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东北方言,是蔫坏的意思。

其实,赵有财那个赵二蔫的外号,是源自他大哥赵有福。

说起赵有福,赵军的这个大爷也是个苦命的人,从小身体就不好,没有小孩子那种活泼劲儿,整天蔫蔫的,邻里邻居就都管他赵蔫吧。

等赵家有了赵有财以后,赵有财身体挺好的,但小时候也是蔫蔫的,不爱动也不爱说话。

村里人看赵家俩兄弟这种情况,干脆就叫赵有福为赵大蔫,赵有财为赵二蔫。

蔫也就蔫了,可等赵有财稍微大了一点的时候,村里人才发现,这小子不只是蔫,还坏呢,当真是蔫坏蔫坏的。

在东北有句老话,叫:蔫吧人,咕咚心。

这句话放在赵有财身上,那是一点都不假。

赵军永远不会忘记,前世这次围猎,自己和李宝玉空手而归。

回到家,李宝玉就挨了李大勇一顿胖揍。可赵军呢,一开始除了王美兰打了他两巴掌,骂了他几句之外,就再无下文了。

而赵有财呢,不但一句重话都没说,反而对儿子嘘寒问暖,关切地检查赵军身上有没有受伤,还安慰赵军说他岁数还小,没有经验,打猎失手也纯属正常,以后好好锻炼一番,必定会是一个好猎人的。

老父亲“慈眉善目”的安抚,给赵军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安慰。

可就在当天夜里,凌晨一点多钟的时候,正在自己房间内熟睡的赵军,突然遭受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毒打。

当时还在做梦的赵军,刹那间从睡懵到被打懵,毫无抵抗之力又无处可逃,百般求饶也无济于事。

这一顿毒打,比李宝玉挨得还狠,直打的赵军两天都没下来炕。

而最让赵军气愤的是,自己挨打后的第二天一早,“慈眉善目”的老父亲来到自己炕边,对自己嘘寒问暖的那副嘴脸。

“大儿子!”突然,赵有财开口了。

“爸,你说。”赵军急忙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

赵有财道:“你这跑一天也累了,让你妈给你烧点热乎水烫烫脚,就早点睡吧。”

“完了。”赵军心里微凉,心想这老蔫吧还是要对自己下毒手啊。

不过,赵军还想再争取一下,便应了一声,道:“行,爸,我听你的,我早点睡,明早我把那野猪肉给我大姐送点去。”

赵军的大姐赵春,已经嫁人了,嫁到了西边永胜屯。

永胜、永安两个屯子相隔不过十几里地,来回走上一趟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但如果赵军要去看赵春的话,怎么也不能鼻青脸肿的去吧?

“哎呀!”王美兰闻言大喜,笑道:“大儿子知道心疼人了,你大姐对你最好了,你是得去给她送点肉。”

“是,是。”见老娘被自己蒙住了,赵军心中暗喜,继续好好表现,道:“听说猪蹄子下奶,我就特意跟宝玉说的,把四个猪蹄子都给我了。”

听赵军这么说,王美兰更高兴了,她是最看重赵军不假,但也从来没有苛待过三个女儿,那毕竟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

如今大闺女刚生产不久,她心里天天惦记着,只是家里离不开人,没办法总去看赵春。

“行,行,那儿子你明天把四个猪蹄子都拿去,再多给你大姐背点肉。”

“好嘞!”眼看着就要滑过去了,赵军差点乐出声来了,紧忙趁热打铁,道:“那我明天起早走,我还想多看看我小外甥呢。”

“行,行,妈这就给你烧水。”王美兰说着,就要从炕上下来。

这时,面带微笑的赵有财突然说话了。

只听他道:“不用了,我明天下班早,中午就回来,吃完晌午饭,我去给大春送去。”

赵军闻言,心中一凉,急道:“爸,你下班早就搁家歇着吧,我去就行。”

赵有财看着赵军,笑道:“那咱爷俩一起去。”

赵军无语,怏怏地应了一声,便回自己房间去了。

看着赵军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赵有财脸上笑意更浓,心中暗道:“臭小子长心眼儿了啊。”

赵军回到自己房间不久,王美兰就端着盆子,拿着毛巾进来了,叮嘱了赵军早点休息之类的话,便将赵军自己留在了屋里。

还真是像赵有财说的,跑山跑了一天,属实是累了。热水烫脚一解乏,那困意一下子就上来了。

赵军把洗脚水处理了,擦脚的毛巾也晾在了院子里,然后他才回到房间关上门,拿一个凳子倚在门上。

这凳子倒不是为了堵门,而是起示警的作用。

累了一天了,眼皮都打架了,不睡觉肯定是不行。赵军决定早点睡,后半夜起来守夜,只要赵有财闯进来,自己就跳窗户跑。

都安顿好了,赵军拉了灯,连衣服都没脱就进了被窝,没两分钟就起了鼾声。

赵军入睡还没五分钟,东边屋里,赵有财放下水杯,就往炕下挪。

“上茅房啊?”王美兰随意地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