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虚似幻的光芒,于杨狱的心海之中大放光明,更如实质般透体而出,降临于真实的天地之间。

嗡嗡嗡!

这一刹那,不止是寥寥几人,万寿山内外的诸般修行者,几乎全都看到了那一口犹如实质般的巨鼎之影。

“这口鼎是?”

“借势?借什么势……这口鼎?似是先天劫宝?!”

“那截教杨教主竟然有着一口先天劫宝?!”

……

那是何等样的一口大鼎?

其矗立于万寿山巅,却似直抵寰宇诸界,乃至于无尽虚海之终极。

煌煌如日,其光辉之浩瀚,却远远超迈了天海界的那一轮太阳星!

光影如海,映彻万有,似如法则之海降临于天地之间,

涵盖一切,映彻一切。

“这光芒……”

玄黄树下,青帝陡然起身,这一刻,这尊九劫五帝之首似也受到了莫大的惊吓。

他环顾四野,只见虚海各处皆亮,一尊尊不曾现身于任何人前的强者在这一瞬间,也被那光芒照出了身影来。

“还有这种事?”

虚海一角,盘坐于巨星之上的紫薇帝君缓缓抬头,眼底涌动着强烈的异样。

这一幕,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只怕,也根本无人能预料到……

“这口鼎?!”

遥遥观望的太一窥见这一幕,只觉心都几乎跳将出来,眼底尽是不可思议。

在他游走的诸方时空之中,他曾经见过这口鼎,可这鼎怎么可能与这杨狱有关?

这可是……

“帝因的鼎!”

嗡!

心海之中鼎影交织变化的刹那,杨狱已短时间失去了对于外界的捕捉。

亦或者说,自己斩去了对于外界的感知。

他的心神意志,尽数汇聚在心海之中,汇聚于那一口由虚化实的巨鼎之上。

这一刹那,近乎补全的暴食之鼎上,涌动着无尽繁复且玄妙的道纹,

那道纹交织变幻,刹那千万变,似乎寰宇诸界内一切道韵法理尽在其中。

暴食之鼎的彻底补全,持续了足有万载之长,可直至之前,这口巨鼎也尚未有着补全的迹象。

直至他来到万寿山中。

万寿山内外,诸般道化之人,论及境界远不如他如今,可这些人的跟脚之特殊,却非寻常人可比。

大道化生者,自然沾染着大道的气息。

这,类似于祭道,却又并非祭道,准确来说,的确是借势。

借诸般道化之人之道韵劫运,来填补暴食之鼎补全的最后一块空缺!

这,方才是他亲身降临万寿山最重要的原因,没有之一。

暴食之鼎,补全完成】

似一刹,又似许久,杨狱终于听到了来自于暴食之鼎的颤鸣。

那浩荡如天河一般的道纹洪流,化为了实质的字眼:

暴食之鼎初劫先天】

品质:完好】

特质:……】

倒果为因!】

……

嗡!

倒果为因四个真言大字映入心海的瞬间,杨狱不由得陷入了无尽的恍忽之中。

这一刹,他只觉心神好似从躯壳之中剥离了出来,沿着冥冥之中的指引,

穿过了无尽的岁月长廊,降临在了一处奇异之地。

‘这是……’

恍忽中,杨狱极目四顾,目之所及,却尽是空荡虚无一片。

这是彻底的虚无,比之帝因抹杀都还要纯粹的空虚。

在此间,杨狱甚至感觉不到丝毫时间与空间的痕迹,万类万物皆未生出。

未有天地,虚空未分,清浊未判,玄虚寂寥,无光无象,无音无声,无宗无祖,幽幽冥冥……

这是……

“遂古之初!”

这一念起,四周陡然间迸发出无尽变化来,好似刹那之间,虚无就被真实所打破。

初生的万类,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他的感知之中极速横掠而过。

他尝试感知其中所发生的东西,但却只觉似有一层薄膜在外,看不清,摸不到。

直至许久许久之后……

“这是,暴食之鼎诞生之初……”

某一刹,杨狱生出了明悟,也知晓了为何自己无从捕捉那横掠的光影,

因为那段岁月,暴食之鼎也未真个经历过……

“暴食之鼎,诞生于遂古之初!”

杨狱默默消化着来自于暴食之鼎的讯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