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军一进永胜屯,没走多远就来到了一处篱笆院前。

赵军往院子门口一站,院子里的狗顿时就叫了起来。

这狗一叫,好像是把屋里熟睡中的小孩给惊醒了,紧接着就听孩子的哭闹声,和狗叫声交织在了一起。

赵军没直接往里闯,而是在门口大声喊道:“大娘在家么?”

赵军声音刚落,就听里面有开门的声音,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从屋里小跑着出来,往门口来时,还不停地把手上的水往外衣上蹭。

这女人就是赵春的婆婆胡三妹。

“呦,大小子啊。”见是赵军,胡三妹伸手就往他胳膊上拍了一巴掌,笑道:“还外道上了,来了不进屋呢?”

胡三妹不是真的想打赵军,下手也不重,但她巴掌拍的位置,却是昨晚被赵有财锤了两拳。

赵军吃痛,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强撑着笑了笑,不曾说话。

赵军掩饰得很好,胡三妹没看出什么端倪,只招呼他道:“孩子来,快进屋。”说着,就把赵军往里边让。

一进院门,赵军视线当先落在左边墙根下,那被拴着的青狗身上。

“好狗啊!”赵军看着那挣着铁链,要奔自己扑过来的青狗,不禁暗叹一声。

这年头,养宠物狗的少,城里或许还有,但农村养狗都是拿来看家护院的。

而且,极少有外来品种,大多都是人们口中的中华田园犬。它们在南方,被称为土狗。

但在东北,人们喜欢把自己家养的动物称为笨什么的。比如猪,就是笨猪。鸡就是笨鸡,笨鸡下的蛋就是笨鸡蛋。

在本山大叔的小品《不差钱》里,本山大叔就指着自己带去餐馆的鸡蛋,跟小沈阳喊了一句笨蛋。

所以东北的狗,叫做笨狗。

因为自然环境等因素,东北的笨狗都体型大、身材壮。七、八十斤的狗太常见了,百十来斤左右的也不少,最重的甚至会达到一百二十斤往上。

这条大青狗,体重要超过一百斤,生的是虎背熊腰,虎头虎脑,那叫一个精神。

它冲着赵军汪汪叫时,狗眼中都透着凶狠。

赵军不怕反喜,心想:“这狗要是拖出来,那肯定是一等一的猎狗。”

而且,在打围人口中,有那么一句话,叫青狗出头狗。

如果能把这大青狗弄到手,那配上自己家花小,那赵军在这片大山里,可真是无敌了。

“没准今天不光能弄来枪,还能再整条狗。”长得不咋的的赵军越想越美。

跟着胡三妹进了屋,来在东屋里,就见自己大姐正盘腿坐在炕上,怀里抱着孩子来回的悠,一边悠,嘴里还哼着歌。

听见有人进来,赵春只以为是自己婆婆回屋了,但抬头一看,见是赵军,不禁一愣。

赵春刚要说话,就见赵军冲自己做了个“嘘”的手势,又见赵军指了指自己怀里孩子,赵春点了点头,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

这时,胡三妹冲赵军做了个上炕的手势,然后她自己就出去了。

赵军把麻袋放在脚边,随意往炕边一坐,凑到大姐身边,看了看闭着眼睛、张着嘴的大外甥,赵军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过了两分钟,胡三妹回来了,还给赵军拿了一杯红糖水。赵军急忙伸出双手接过,小声说了句“谢谢大娘”,然后就把水杯放在了炕桌上。

又过了一小会儿,赵春怀里的孩子已经睡熟,赵春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炕上,又给他把小被子盖好,这才回身问赵军道:“军啊,你咋来了。”

还没等赵军说话,坐在赵春另一边胡三妹突然开口道:“大小子是不是着急工作的事啊,你放心呐,你大爷都说了,只要老李头子明年一退休,你马上就接他班。”

“对,军你别着急。”赵春也道:“其实我公公现在就能让你上班,但检尺不是好活么?”

“不着急,不着急。”赵军说着,从炕上下去,把麻袋往起一提,拎到胡三妹脚前,道:“我昨天进山打了头野猪,给你们拿点肉来。”

“啥?”赵军此言一出,赵春和胡三妹都愣住了。

等反应过来,赵春的脸一下就红了,翻腿就要起身,摆着胳膊就要来打赵军。

赵军见状,急忙举起双手,做投降姿势,并不住小声道:“大姐,大姐,别抻着,别抻着。”

在一旁的胡三妹也反应过来,急忙拦住赵春,小声劝道:“闺女别的,你还坐月子呢。”

赵春重新坐下,只是愤愤地瞪着赵军。

从小到大,她最疼的就是赵军,一转眼,这个弟弟已经比她都高了,但赵春心里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他。

这时,赵军心里也有些难受。记得前世,自己闯了祸,大姐虽然生气,骂了自己一遍又一遍,但帮自己最多的还是她。

一个生气,一个愧疚,一时间姐弟俩都不说话了。

一旁并不知情的胡三妹见状,只以为是姐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