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企图不明,提前准备

两仪殿上,罗通本以为自己的一席话,加上诸位大臣的劝说,能让李世民不惩罚秦琼三人。

不成想,太子李承乾竟在此刻出手!

不得不说,李承乾用的理由却是让人无法拒绝。

禁足三位国公,并不是什么严厉的处罚,只是做做表面功夫而已。

而且如此,还能让叠罗支消气,让两国之间不会为此事而闹僵。

就连李世民,此刻都认同了这个处罚。

可在罗通看来,李承乾此举,一定有其他的深意!

若不是怀疑侯君集就是黑衣人,而侯君集又是李承乾的人,罗通还真会被李承乾此刻的嘴脸给迷惑。

或许,表面上李承乾禁足三位国公是为了大唐着想,但实际上却是另有图谋呢?

此事,罗通不敢大意!

说不定,这只是对方行动的前奏。

毕竟三位国公可不单单只是国公,他们还是三支拱卫长安城兵马的领军将军。

将他们禁足了……难道李承乾是想做什么事?

沉思间,李世民已经下令散朝,众人三三两两离去。

而罗通也在为长孙皇后针灸之后,离开皇宫,前往城外的香水基地。

虽然他一时间不清楚李承乾的目的,但也不妨碍他做自己的事。

昨天的植物精华面膜炼制之法已经有了,炼制需要的植物,他也在昨天叫人准备。

今天去香水基地,一方面是为了炼制面膜,一方面也是为了交代秦怀玉等人提前做好准备。

很快,罗通骑着神驹惊雷,三刻钟之后,来到了香水基地外。

这里树木环绕,只有一条羊肠小径直通山顶,香水基地就在山顶。

基地外,有栅栏围着,里面分布了好几座茅草屋。

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工人,不断进进出出,一瓶瓶香水也在香水基地运转间不断被制造出来。

罗通的来到,顿时让坐镇在此的秦怀玉大喜。

“表弟,你来了”秦怀玉迎上去笑道:“你昨天吩咐的那些植物,我已经让人全部准备好了。”

“要我说啊,这种小事,表弟你不需要亲自跑来这里,我派人给你送到府上就行了。”

但他话音刚落,罗通却摇摇头,一脸严肃:“表弟,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有事交代。”

看到罗通如此严肃,秦怀玉眉头一挑:“很少看到表弟你有这个表情,走吧,去那边我休息的地方。”

在他的带领下,罗通跟着他来到了一间无人的茅草屋内。

里面只有一个张简单的床和桌椅,桌上还放着茶壶和茶杯。

秦怀玉给罗通倒了一杯茶,这才主动开口问道:“表弟,究竟是何事让你如此严肃。”

罗通接过茶,脸上凝重,将刚才朝堂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秦怀玉虽然有上朝的资格,但毕竟官职不是很大,而且有时候轮值,所以他不去上朝也没什么大碍。

今日秦怀玉没有去上朝,自然是不知道朝堂上的那些事。

现在一听他自己的父亲被禁足,秦怀玉脸色顿时一变。

“想不到陛下竟是会同意太子殿下的主意,不过禁足一个月,也不算太大的惩罚。”

秦怀玉虽然有些意外自己的父亲被禁足,但却认为这个惩罚不算严重。

毕竟只要不是什么庭仗之列的刑罚,他还是能接受的。

谁叫他父亲等人昨天演技拙劣,被人家抓住把柄。

这事要怪,还是怪他父亲等人太过冲动。

好在只是禁足一个月,他秦怀玉还算能接受。

可是,话音刚落,一旁罗通却摇摇头:“表哥,你将此事想的简单了。”

“嗯?”秦怀玉有些诧异看向罗通:

“难道表弟你认为太子建议禁足我父亲和其他两位叔父,是另有目的?”

“不错!”罗通一脸认真:“此事我们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被对方打个措手不及。”

“表哥,若是你拿到伯父的令牌,是否能调动左武卫?”

所谓是左武卫,乃是长安城十六卫之一,负责拱卫长安城和皇宫安全的兵马。

秦琼此刻是左武卫大将军,是这支兵马的最高指挥者。

罗通这次想要尽快做好准备,自然是要问清楚秦怀玉是否能调动左武卫。

秦怀玉一听要调动兵马,他顿时脸色一惊:“表弟,私自调动兵马可是死罪啊!”

“虽然左武卫的人都认识我,若是我拿着父亲的令牌过去,也确实能调动他们。”

“但……但长安城没有必要调动兵马啊。”

在他看来,私自调动兵马是大罪,他可担待不起。

以目前长安城的情况来看,似乎还没有到调动兵马的地步。

可罗通闻言却一脸认真:“表弟,你若是信我,就请尽快将你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