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暗中下手,黑衣人现

罗通怎么可能想不到叠罗支今日前来闹事,一定是被人怂恿。

所以在他一开始和叠罗支交手之际,就已经在暗中对叠罗支动了手脚。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打算亲自去驿站看看。

他想亲眼看到是何人在背后怂恿叠罗支对自己动手!

他才扬名长安城,按理说他自己私人的仇家是没有的。

除非……对方是为了罗家而来!

若真是那样,那或许幕后之人和之前袭击他的人是一伙。

在交代秦怀玉之后,罗通转身离去,一路疾驰前往驿馆。

而此刻,灰头土脸的突厥人,也跟随叠罗支返回了驿馆。

一进去,叠罗支便大发雷霆,一掌将议事厅内的桌子拍碎!

“咔嚓~”

伴随着桌子断裂声,木屑腾空,飞舞在厅内。

“哼,好你个罗通,竟敢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本王,倒还真是小看了你!”

叠罗支冷哼一声,心中对今日之事耿耿于怀。

本来他按照那封信上的内容行动,认为自己胜券在握,能顺利拿到配方。

但他没想到罗通的医术居然这么高明,不但能看出他安排之人的伤势不是神奇楼的香水所为,还能看出这伤势就在昨晚弄的。

这个变故,打乱了他的计划,也使得此次行动彻底无效。

闹了半天,他非但什么都没得到,还被罗通训斥的如同丧家之犬,灰溜溜的离开。

叠罗支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自己受不了这委屈。

心中的怒火,犹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不断涌入脑门!

忽然,他感觉体内五脏六腑一震,一股钻心的疼痛顿时传遍全身。

“呃~”

“噗嗤~”

一口鲜血,登时自他口中喷出。

“大王子!”

“大王子你没事吧!”

周围的突厥人见状大惊,他们还以为叠罗支是被罗通气得急怒攻心。

却见叠罗支一脸痛苦:“本王……受内伤了!”

“罗通,一定是罗通在枪上留有暗劲。”

叠罗支又不是傻子,他今日只被罗通近身打中过,受内伤也只可能是罗通下的手。

周围一众突厥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觑,他们谁都没想到,罗通下手竟是如此之狠。

更重要的事,这件事他们还没办法找人说理去。

不然怎么说,总不能他们告诉别人,是他们去神奇楼闹事,然后罗通出手将叠罗支打伤了吧。

他们不占理,说出去别人也只会笑话他们这是自取其辱!

“罗通,咳咳……你给本王等着,本王不会放过你的!”

叠罗支不甘心,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罗通打伤,心中对罗通的恨意达到了极点。

最开始的演武场那一战,使得他在全大唐有头有脸的人物面前丢脸。

而今天这一战,则是让他在大唐百姓面前丢脸。

换言之,他叠罗支在大唐的面子,不管是在权贵,还是在平民百姓面前都没了。

加上罗通还即将成为驸马,夺了本该嫁给他叠罗支的长乐公主。

夺妻之恨!

羞辱之仇!

他叠罗支岂能不气,岂能不恨!

要不是知道自己不是罗通的对手,他现在就想带着人去杀了罗通,以泄心中之愤怒。

就在叠罗支愤怒之际,一名突厥士兵急忙跑进来:“大王子,刚才又有人将此信掷于驿馆外。”

叠罗支闻言大喜:“快……咳咳……快将此信给本王看看!”

他知道写信之人可能和上次的是同一人,虽然对方这次的计划失败了,但也不妨碍他对此人的佩服。

最少在他叠罗支心中,那人的聪明才智是自己比不上的。

接过信件,叠罗支快速看了一遍,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而这时,在驿馆外的罗通则是紧追一人。

刚才他一过来,就发现一名身穿黑衣之人朝驿馆门口掷了一封信。

而且,那人身形似乎和袭击他的人有些相似。

“哼,哪里走!”

罗通冷哼一声,身形一顿,整个人宛如乳燕投林,扑向那人。

急速带来的破空声,顿时惊动了前面的黑衣人。

黑衣人回头一看,发现是罗通,他眉头一皱,竟是加速朝巷子里钻去。

罗通在后面急追,察觉黑衣人轻功高于自己,他眼神一变,手中长枪一旋。

“嗖,嗖,嗖!”

扫起地上三颗石子,直奔黑衣人后脑勺,脖子以及后背心。

黑衣人察觉呼啸声,他眼神一冷,身形一顿,弯腰避开三颗石子。

趁着这个空隙,罗通单足踏地,挥舞长枪自高而下,狠狠一枪劈来。

黑衣人内心一紧,他知道罗通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