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眯了不到两分钟,凤轻舞便睁开双眼。

现在已经辰时三刻了,还未去给老夫人请安。

凤府是大户人家,特别注重孝道,每日按时晨省、昏省。

只因老夫人喜好清净,不喜欢有人经常过来叨扰。凤府的媳妇,小姐、公子等晚辈就三日去一次请安。

这个时辰,旁的姨娘、妹妹们应该已经离开了。

想到这里,凤轻舞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持镜端详,镜子里的人落落大方,神态自若。

她有意无意的错开和其他院落人接触。

“桂嬷嬷。”

凤轻舞唤桂嬷嬷跟她一起去雅居阁。

前世她及笄之后,无论去哪里,身边跟着的都是白芍、白芷两个丫鬟。

现在看,自己这个凤家嫡女委实有点寒碜,哪里有像她这个嫡小姐一样,身边没有个堪用的人呢。

别的勋贵世家大小姐,出行身边都跟着四五个丫鬟呢。

哪像她一样,只有白芍、白芷。

白芍,白芷,两人年岁同她差不多。在很多重要的事情上,二人都不能给她指点一二。

二人性格也不是特别稳重,没有什么心眼。这在大宅院里根本行不通,用不了多久,还得被人害死。

要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这点得麻烦李嬷嬷好好教导才行。

更何况,潇湘院里,多的是需要整改的地方。

凤轻舞暗暗思忖着。

祖母把李嬷嬷派到她身边侍候,真是实打实的心疼凤轻舞。

现在李嬷嬷教导潇湘院里丫头们规矩,自己只得带桂嬷嬷去雅居阁了。

不消片刻,便走到老夫人院里了。

潇湘院本身就紧挨着雅居阁。

院里的下人赶忙去给老夫人通报,身体微微前倾,脚上健步如飞。

“老夫人,二小姐来了。”

看通报的人如此快步大走,凤轻舞心里就知道了,祖母肯定一直在等着她来。

“快让她进来吧”

听见祖母说话的声音,这厢就有小丫头过来扶凤轻舞。

“祖母,孙女来给您请安了。”思索间,凤轻舞脚步已经迈进屋子里。

原本屋子里有说有笑的声音,随着凤轻舞进来了,瞬间安静下来。

大家看了她一眼,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又热闹起来了。

原来给祖母请安的众人并没有散去,都还在坐着了。

不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看大家兴高采烈的样子,一定也是好事情。

凤轻舞有点懊恼今日请安误了一点时间,恐得被多嘴的人拿乔着说闲话。

一进门,凤轻舞便给老夫人、夫人请安。

“祖母万安。”

“母亲万安。”

老夫人微笑颔首。

凤夫人也笑着点头示意。

“哎呀,舞丫头,快过来祖母身边坐。”老夫人欣喜的冲凤轻舞招手。

“嗯,好的,祖母。”凤轻舞仪态大方的走到老夫人身边坐下。

老夫人手一挥,立马有丫鬟端着可口的果脯点心瓜子之类的托盘上来。

“知道你没吃东西,随便吃两口,都是你最喜欢吃的”老夫人看着凤轻舞,眼里全是化不开的怜爱。

这不是给她树敌嘛?凤轻舞心里嘀咕着,硬着头皮拿了块桂花糕。

她一向是奉行低调行事的。

对老夫人厚此薄彼的做法,其他人已见怪不怪,并没有多的反应。

老夫人喜欢谁,疼爱谁,那是老夫人自己的事,老夫人在凤府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

偏偏有不长进的东西,要讨人嫌。

“哎呦,咱们这个二姑娘,就是与旁人不一样。这派头,让我们这些人好等。”陈氏嘴里酸溜溜的出言讽刺。

听到此话,老夫人不悦的皱起眉头。

未等老夫人开口,凤轻舞便一道眼神杀过去,眼神睥睨,一个侧目便让人不寒而栗,颇有傲世天下苍生的感觉。

一个小女孩,怎会有如此强大冷冽的气场,她眼神里的不屑和鄙视,愣是看得人心里发怵。

陈氏生生打了个寒颤。

不敢再言语。

柳姨娘表情稍微一变,转瞬间又恢复正常。柳氏素来看不惯陈氏张扬跋扈的样子,看到陈氏吃瘪,她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府里这个二小姐,有点意思。

也不似其他人说的傻瓜一个,看来都小瞧了凤家二小姐。

如果不是小瞧了,那便是她太能隐藏了,这个府里的二小姐,一点也不简单。

看来以后一定得和凤二小姐交好,且不说她的嫡女身份,就她在老夫人这的面子,也不是旁人能比得上的。况且她是嫡女,是这府中的主人,陈氏和她不过都是妾,说难听一点,不过是身份地位高一点的仆人罢了。

想到这里,柳姨娘更加坚定和凤轻舞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