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目的明显,实为配方

宽阔的朱雀大街上,神奇楼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但随着大理寺卿孙伏迦亲自带人前来,一众百姓纷纷让出一条道。

孙伏迦一脸阴沉,带着些许愤怒迈步疾驰。

他,很郁闷!

前几天罗通遇袭的案子,他一点头绪都没有,正在发愁。

不成想今日,竟有突厥人敢在长安城街道上的神奇楼闹事!

这神奇楼,他也有所闻,乃是清河侯罗通以及其他三位国公的儿子,一起经营的。

在这种地方闹事,不是自寻死路嘛!

先不说秦怀玉三人背后的三位国公势力强大,光是罗通的武艺,就够那群突厥人喝一壶的。

万一罗通下死手杀了突厥人,那事情就闹大了!

带着极度烦躁的心情,孙伏迦急忙来到现场。

发现并无人员伤亡,他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毕竟对方是突厥人,而且还是使团,万一出现伤亡,那可是会引发两个交战的。

虽然现在有李靖和苏定方领军在前线和对方对峙,但要是因为他们大唐伤人而引发大战,那责任就在他们这边了。

“原来是突厥大王子,还有清河侯,以及昭武候。”孙伏迦上前对三人施礼。

罗通还礼,一脸淡然:“孙大人来的正好,突厥大王子说此人是使用我神奇楼香水才变成如此模样的。”

“但本侯刚才看过,此人的伤势是故意用硫磺水弄伤的,此举在于嫁祸给本侯。”

只是简单两句话,他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交代清楚。

这让孙伏迦顿时心中有数。

突厥人此举,分明就是想故意迫害清河侯。

如今神奇楼生意这么好,难道对方是想来此捣乱敲清河侯一笔?

想到这里,孙伏迦眼神一冷:“大王子,可有此事?”

叠罗支闻言冷笑一声:“一派胡言,本王只是想为麾下逃回公道。”

“此事既然他罗通不承认,那本王就告到你们大唐皇帝陛下那里去。”

他也不是傻子,大理寺的人来的如此之快,让他明白罗通似乎早有准备。

此刻现场的局势对他不利,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等到何时的时候,再将此事告到李世民那边去,逼迫罗通道歉妥协,以及交出香水配方。

但,他话音刚落,罗通却冷冷看着他:“在我大唐地界,你还想如此污蔑本侯!”

“就算到陛下那当面对质,本侯也不惧!”

这完全就是叠罗支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他罗通还怕对方这没有任何证据的指认?

可是,一旁的孙伏迦却不这么想。

一听叠罗支要将事情告到李世民那边去,他就急了。

对方真要那样做,那岂不是显得他大理寺无能,一点小事都要麻烦李世民?

当下他眉头一挑,小声对罗通说道:“清河侯,此人目的不明,不如先看看他想做什么。”

“若只是要银子,随便给点打发算了,此事不宜闹大。”

在他看来,罗通这段时间已经挣的够多了,若是此时能用银子解决,那再合适不过。

罗通听到这话,心中不禁摇摇头。

他知道,叠罗支不可能为了区区银子就如此大费周章。

光是牺牲一人的外表,故意弄出这种伤势,就说明对方这次所图甚大。

不过,他还是点头答应:“既如此,那不妨孙大人问问。”

答应此事,一方面是给孙伏迦面子,一方面也是想试探出叠罗支的真实目的。

反正,不管叠罗支提出什么条件,他都不会答应。

而孙伏迦一看罗通点头,他心中一喜,急忙转头看向叠罗支:“但不知大王子想要如何处理此事?”

叠罗支看到孙伏迦和罗通小时嘀咕,之后就这样问自己,他还以为罗通妥协了。

当下他冷笑一声:“我的目的很简单,只需罗通将香水的配方交出来,本王安排人研究佩服给麾下配药,将他身上的伤势治好!”

此言一出,罗通,秦怀玉和孙伏迦顿时反应过来。

原来闹了半天,对方真正的目的是配方!

“呵呵,大王子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不错。”

罗通一脸淡然:“我这香水配方给你,那你突厥人你能制造更多的香水了,是吗?”

话音刚落,周围的百姓也忽然大悟。

一时间,附近围观的百姓纷纷开口指责叠罗支:“这该死的突厥人,真是欺人太甚。”

“就是,居然用这种方法想要骗去香水。”

“我之前就说嘛,此香水这么多人用了,为何只有突厥人出事,原来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哼,外族之人不会自己研究,却想要坐享其成,真是太可恶了。”

“孙大人,你一定要将他们绳之于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