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贞,你冷静,军哥人已经不在了,你听我慢慢跟你说!”

当听完这一切后,乔贞反倒异常的平静下来,长叹一声后苦笑着说道:“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丁汝海真的会杀死军哥。”

“乔贞,你放心军哥的后事有三哥四哥来处理,你节哀顺变别太难过。毕竟人死不能浮生,我们活着的人还要更好的活下去。”

乔贞微微点点头继续说道:“项阳,你也知道我跟军哥的感情,而且你跟我们之间也有友情,这份轻易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的,我能再求你帮我一次吗?”

“乔贞,你是想去参加军哥葬礼对吧!”

乔贞点点头,“我知道这个要求听起来很可笑,但项阳我不想军哥的最后一程,我都不能在他身边,你能帮我吗?”

项阳迟疑片刻后说道:“其实我回来就是想带你去见军哥,但是事情太突然,而且监狱方面也不同意你出去,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相处妥善办法的,但如果真的无法达成你这个心愿,希望你也不要埋怨我。”

“放心,我绝对不会埋怨你的,不过这一次无论你通过什么方式方法,花多少钱只要你说个数,我立马让外面的人打给你!”

项阳听完摇摇头说道:“乔贞这不是钱不钱的事情,你也应该清楚你一直没有减刑的机会,也与丁汝海有关系的,也就是说她也没少花钱打点里面的人。”

“我明白,只要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项阳只要你让我能够送军哥最后一程,要我做什么都行,哪怕是我的身体!”

项阳顿时勃然大怒吼道:“乔贞,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是很敬重你和军哥,所以才会这么做的,我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不是不是……项阳,是我太着急了!”

突然门外有人敲门,把两人都吓了一跳,项阳朝前走了几步问道:“谁?”

“是我,开门项阳!”原来是安琪。

刚一拉开门安琪噌的一下就冲了进来,看到乔贞后愣了一下后又立马朝乔贞点点头。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这么大地方,藏不住什么秘密的,是方晴告诉我的,而且也是她要我过来找你的。”

“她要你找我干什么?”

“你说呢!”安琪朝乔贞那边努努嘴。

项阳有些纳闷的说道:“行了,小丫头别闹了,等我这边忙完就去找你行了吧!”说着就推搡着她准备出门。

安琪双臂撑住门框说道:“你不就是现在犯愁怎么带她出去吗?”

“对啊,那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有办法不成,行了别闹了啊!”

安琪刺溜一下闪身到他身后笑着说道:“恭喜你答对了,我还真有办法让她光明正大的从这里出去,而且还能轻松的在外面待一段时间。”

这番话让两人顿时眼前一亮,尤其是乔贞闻听赶忙上前说道:“小妹妹如果你真的有办法带我出去,有什么要求和条件尽管说,我都会答应你的!”番薯fanshu8xs

项阳自然也知道古灵精怪的安琪,平时鬼点子就多,只好讨好道:“小丫头,我就知道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孩子,刚才是我狗眼看人低,你大人有大量赶紧说,到底有什么办法?”

安琪笑着说道:“看吧你们两个给急的,你们忘了我现在是干什么的嘛!”

“医务室啊,怎么了啊?”项阳问道。

安琪道:“真够笨的,如果医务室能够出去她的伤情无法在医务室救治的证明,那自然就可以申请狱外治疗,不过这个不同于保外就医,更不是假释!”

一句话顿时点醒两人,项阳赶忙问道:“那这样的手续申请下来是不是很复杂?”

“那当然很复杂,可是如果病情慰籍,完全可以特事特办的!”安琪道。

“那还等着什么,赶紧开证明啊!”项阳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你先别着急,就算我给你开了证明,只有我的签字还不行,还必须要狱方领导签字批准才可以,而且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狱警看护的,必须要有武警武装看护!”

“那请问,要病成什么样子才能争取到这种机会呢?”

“肯定是大病了,而且病情很危急,甚至危及到生命安全。”

项阳上前催问道:“行了,小丫头,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的,快说吧!”

“少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也不怕别人笑话。其实乔贞你要真想出去,还是要受点皮肉之苦的!”

“没事,只要能让我见军哥最后一面,别说断手断脚就算是赔掉这条命,我也无所谓的!”

安琪笑着说道:“其实也没那么严重的,你想一个人如果受伤后大出血面临死亡,而依照我们医务室的条件根本不可能提供血浆的,所以想要报名只有去外面的医院去取血,但是这样来来回回势必耽误救治……”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