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会说法语?”宋瑶低声问道,面带嫣然笑意,好像在说私密的悄悄话,而不是问问题。

“我在巴黎待过一段时间,随便学了几句。”项阳笑着回答道。

“随便学的?你还真会气人。”宋瑶暗自叫苦,她曾经也想过学法语,但是没坚持几天就放弃了,跟项阳一比,显得自己岂不是太笨了。

看着两个人私语的样子,吴铭志更加火大,清咳一声,虚与委蛇道:“没想到项先生的法语这么好,不知道你在哪高就?”

“我这个人喜欢自由,没上班,随便做点小生意。”项阳回答道。

“做什么生意?我觉得跟项先生很投缘,说不定我们会有机会合作。”吴铭志看似客气道,合作是假,打听出项阳的身份是真。

“没有固定项目,看世界各地什么赚钱做什么,大部分都是一锤子买卖,基本上不用跟外人合作。”项阳随口道,语气平淡。

生意都做到世界各地了,还说小生意,你能再装比点吗?吴铭志暗骂不已,但又从项阳的话里挑不出什么毛病,忍不住讥讽道:“看来项先生是做大生意的,看不起我们国内的企业家。”

“没有,我绝对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项阳连连摇头否认,后面的话却气得让人吐血,轻描淡写道:“是你不够资格!”

闻言,吴铭志顿感一股怒火直冲脑门,吴家在临海市乃是顶级大家族,他又是吴家的继承人,未来家主,地位尊重,若他没有资格,不知道还有谁够资格。

即使他再有涵养再有城府,也架不住如此被当面藐视,脸色变得阴沉,眼看就要爆发。

“吴总,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你别往心里去!”宋瑶毕竟是来谈生意的,不是让项阳来拉仇恨的,及时插话打圆场。

吴铭志强行压了压火气,傲慢的道:“我怎么会往心里去呢,我不跟没素质又自大的人一般见识。”

此话一出,无异于他卸去了所有的伪装,开始正面跟项阳互怼。

宋瑶见项阳张嘴想说什么,急忙掐了下他的腿,步入正题道:“吴总,我们还是谈谈夏季时装展合作的事情吧!”

“好,我们边吃边谈,今晚有的是时间。”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吴铭志不想有失风度,换上一副风度翩翩的笑脸。

这时,女侍者前来送餐,首先送上的居然是一个超大瓶的红酒,至少十升装,四个人根本喝不完。

“这就是你点的红酒?”吴铭志还没压下去的火气又勾了上来,总算找到了羞辱项阳的机会,大肆嘲笑道:“不懂不要乱点,真是丢人,喝不完纯属浪费。”

“喝不完我带走,我想吴总不会这么小气吧?”项阳没有生气,反而玩味的笑道。

吴铭志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实在不甘心,继续讽刺道:“我当然不是小气的人,不像你脸皮又厚又喜欢占便宜,我再送你一瓶都没关系。”少女同学网snx

“吴总果然大方,我先谢谢你了!”项阳直接无视对方难听的话,露出灿烂的笑容,转头对侍者用法语道:“再给我来一瓶巴尔萨扎大瓶装玛歌2009,打包带走。”

“先生,您确定再要一瓶?”女侍者惊讶道,她知道这瓶红酒的价值,自从餐厅成立以来还没哪个客人点过。

而且餐厅仅有两瓶珍藏,还是老板托关系从法国空运过来的,原来不打算卖,为了装点门面和收藏,反正也不会亏,放的时间越长越值钱。但是有客人点,也只能出售。

项阳点了点头,指着吴铭志道:“等会儿他付钱,他可是亿万富翁,不在乎两瓶酒。”

“谢谢,几位是我见过最慷慨豪气的客人!”女侍者赞叹道。

“这居然是玛歌2009,我以前只听说过,但从未见过,没想到今天能有幸品尝。吴先生,您真是大手笔!”那名法国人布鲁诺惊呼道,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小意思!”吴铭志谦虚道,心里却在纳闷,你长期居住在法国,什么红酒没见过,不就是瓶子比较大,至于兴奋成这样吗?

“吴先生,您不愧是名门豪族的继承人,用价值超过二十万美金的美酒招待客人,是我的荣幸!”布鲁诺夸赞道。

“二十万美金?”听到这个数字,吴铭志一阵错愕,下意识的用道:“这瓶红酒价值一百多万人民币,真的假的?”

他并非没见过世面,自幼过着锦衣玉食般的生活,但价值百万的红酒却从没喝过。

项阳笑眯眯的接话道:“当然是真的,玛歌2009号称世界上零售价最昂贵的红酒,刚推出时售价十九点五万美金,现在价格更贵,差不多两百万人民币吧!”

吴铭志顿感一阵心疼,心都在滴血,脸色变得难看,实在掩饰不住。而且,他刚才还说要送项阳一瓶,真是被坑惨了,难怪项阳笑得那么歼诈!

“这款红酒真的价值两百万人民币?”宋瑶也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