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皮肤溃烂,罗通赶到

下定决心的叠罗支很快按照信中所言,准备接下来逼迫罗通交出配方一事。

竖日,阳光明媚,朱雀大街上人来人往,吆喝声不断。

更有调皮的孩童,不断嬉戏在摊贩之间。

而在神奇楼外,今日也和前几日一般,早就有人在此等候。

待门一开,排队之人便不断向前挤去。

今日秦怀玉没有轮值,他和罗大,罗大两人负责看店。

“众人都别挤~按照交付定金的时间,本楼将优先满足先交付定金之人!”秦怀玉一脸笑意朝众人喊道。

这段时间,他可是数银子数到手软。

虽说他只能分到一成的利益,但这只是短短几天的利益而已。

等到神奇楼真的发展壮大,扩展到全大唐,那时候才是日进斗金之刻!

但是,不等秦怀玉高兴完,楼外却忽然传来怒喝声:“滚开,快点滚开!”

“我们家大王子过来,你们还不快点让开!”

在一阵阵叫唤声中,楼外众人听到“大王子”三个字,顿时大惊失色,纷纷让出一条道路。

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和王这个字沾上关系,那就是他们惹不起的人。

秦怀玉见状眉头一挑,站直身体朝外看去。

只见叠罗支头戴毡帽,腰悬佩刀,一脸怒气冲冲带着一群突厥人前来。

在他们中间,还有两人抬着一副担架,上面躺着一个被白布裹着全身,只露出眼睛之人。

秦怀玉一看这架势,顿时就明白来者不善。

“罗大,快从后门回去叫表弟前来,就说突厥人可能是来闹事的!”

“小的明白”罗大应了一声,丢下手中的账本朝后门窜去。

就在他们说话间的功夫,叠罗支已经带着人进入了神奇楼。

他扫视了屋内一眼,并未看到罗通,这才将目光放在秦怀玉身上。

“哼,我道是谁,原来是手下败将。”

叠罗支一脸冷笑:“快去叫罗通出来,本王今日要向他讨个公道!”

如此蛮横的态度,秦怀玉闻之不禁眉头一挑,心知对方这是故意挑衅。

不管如何,这店他有参股,也算是半个主人,若是在店内和对方冲突,说不定会影响神奇楼的生意。

强压怒火,秦怀玉冷冷看着叠罗支:“我表弟不在,你有什么事和本侯说也一样。”

“和你说?”叠罗支不屑看了秦怀玉一眼:“你还不够资格!”

“哼,此事本王定要找罗通讨回公道,今日他若是不来,本王就不走了!”

“来人,先砸了此楼再说。”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突厥人顿时就要冲进来。

秦怀玉见状大怒,高声一喝:“本侯在此,我看谁敢动!”

“手下败将,吃我一刀!”叠罗支眼神一冷,手中弯刀顿时出鞘。

寒芒一闪,直奔秦怀玉而去。

秦怀玉今日是来坐镇神奇楼的,他并未带武器,面对叠罗支的弯刀,他只能不断躲避。

“卑鄙!”

秦怀玉叠罗支的弯刀逼的不断后退,眼中满是愤怒。

其实双方的武艺差不多,要是他有武器在手中,叠罗支还真不见得能如此嚣张。

可他今日坐镇神奇楼是来做生意的,怎么可能带着武器。

没有武器,他自然是被叠罗支压着打。

而后面的突厥人见状则是面露狰狞,一个个如狼似虎就要冲进来。

罗二见状,他拿着扫把,打算和对方拼命!

就在这时,神奇楼外忽然传来一道冷哼一声:“敢在我神奇楼闹事,今日你们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残影急速闪过,门口的突厥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打倒在地上。

叠罗支听闻破空声,他眉头一皱,反手一刀劈去。

“锵!”

却闻锵然一声,一道庞大的力道传入叠罗支手臂,让他右手发麻,虎口渗血。

“呃~”

“蹬~蹬~蹬~”

闷哼一声,叠罗支被这一枪震退了三步。

定神一看,来人竟是……

“罗通!”

叠罗支咬牙切齿:“哼,你来得正好,本王今日定要你身败名裂。”

罗通收回长枪,一脸冷然看着对方:“哼,带着人过来我神奇楼捣乱,居然还想让本侯身败名裂?”

话音刚落,叠罗支却是将弯刀收起,暗中将虎口的鲜血擦拭干净。

他知道自己不是罗通的对手,不敢再对罗通出手。

“哼,说本王捣乱之前,你先看看你神奇楼做了什么好事!”

叠罗支伸手指向外面担架上那人高声道:“大家都看到了吧,此人乃本王麾下。”

“他就是用了神奇楼的香水,导致全身皮肤溃烂,才会变成这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