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王子嚣张,怀玉败北

罗通做出选择之后,他和秦怀玉两人策马赶往演武场。

途中,秦怀玉在为他讲解这次招驸马的规则。

比试分为武试和文试,两场综合成绩第一的人,便是驸马!

而长乐公主是李世民的嫡长女,这次招驸马是全国性的。

甚至,连突厥,高句丽和吐谷浑等外族之人也都派人了许多人过来。

竞争,相当激烈!

就连李世民自己也没想到对方会派人千里迢迢过来,但他是皇帝,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不能收回。

为了不让长乐公主落入外族,李世民私下已经下了死令,驸马必须是大唐国民!

当然,就算李世民不下这道命令,大唐的年轻俊杰也不希望自己的公主被外族之人娶走。

这不单单是公主的婚事,还关系到大唐的脸面。

他们,输不起!

罗通听完有些,不禁有些无语:“这皇帝陛下也真是的,玩不起就别搞这么大嘛。”

“现在好了吧,难以收场吧。”

身为穿越者,他还没见过李世民,对李世民的敬畏自然不多。

但秦怀玉一听这话,吓得脸色都变了。

“表弟,这种话,你以后还是别说了,要是被陛下听到,那可是要治你大不敬之罪的!”

罗通点点头,一副“我知道”的样子。

两人说话间,演武场已然在眼前。

这是一个巨大的场地,外面用栅栏围了起来,留有四个大门,门口全部重兵把守。

在秦怀玉的带领下,罗通通行无阻的进去了。

此时演武场上,旌旗招展,人声鼎沸,不断有呐喊声传出。

在演武场不远处的凉棚内,一身明黄色龙袍的李世民坐在主位,身边还坐着一位绝美女子。

她身穿一件天蓝色丝绸长裙,精致的脸蛋就算不施粉黛也是倾国倾城,头上梳着一个双环望仙髻。

她,便是李世民的长女,也是这次招驸马的公主——长乐公主!

但是,她看着场上的争斗,脸上却露出了着急之色。

“父皇,连鄂国公尉迟敬德的儿子,尉迟宝琳都不是那突厥王子叠罗支的对手,还有谁能打败他?”

武试已经进行了大半,可突厥王子叠罗支却成了一匹黑马!

不但打败了宿国公程咬金的儿子程处默,连尉迟宝琳此刻都被对方打败了。

要知道这两人可是长安城出了名的能打,连他们都战败,长乐公主内心已经绝望了。

李世民闻言,表面上虽然淡定,但心中也在打鼓。

只是为了维护皇帝的尊严,他还是装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大唐男儿不会输给外族的!”

可话音刚落,比武台上的叠罗支却狂笑一声:“哈哈哈哈,你们大唐没人了吗?”

“程处默和尉迟宝琳已经被我打败了,你们谁还敢上来?”

嚣张的姿态,狂妄的语气,不可一世的态度,让现场众多参赛者大怒。

人群中许多人都想要上去,但一想到连程处默和尉迟宝琳都被对方打败,他们上去也只是被虐而已。

一时间,现场众人竟是无人敢上!

“哈哈哈哈,你们大唐果然不行!”

“既如此,那本王就要迎娶长乐公主了!”

叠罗支大笑,甚至还转头看向凉棚内的长乐公主,一副得胜者的模样。

就在这时,秦怀玉和罗通刚好进来!

还不清楚状况的秦怀玉闻言大怒:“区区外族之人,竟敢如此无礼,待我秦怀玉前来一会!”

话毕,单脚顿地,身形一扑,犹如乳燕投林般踏上了比武台。

罗通则是嘿嘿一笑,双手抱枪,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而比武台上,叠罗支看到秦怀玉上台,他眼睛一眯,二话不说便出手攻击!

手中弯刀一旋,对还未稳定身形的秦怀玉劈出一刀!

“卑鄙!”

秦怀玉怒骂一声,右手往腰间一摘,一对铜锏在手,奋力一挡。

“锵!”

兵器交锋,火星四射,但秦怀玉却被震退两步。

叠罗支得势不饶人,他怪叫一声,身形一旋,弯刀连环劈来。

正在后退的秦怀玉非常憋屈,他还未稳定身形,此刻硬接必然吃亏。

但要是再退下去,他就要被逼出比武台。

武试规定,出了比武台就输了!

无奈之下,秦怀玉只能再次挥舞双锏交叉一挡。

“铛!”

一者身形未稳,一者奋力一击,瞬间高下立判。

只见秦怀玉力屈,被这一刀震出了内伤,一缕鲜血自嘴角溢出。

“呃~”

闷哼一声,秦怀玉被逼到比武台边缘。

但他心有不甘,身形倒退之际,右手铜锏一拍比武台,身形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