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侍者在得到项阳的同意后,启开超大瓶装红酒,恭敬的给在座的每人倒了一杯。

吴铭志喝起来,感觉跟喝自己的血差不多,也根本品不出是什么味道。

另外三个人则比较享受,特别是项阳。

布鲁诺端起好像品酒师的派头,先闻了闻,然后小抿几口,回味片刻,赞叹道:“不亏是玛歌酒庄有史以来最优秀的葡萄酒之一,味道浓郁而细腻,余味悠长萦绕,鲜香不散。”

“看来布鲁诺先生对红酒有很深的了解,我也略有研究,以后有机会一定向你请教,我敬你一杯!”项阳客套两句,举起酒杯。

“法国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红酒产地,我又是法国人,耳濡目染了解过一些,谈不上有多深的研究,倒是项先生对红酒的了解令人佩服。”布鲁诺举杯相碰,跟项阳聊起了红酒,相谈甚欢。

其它的餐点也一一送上,法国顶级三大美食:鱼子酱、鹅肝、松露都有。

但吴铭志吃的索然无味,别提有多郁闷,一直在强颜欢笑。若不是他请客,还有其它安排,早愤然离席了。

他实在吃不下去,干脆放下餐具,跟宋瑶商谈起生意上的事。

吴铭志并非一无是处的富二代,在经商上有一定的过人之处,他虽然想讨好宋瑶,博得女神欢心,但是进退有度,并没有一味想让。

宋瑶则是展现出擅长谈判的一面,时而风情,时而认真,侃侃而谈,对于应得的利益都争取最大化。

项阳也知道分寸,看两个人谈正事,并没有打扰,悠哉悠哉的喝着百万红酒,品着顶级美食,相当惬意。何况这顿饭不是自己花钱,吃的更爽!

这顿饭吃的差不多了,宋瑶和吴铭志也谈成了合作条件,各取所需,互惠互利,双方都比较满意。

“宋总,我还准备了一点小惊喜,希望你能够喜欢。”吴铭志故意卖了个关子,招手把侍者叫过来,低声吩咐几句。

侍者连连点头,而后退了下去,整个餐厅的灯光忽然变得暗淡,只剩几盏昏黄的照亮,更显浪漫温馨的气氛。

“祝你生日快乐,appy

birhay

yu……”

就在项阳纳闷,吴铭志整什么幺蛾子时,几名侍者推着餐车,唱着生日祝福歌曲走了过来。

吴铭志和布鲁诺都站起身,拍手跟着合唱,目光落在了宋瑶身上,显然知道今天是她生日。

“瑶瑶,祝你生日快乐,事业顺心,生活美满。”等餐车推到近前,有侍者送上一束红艳的玫瑰,吴铭志接过来,双手绅士的递到宋瑶面前,满眼柔情。

这些都是吴铭志提前安排好的,也准备好了一套说辞,本想给宋瑶一个浪漫的生日惊喜,说不定今晚还能抱得美人归。庙街iajieshu

万万没想到的是,宋瑶居然领着男朋友来了,破坏了他的美事,准备的说辞也用不上了。但惊喜还是要送,只要宋瑶没结婚,他就有大把的机会。

“谢谢,的确是个不小的惊喜,你有心了。”宋瑶有些感动,躬身施礼,不过没接玫瑰花,抱歉道:“这花我不能收,我男朋友会不高兴的!”

“难得吴总一片好心,收下吧,反正你接受的是花,又不是他的人,心里永远有我就行。”项阳大度的劝道。

“人家心里当然永远只有你了,再也装不下别人。”宋瑶娇声道。

玫瑰虽然送出去了,但吴铭志看到的却是项阳和宋瑶秀了一波恩爱,自己的精心安排付之东流,心里更加不舒服,对项阳的仇恨更胜。

“我也有惊喜要送给你。”项阳不知道今天是宋瑶的生日,根本没准备礼物,他的目光落在餐厅中间的乐队,计上心头,迈步走了过去。

宋瑶猜不出项阳要送什么惊喜,隐隐充满了期待。

“吹蜡烛许愿吧,我还等着吃你的生日蛋糕,沾沾喜气呢!”吴铭志强颜欢笑道。

“稍等一下吧,看看项阳送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宋瑶不好意思道。

吴铭志暗自咒骂:有什么好看的,别变成了惊吓!

项阳走到钢琴前,低头跟演奏的男子说了几句什么,男子起身让开弹奏的位置,并做了一个请的收拾。

项阳表示感谢,然后坐在了钢琴前,调整下话筒的高度,清了清嗓子,用法语道:

“今天是我女朋友的生日,我打算当众送她一首歌曲香榭丽舍,当作生日礼物。同时希望在座的各位,能为我的女朋友送上一声生日祝福,谢谢。”

餐厅里至少有一半都是法国人,法国人最讲究浪漫,很吃这一套,立刻纷纷对着宋瑶举杯,相继喊道:“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宋瑶听不懂法国话,赶紧让旁边的侍者给她翻译,得知项阳居然要送她一首歌曲,好像还是自弹自唱,的确又惊又喜,但同时又不免担心,怕项阳不会弹钢琴搞砸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