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现在竟是景仁十五年,自己这是重生穿越回七岁那年了。

凤轻舞压下心中思绪。

斜靠在床上,抿了一口茶,然后把茶杯递给一旁的丫头。

樱口轻启:“院子里其他人呢?”凤轻舞问粉衣衫的小丫头,“白芷去把小姐醒来的好消息告知夫人了。因您落水,夫人着急的好几晚没睡,一直陪着您,这不老爷担心夫人等不到小姐您醒,便熬坏身子了,于是差人刚把夫人接回墨韵苑,夫人一直很担心小姐你呢。”

白芍说完,接着说:“院子里众人担心小姐醒来会饿,便一直差小厨房备着清淡的伙食。李嬷嬷去给您准备吃的去了,桂嬷嬷领着府里下人洒扫院子,去去霉气。小姐您看要不使人把他们叫过来?”

白芍一口气说了许多。

说完便立于一旁,不再说话。只等凤轻舞吩咐。

“罢了,白芷和嬷嬷们一会也该过来了,便不必寻人去催了。你且下去休息会,我一个人坐一会。”凤轻舞摆摆手,让白芍下去了。

白芍面露担忧的神色,并不想离开,又不能忤逆自家小姐的吩咐,只得眉头微蹙,不由得走出房间,来到院中跟嬷嬷还有下人们一起洒扫。

屋子里陡然间安静了。

由于凤轻舞转醒,潇湘院上上下下一派热闹,院子里十来岁妙龄的小丫头嘁嘁喳喳的,年纪大一点的嬷嬷在指挥着下人清洗院落,除了住的屋子要打扫,还有各式器具,高墙瓦砾,院落中犄角旮旯里也不放过。处处透露出好似节日般张灯结彩,福气祥和的景象。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并不让主人家操心,可见她身边的嬷嬷和丫鬟们,个个都是极能干的。

不一会儿,听见一阵轻快有序的脚步声,未进门,便传来如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

“小姐,我回来了。”一个样貌俏皮的小丫头蹦蹦跳跳的进来了。

凤轻舞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小丫头,想起这个丫头,当初在宫里跟自己步步维艰,相依度日,虽比自己小几个月,却一直像姐姐一般保护自己。最终被荣妃设计陷害与侍卫私通,活活杖毙。

现在,她也不过堪堪七岁呀,还是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

凤轻舞敛起神色,轻轻唤小丫头的名字,“白芷,是你吗?”

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自口中说出,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猛然间感觉到深深地疏离感,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熟悉。百转千回,白芷这丫头又陪在自己身边了。

凤轻舞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洁白的皓腕,纤细的玉臂,柔若无骨、娇弱无力的抬起,想要触摸白芷的手。落水后,昏迷了三天三夜,此刻身上是一点力气也没用。她脸色苍白,没有一丝丝血气,像被暴风雨打落在地的花朵,毫无生机。

白芷见状,赶忙跑来扶起凤轻舞的手臂,“小姐,是我,我在。”她顺势慢慢双膝贴床跪在凤轻舞身旁,轻声细语的安慰着。

这边白芍端着黄花梨木镂空雕花的食盒过来了,她把食物一一摆在金丝楠木八仙桌上,并盛好汤羹,请凤轻舞用膳。

“小姐,您吃点东西。这是李嬷嬷刚吩咐厨房做好的,都是您喜欢吃的一些清淡营养小食。”

凤轻舞点了点头,“嗯,扶我起来。”

白芍听到后,走到床边,与白芷一起扶凤轻舞用膳。

两个丫头具是紧张兮兮,生怕磕坏自己家小姐,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凤轻舞。两三步的距离,竟用了好几分钟。

可见凤轻舞大病初愈,身体真是虚弱到了极点。

二人侍候着凤轻舞用餐,她坐在餐桌边,看着桌上摆放的精致小食,再看看一边两个可爱的丫头,突然间眼泪掉了下来。

吓得白芍、白芷手足无措,连忙道:“是食物不合小姐口味吗?小姐不喜欢吃的话就喝口银耳百合燕窝羹吧,这是李嬷嬷精挑细择、细火慢炖熬了四个钟头的。您喝上一口,嬷嬷心里也舒服了。一会奴婢去小厨房给您弄点别的吃,您看可好?”

看两个丫头一脸担忧,眼神期盼的样子,凤轻舞端着盛燕窝羹的汝窑白瓷小碗,喝了大半。看到这里,两个丫头这才神色放松下来,相视一笑。

凤轻舞心怀怜爱的看着这两丫头,想着前世白芍更是落了个死无全尸,尸体丢进乱葬岗,尸骨无存。如今,这两个丫头,竟是初遇时的模样,那么小,那么单纯。这一世,定要护她们周全。凤轻舞拉着白芍的手,说:“白芍,我以后一定会保护好你跟白芷的。不会让你们再跟着我吃苦了。”

“小姐,您这说什么胡话呀,奴婢跟着您哪里曾受过苦?白芍和白芷的命都是小姐您的,出事的话,也是奴婢们是拼了命也要保护好小姐。”白芍说。

白芍和白芷是凤夫人在凤轻舞六岁生日那天,专门差使牙婆子买了两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陪风轻舞玩耍说话的。白芍年纪大一点,如今八岁,白芷比自己小两个月,现在也七岁了。这两个丫鬟,自小跟随风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