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苏酥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楼道里,顾城才关上了门。

“怎么?不舍得了?要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

商言一副神棍的样子,对着顾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

顾城根本不想接他的话,径直的走向自己的书房,有这个时间,他还不如在网上看看自己新书的评论呢。

“诶?对了。你不是要走么?”

顾城走到门口停了下来,反过头问着商言。

“看看,看看,这就是你的做派,见色忘义,有了女人就要赶兄弟走了,我真的太痛心了,之前真是看错你了。”

商言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整个人有些夸张,戏剧院里的戏剧演员。

顾城面无表情,沉默的看着商言耍宝。

“哈哈哈哈,我就是开玩笑呢,我今天不走了,给你做做伴,感动吧,像我这么好的爸爸可不多见了。”

商言看顾城没反应,先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摸了摸鼻子,对着顾城解释着。

而回应他的,只有顾城关上房间门的声音。

“切,小气鬼。”

商言撇了撇嘴,然后蹲下身子,对着摇篮车里的佑佑嘟囔着。

“你爸爸真小气,是不是?还是叔叔好。”

然后看着熟睡的佑佑,眼里满是笑意。

商言对顾城的家里已经很熟悉了,所以就算没有人照顾,也能很自如的自己玩自己的,顾城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无聊。

商言在左看看,右看看的,把自己离开的这几天的变化都看了一遍,然后才无聊的坐在沙发上,随手抄起一本书,翻看着。

顾城写的那本新书《东方快车谋杀案》,他已经看完了,所以只能从书架上的小说类随便挑选一本。

还没等他翻了两页,就听到一阵哭声,他连忙放下自己手里的书,冲到摇篮旁边,把摇篮车里的佑佑抱起来,轻轻的拍打着。

这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这些天一直在顾城家里,所以他很熟悉。

在他的拍打下,佑佑慢慢的放低了自己的哭声,刚睡醒的惊慌感也慢慢的消失不见,开始趴在商言的肩膀上,左右摇着头,好奇的看着四周。

商言感觉到佑佑已经停止了哭泣,才把对方从肩膀上放下来,搂在怀里,让对方的头刚好放在自己的肘窝,一只手托着屁股。

等他看向佑佑的表情,才发现可爱的宝宝正在对着自己笑,他没好气的吐槽着。

“你个小妖精,可把叔叔给吓坏了,你自己还在笑,笑什么笑。”

然后用手轻轻的刮了下佑佑的小鼻梁,动作轻柔且缓慢,

看着佑佑嘴巴张开,往前找着碰到自己的东西,然后嘿嘿笑了起来。

他笑着,身体也因为动作有些微微的颤抖,商言忽然感觉好像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的脚上。

因为是夏天,商言一般出门都穿高档的透气鞋子,到了顾城家里,为了避免踩脏地面,所以就换了拖鞋。

东西掉在脚面上,感觉还是十分清晰的。

他集中注意力,往地上看,白色的地板上,一个异物很清晰,是一个黑色的东西,一只手抱着佑佑,然后蹲下身子捡起,看起来像是鼻屎,但鼻屎没有那么大的,又像是什么果核干掉一样,但是上面有处凸起,还有些血迹。

忽然,他的目光凝聚到了佑佑的身上,带着血迹的东西,自己又没有什么伤口,那肯定就是佑佑身上掉落的。

“顾城,橙子,你快来。”

商言有些惊慌的喊叫着。

顾城此时正在房间里游览着网页,听到商言的喊叫声,有些无奈,只能放下看到正精彩的帖子,站起身,打开了房门。

“怎么了?你好像是被踩到了脚趾。”

“你快来看。”

顾城先是发现了商言怀里的佑佑,他还以为商言喊他是这件事呢,开口调侃着。

“我女儿醒了又没哭,你喊啥,让你抱会还不乐意啊,你就偷着乐吧,让你感受一下抱小女孩的乐趣,等你抱自己的时候,还不知道要多少年呢。”

商言现在有些惊慌,根本顾不得跟顾城拌嘴,直接喊着。

“佑佑好像受伤了。”

“嗯?”

听到这句话,顾城的动作从缓慢立刻变得凌厉起来,直接奔向商言的位置,原本需要十步的距离,因为心急,他直接五步就到了。

从商言手里接过佑佑,先是仔细,细致的把佑佑身上检查一遍,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没有什么伤口,然后观看了下头部,也没有什么伤口,他才放下了自己的担心。

“你大惊小怪什么?哪里有什么伤口。”

商言拿起手上的东西给顾城看,还特意把有血迹的那一面朝前。

“她睡醒了之后哭了,我就抱起来哄哄,然后就有东西掉到了我的脚上,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