳耸了耸肩,“我出门时没下雨,所有没带,看你没拿伞,以后车上有呢。”

“这怎么办?”沐倾伊苦恼道,停车场距离幼儿园的教室还有一段路,冒雨前行,肯定会被淋湿,有损自己的形象。

“好办,我为你遮风挡雨!”项阳拍了拍胸膛,开门下车。

沐倾伊的心里泛起刹那的甜蜜,可惜项阳终究不是许崇,人死也不能复生。

项阳绕到副驾驶位,拉来车门道:“下车吧,我给你挡着,跑快点,可能淋不湿。”

沐倾伊哀叹一声,只能冒雨了,她刚下车,项阳立刻将她搂在了怀里。

“你……你别这样,松开我。”沐倾伊挣扎道,若非项阳出于好心,如此占便宜,她肯定一个大耳光抽过去了。

“咱们现在是夫妻,来见女儿,若被其他家长看到,我把你扔在雨里不管不顾,传到妞妞耳朵里,她怎么看我这个爸爸?”

项阳找了一个令沐倾伊难以反驳的借口,强行搂着她,向教室的方向跑去。温软如玉在怀,醉人的芬芳飘入鼻端,他搂的更紧了。

“一对傻帽,下雨不打伞,脑子有问题!”这时,一辆宝马车内走下一个身材肥胖,穿金戴银,施着厚厚脂粉的富婆,看着在雨里奔跑的二人,一阵幸灾乐祸的嘲笑。

她打着一把金黄色的雨伞,不紧不慢的跟上,看上去很有暴发户阔太太的气场,可惜穿戴的品位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起初沐倾伊没注意,跑出一段路,发现居然没有被淋湿,直到跑进教学楼,她的衣服上也没有水迹,心里不免奇怪。

再看项阳身上则是被淋湿了一片,有些狼狈,显然是用自己的身体,为沐倾伊挡住了风雨。其实他本可以在护住沐倾伊的同时,不让自己淋湿,但没有那么做,使了点苦肉计。

沐倾伊有些感动,更不好责怪项阳刚才的搂抱,“等会儿我找老师要条毛巾,你擦擦,别感冒了。”

“没事,我皮糙肉厚,力大活好,不会轻易感冒。”项阳无所谓的笑道。

沐倾伊白了一眼,低声告诫道:“注意你的用词,别在幼儿园给我丢人。”

“是,老婆大人,我一定注意。”项阳讨好道。

附近站着一些同样来看望孩子的家长,沐倾伊不好发作,假装没听见,迈步朝妞妞上课的教室走去,项阳急忙跟上。下手吧xiashu8

沐倾伊长得国色天香,惊艳绝伦,无论走到哪都是瞩目的焦点,不少家长特别是男士,纷纷上前热情的打招呼。

惹得那么男士们的老婆十分不满,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晚上会跪搓板。

那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穿金戴银,如暴发户般的富婆也跟了上来,看沐倾伊的眼神十分不屑,充满了羡慕嫉妒。

家长们也一一将各自的孩子领走,带去食堂吃午饭,沐倾伊随着人流来到教室门口,正准备找老师要条毛巾时,忽然看到妞妞正在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吵架。

“让开让开!”那个暴发户富婆仗着肥胖的身躯,强行挤开沐倾伊,快步走进教室,对着哄劝孩子的老师,喝斥道:“你怎么当老师的,我儿子受欺负了,你不会管啊?”

老师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长得挺文静,急忙解释道:“吴女士,您别发火,是您家孩子太调皮,揪杨晨曦同学的辫子,都揪坏了。”

“我不管什么原因,我家宝贝被欺负了,就是你们当老师的错。还有那个什么杨晨曦,不就是揪小辫子嘛,让我儿子揪两下怎么了?”肥胖富婆蛮不讲理道。

“妈妈,他们欺负我,老师还训斥我。”小胖男孩见到母亲更加委屈,掉着眼泪,抱住了肥胖富婆的小腿。

“宝贝别哭,妈妈一定给你出气。”肥胖富婆心疼的哄道。

“妞妞,你怎么样?”沐倾伊也走了过去,关心道。

妞妞原本梳着两个小辫子,都已经散开了,委屈道:“我没事,但老师辛苦给我梳的辫子,被揪坏了。”

“没事,小朋友之间应该互相谅解,回头妈妈亲自给你梳上,好不好?”沐倾伊一改平时高冷的模样,慈爱的哄道。

项阳跟在沐倾伊身边,对发生的情况,以及老师等人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其它的并没怎么在意,特意留心了妞妞的名字:杨晨曦。

他暗自纳闷:沐倾伊的未婚夫叫许崇,妞妞应该姓许啊,怎么姓杨呢?难得不是亲生的,还是沐倾伊跟其他男人的孩子?

“你就是这个女孩的家长吧,她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