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不许你侮辱我姐!”沐倾伊实在忍无可忍,抡起巴掌,给了肥胖富婆一记耳光。

“啪!”肥胖富婆猝不及防,实实惠惠的挨了一巴掌,暴跳如雷的破口大骂,张牙舞爪的扑了上去,“你敢扇我,老娘跟你拼了!”

同时,她感觉身体下面一片湿漉,隐约闻到一股臭味,但正在火山爆发的气头上,无心过多在意。

项阳自然不会干看着,急忙一手拉住沐倾伊,另外一只手拉着妞妞,连连后退,嘴上善意的提醒道:“肥婆,你尿裤子啦!”

“你才是肥婆,你们全家都是肥婆!”肥胖富婆平时最恨别人说她胖,更何况是肥婆这么难听又带有侮辱性的骂称,彻底暴走。

项阳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似随意的扇了一掌,一股无形的劲气掠过。

“扑通!”肥胖富婆忽感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步踉跄,顿时平趴在地,摔了个底朝天,木质地板都跟着颤动了几下。

“两位家长有话好说,千万别动手。”旁边的女老师觉得肥胖富婆太不讲理,而且说话难听,挨扇也是活该。

忽见肥胖富婆摔倒,她出于职责所在,本想上前搀扶,却闻到一股臭味,看了几眼,指着肥胖富婆的裙摆道:“吴女士,你……你怎么……”

“好羞羞,胖墩的妈妈尿裤子啦!”

“不去厕所,在裤子里拉,连我们小孩子都不如。”

附近的几个孩子注意到肥胖富婆裙子湿了,还在往下流,捂着鼻子嘲笑起来,童言无忌,听上去却格外刺耳。

肥胖富婆爬起身,难以置信的低头,发现裙摆湿了一大片,臭味熏的自己都想捂鼻子。她瞬间羞臊的面红耳赤,根本没搞清楚为什么会这样,自己也没病。

可眼下不是思考的时候,她很要面子,当众如此出丑丢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连儿子都顾不上了,慌忙向卫生间跑去,不忘大骂道:“老娘一定会报仇的!”

门口的家长急忙闪避,生怕沾染上污秽之物,看着肥胖富婆滑稽的样子,一阵哄笑,面露鄙夷之色。

“活该!”项阳一阵幸灾乐祸,旁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心知肚明,因为是他捣的鬼。

两三分钟前,他抬手点了几下,隔空点了肥胖富婆的几个穴道,令这个泼妇不受控制的出丑。

项阳会一门特殊的功夫,名叫“无影掌”,既可以隔空打人,又可以隔空点穴,防不胜防,寻常人根本挡不住,不自不觉间就会中招。

看着肥胖富婆狼狈出丑的样子,沐倾伊觉得非常解气,大快人心。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她抱起妞妞,向幼儿园的食堂走去。

“妈妈,你别生气,吴成才的妈妈骂人是不对的。”别看妞妞还小,却非常懂事,天真的安慰道。

沐倾伊很是欣慰,露出一抹笑意,“妞妞真乖,妈妈不生气,你中午想吃什么?妈妈带你去。”

“我想吃披萨!”妞妞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转头对项阳道:“爸爸也去,很久没跟爸爸一起吃披萨了。”唯美ei

“好,你想吃什么,爸爸都陪你。”项阳宠溺的笑道。

这是一家贵族幼儿园,招收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餐厅里各种食物都有,都快赶上星级饭店了。何况今天家长来看望孩子,准备的饭菜更加丰盛。

项阳和沐倾伊陪着妞妞吃了一顿披萨,其乐融融,如同幸福的一家三口。项阳很喜欢这样的温馨时刻,仿佛找到了家的感觉,这是他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体验。

吃完饭,沐倾伊亲手给妞妞梳起辫子,妞妞嚷嚷着也让爸爸梳。

项阳一阵苦笑,从未给女孩梳过辫子,根本不会,只能照葫芦画瓢,看着沐倾伊怎么梳的,他现学现卖。

好在妞妞的头发不长,梳起来并不费事,也不算难。

梳完,妞妞满心欢喜的照了照镜子,看着爸爸和妈妈分别梳的一个小辫子,非常满意,笑得手舞足蹈。

而后,在妞妞依依不舍中,沐倾伊和项阳将她送回教室,看着她在床铺上睡着,才悄悄离去。

至于那个姓吴的肥胖富婆,没有再遇见,她也没脸来了。

回去时,依然是项阳开车,驶出一段路,他忍不住问道:“妞妞为什么姓杨?她真是你姐的孩子,不是你亲生的?”

沐倾伊知道瞒不住了,点了点头,神色变得暗淡,似乎想起了伤心事。

也就是说,沐倾伊和未婚夫许崇没有生过孩子,妞妞是她代替姐姐抚养的。

得知这个消息,项阳隐隐有些高兴,沐倾伊没孩子,目前单身,他俩之间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嘴上又问道:“那妞妞的亲生父母呢?”

“去世了!”沐倾伊语气幽幽的道:“我姐生妞妞时难产,为了保住孩子,她没能从手术台上走下来。”

“母爱都是伟大的!”项阳有感而发,联想到自己的身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