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年郎是谁?凤轻舞迷惑不解的思索着。

直到先生进来上课,嘁嘁喳喳、不绝于耳的吵闹声才慢慢安静下来,但是课堂中间还不时传来好奇的小姐们悄悄嘀咕的声音,往日枯燥无味、充斥着“之乎者也”诵读声的学堂,陡然间变得新奇、有趣了几分。

大概是因为心中装着太多疑问了,凤轻舞一下午都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连先生提问都没听到。

“凤轻舞,你来读一下这段。”没人应答。

先生又喊了一遍凤轻舞的名字,还是没反应。“凤!轻!舞!”老先生已经生气了,怒气冲冲地来到凤轻舞座位旁,用戒尺戳了一下凤轻舞,凤轻舞猛地吓一大跳,直接从座位上跌落下来。

气的老先生更是吹胡子瞪眼的,接连说出“大家闺秀,成何体统,简直有辱斯文!”周围学生偷偷地发出嘿嘿的嗤笑声。

老先生古板迂腐,气的跳脚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凤轻舞想笑又不敢笑,赶忙从地上麻溜地爬起来,一副无辜的表情抬头看着老先生说:“先生,对不起,轻舞知错了。”

先生恨铁不成钢的神气,说:“罢了,罢了,唉。”接着用戒尺在凤轻舞脑袋上轻轻拍打了一下,以示惩戒。惩罚也是略作模样,根本不会真的打,毕竟这些学子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家。

“刚才让你读的那段课文,你来给大家读一遍。”凤轻舞根本没听老先生讲课,老先生让读课文,她也不知该从何读起。只得求救前桌自己的好朋友林浅浅。

前桌林浅浅悄悄地回头看凤轻舞,小嘴嘟嘟的小声讲:“书上第九页,教不严,师之惰。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

听到林浅浅仗义的帮助,凤轻舞连忙拿起课本,翻到第九页,小小的人儿摇头晃脑地开始朗读了:“教不严,师之惰。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看凤轻舞读的还不错,老先生气也消了一半,就让她坐下来了。

在学堂里,凤轻舞聪明伶俐,加上长得相貌娇俏可爱,年龄又是最小的,所以教习的老先生很喜欢她。

凤轻舞坐好以后,教习的老先生就开始讲这几句文章的释义了。凤轻舞顿时端端正正、聚精会神地听先生讲课了。

一下午的时间就在这些小公子、小姐们‘摇头晃脑’中渡过了。

当一个人有心事的时候,时间就跟射出去的箭一样,飞速前进。一眨眼功夫,就到了下学堂的时间了。

先生宣布放堂后,凤轻舞开始慢条斯理地整理书本,把自己的狼毫笔、印花小笺通通一股脑丢进书包里。随即叹了口气、摇摇头内心劝自己不要乱想了,起身准备回府。

刚站起身来,眼前一黑,面前挡了一堵人墙。

凤轻舞眼也不抬讲,“让开。”眼前人不为所动,凤轻舞于是打算绕着过去,只是那讨人厌的,凤轻舞往左走,他也向左;凤轻舞往右走,他也往右走。实在是烦不胜烦,小小的人儿眉头轻蹙,正欲发火。

只听耳侧响起性感迷人的磁性嗓音,“凤轻舞,你长本事了呀。”

这声音好似雷霆震耳,吓得凤轻舞娇小的身子一哆嗦,慌忙想要掉头逃走。不用想也知道挡在自己前面的人,正是那新来的少年郎。

凤轻舞此刻只想逃走,暂时不想‘故人’到底所谓何人。好像看穿了凤轻舞心中的想法,那少年突一把揪凤轻舞的肩膀,像对付一只小鸡仔一般,牢牢禁锢住凤轻舞的身体,使她不能动弹。

无奈的凤轻舞只好抬头看着少年,因为使劲挣扎加上害羞导致小脸红扑扑的,一双黑葡萄一样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眼里含着泪水像是蒙上的一层水雾,娇滴滴的小嘴嘟起来,娇柔可爱的身躯激动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看着人甚是怜爱,忍不住想教训那欺负她的人。

凤轻舞心中暗暗想,“这样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啊,我这一世英名。不行!我得想办法赶紧走才是。”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个计谋已被那少年识穿,只好换个计谋。嗯...嗯...美人计,好像不错,要不试试喽。死马当活马医啦。”

凤轻舞心一横,蓦然换上一副巧笑倩兮的表情(ps:看上去有几分狗腿的神色)说:“不知道这位小哥哥找轻舞所谓何事?只是轻舞要赶紧回家呢,回去晚了娘亲和爹爹要担心了。要不有什么事情咱们还是之后再慢慢说吧?”

“小姐,小姐?快回家了。”耳畔传来秋儿和冬儿这两个小丫头的声音。凤轻舞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急急忙忙的细声喊道:“快来,快来,我在这里。”

原来是白芍和白芷两丫头过来了,她两一直在学堂教室门口等凤轻舞出来,发现轻舞一直没出来,恐发生什么意外,赶紧就跑进来看了。正好看到眼前的一幕,只见一个容颜气质皆是上乘的翩翩贵公子揪住自家小姐的肩膀,这画面看上去还有几分和谐好看。

白芍和白芷两个,都是个小姑娘,没见过这种场面,顿时羞红了脸,跑了出去。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