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刚把酒放下,就听到了自己女儿的哭声,连忙把酒递给了俞齐,自己上前抱住了女儿。

“佑佑!佑佑!爸爸在这里,乖,不哭不哭,是不是害怕了,好了,没事的,爸爸会保护你的。”

顾城摇晃着佑佑,乖巧的女儿停止了刚睡醒的哭闹,瞪大了眼睛看着顾城,小嘴巴还时不时张起打着哈欠。

俞齐好奇的看着顾城怀里这个小手小脚的婴儿,发出感叹。

“好小啊。”

“那当然,我们家女儿现在才三天,等满月长开了,就会圆润一点了。”

说着,顾城把孩子递过来,示意俞齐抱一下。

“我不行,我不行,我不会。”

俞齐连连后退,可是顾城还是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抹蠢蠢欲动。

“试试吧,没关系的,我教你。”

俞齐先是在自己身上擦了擦手,然后手忙脚乱的接过佑佑。

“对,头放肘窝,另一只手从身前环过去,肘窝抬高,让头比脚高一点,就是这样。”

佑佑换到了一个陌生人的怀里,也不哭闹,咿呀呀的叫着,还挥舞着自己的小手,好似在打招呼,然后露出笑脸。

“你看,她笑了,是不是喜欢我?她还有酒窝!”

俞齐保持住自己的姿势,不敢动弹了,生怕自己一动,就会把对方弄哭,然后新奇的看着对自己笑的佑佑,脸上满是姨母笑。

“对,她喜欢你。”

顾城看着俞齐的姿势没问题,就开始收拾起桌子来,听到俞齐的话,回了一句。

“好可爱啊,孩子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

俞齐把自己的头慢慢的靠近佑佑的脸,新生儿是不能亲的,这个常识他还是知道的,他试探性的凑近佑佑的耳朵旁边,小声的哼着。

“我是你叔叔,你叫佑佑是么?真好听。”

同时他闻到一股诱人的奶香味,然后抬起头,看顾城还在忙活着,就轻轻地把自己的脸贴在了佑佑的脸上,柔软的感觉让他有些不想抬起来。

不过怕被顾城发现,他还是一触既起,然后心虚的看着顾城还背着身子,摆着凳子。

他怕自己身上的病菌会传染给新生儿,毕竟成年人身上总是带着不知道的病菌,因为有抵抗力,对成年人没什么影响,可是放到婴儿身上就不知道了。

“来,你抱着,我不敢动。”

俞齐连忙把佑佑递还给顾城,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腰,他不敢跟顾城对视,好似自己做了什么邪恶的事情。

“好,来,我抱着。”

顾城好笑的看着浑身都在使劲的俞齐,接过来佑佑,跟她蹭了蹭脸,他问过医生,这是跟宝宝表达一种亲密的方式,刚出生的婴儿邹然离开母亲子宫的包裹,日常很缺乏安全感。

大人蹭脸,会让她熟悉父母的味道和触感,这样能缓解她紧张的情绪,只要不直接用嘴巴亲就好,因为大人吃过东西之后,口腔中有大量的细菌,会引起感染。

“能蹭脸?”

俞齐看着顾城的动作,惊讶的问到。

“能啊,没什么事情的,只要不亲就好。”

顾城抬起头,跟俞齐解释着。

“这样啊!”

俞齐好似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刚刚宝宝太可爱了,他忍不住蹭了,可是又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佑佑会生病,现在听到顾城的解释,愧疚感才消失。

“来,跟你蹭蹭。”

顾城抱着佑佑,举高一点,贴着俞齐的脸。

“好好好。”

这种柔软的感觉真的让人有些痴迷。

”好了。师兄,我们开始吧,真的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

顾城抱着佑佑,坐在了凳子上,招呼着对面的俞齐入座。

“是啊,真的是从学校出来之后,好多事情都变了,不能那么肆意了。”

俞齐的眼里也满是对学生时代的追忆。

“对了,师兄,你记得那个谁不?就他家开煤矿的,我们每次出去喝酒都是他结账,那个胖子。”

“王远是不?”

俞齐回忆了下,这么显著的特征,他可忘不掉,这哥们在学校一直霸占着全校最胖的头名。

“对。他没了,前年因为车祸,走了,年纪轻轻的。”

顾城满是惋惜,这哥们一直跟自己这群人玩的不错,记得自己去参加葬礼,他的父母差点哭的昏过去,这可是三代独苗啊。

“啊?”

俞齐因为年长顾城两级,所以对于学校里认识的同学的现状还真不是那么清楚。

“没了!”

“对啊。”

“天啊,这可真是可惜,这哥们的性格也特别好,我们上学时可没少跟他借钱,发了生活费再还。”

俞齐惊讶的合不拢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