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半夜遇袭,熟悉枪法

从立政殿出来,罗通一直在思索长孙皇后给自己令牌的目的。

都说长孙皇后聪明,这么重要的令牌,对方连李承乾都不舍得给,却偏偏给他罗通。

要说对方没有深意是不可能的。

莫非,长孙皇后知道今天他和李承乾的矛盾,给这块令牌是想保住他?

莹莹灯火,照亮了罗通离开皇宫之路,但他心中却是有些拿捏不住长孙皇后赐令牌的深意究竟是什么。

沉思之际,他已经来到了皇宫门口。

一到皇宫门口,他便看到一脸着急的窦线娘,以及罗大,罗二在那边等候。

“通儿,你总算出来了”窦线娘松了一口气,主动迎了上去。

罗通微微一笑:“孩儿只是去给皇后拔针而已,母亲你没必要如此紧张。”

“时候不早了,母亲你先上马车,孩儿策马在前带路。”

“罗大,罗二,你们驾车!”

吩咐了一句,罗通接过罗大手中的灯笼,翻身上马,主动在前引路。

漆黑的夜下,寂静的长安城一片黑暗。

罗通策马提着灯笼,远远看去,宛如一点萤火迎着黑暗而去。

那一大片漆黑的夜,似乎即将要吞噬这暗夜中唯一的明灯。

阵阵马蹄声,拉着马车不断前行。

距离皇宫越远,眼前的黑暗越深,宛如深不见底的深渊!

一路宁静,但罗通却是暗中警惕。

虽然这里是长安城,是天子脚下,可他今晚故意激怒李承乾,想必对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加上他刚才从长孙皇后那边得到了如此重要的令牌,估计李承乾也会知道这个消息。

这无疑会加重李承乾对他的怨恨!

以李承乾如此心胸,说不定真的会趁机对他动手。

很快,马车远离皇宫,行驶到皇宫大道与朱雀大街的交汇处。

此地乃是一个十字路口,漆黑的夜下,显得有些诡异。

四月的夜晚,长安城微风呼啸,吹的罗通胯下神驹惊雷白鬓飞舞。

就在罗通等人来到十字路口之际,一道呼啸声,划破夜空而来!

“嗖!”

罗通眼观四路,耳听八荒,第一时间察觉情况不对。

他眉头一挑,冷哼一声:“何方宵小,竟敢夜袭本侯!”

话毕,他双脚一夹马肚,整个人腾空而起,奔向破空声传来的方向。

手中灯笼一旋,也顺势朝那边打去。

“锵!”

灯笼把柄击中突袭之长枪,将之打偏,袭击之人也被这一击强大的力道,打的从半空落下。

罗通定神一看,只见一人身穿黑色夜行衣,头戴黑色面巾,让人看不出他之真容。

手中则是提着一杆散发冷冽寒意的长枪,在夜色灯火下,显得格外锋利,让人不寒而栗。

“哼,你是何人!”罗通手持灯笼,站在此人对面,挡住了对方前往马车的道路。

马车内坐的是他母亲,他自然不允许对方过去。

虽然他这次前往皇宫参加宴席并没有带自己的长枪,但面对黑衣蒙面人,却是丝毫不惧。

“去地府问阎王吧!”

黑衣蒙面人冷笑一声,手中长枪一抖,再次出手。

枪出如龙,势不可挡,攻势一波接一波,不断攻向罗通。

一招一招,宛若游龙,翩若惊鸿,势要一举击杀罗通在此!

“公子,我等来助你!”

赶车的罗大,罗二简直大惊,他们想要前来相助。

但罗通一遍躲避对方的枪法,一遍训斥:“你们只需保护我母亲的安危即可,此人交我!”

说完,他眼神一变,浑身气势暴涨。

眼中精光一闪,手中灯笼猛旋,竟是将黑衣蒙面人的长枪卷入其中。

“嗯?”

黑衣蒙面人眉头一挑,深感罗通之难缠,竟是放弃长枪攻击,反而身形一旋,右脚朝罗通扫去。

狂暴一击,在空中响起了破空声!

若是罗通被扫中,下半身绝对会当场报废。

“哼!”

罗通眼神一冷,对于此人之阴毒,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单足顿地,避开此击!

再一旋灯笼,使得灯笼和灯笼把柄分离,带着火苗的灯笼宛如出弦利箭,呈螺旋状射向黑衣蒙面人。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黑衣蒙面人大惊失色,他只好弯腰避开灯笼。

但,不等他起身,罗通手中的灯笼把柄便呼啸而至。

他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只好双手持枪一挡。

“锵!”

长枪挡住木制把柄。

可罗通却乘机一转把柄,以长枪为接力点,弹中黑衣蒙面人的心口!

“呃~”

此人闷哼一声,手中长枪顿时脱手,整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