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院子里。

胡三妹拿出一根麻绳,拴了个链马扣,套在了大青狗脖子上,替换了原来拴狗的铁链子。

这时的大青狗,正虎视着赵军,嘴里虽然不叫了,但却不住地发着“呼呜”的声音。

可当胡三妹把绳子递在赵军手里时,随着赵军往过一拽绳子,大青狗顿时闭了嘴,乖乖地顺着绳子就来到了赵军身旁。

这就是狗,不管刚才多凶、多狠,只要拴上绳子一牵,它就乖乖跟你走。

“那大娘,我就回去了。”赵军和胡三妹打了个招呼。

“慢点哈。”胡三妹把赵军送到门口,一直望着赵军走远,才乐呵地回了屋。

赵军牵着大青狗,美滋滋地出了永胜屯,一路上不停地想自己去哪里弄枪呢。

不得不说,今天赵春和胡三妹的态度,让赵军明白了过来,现在他在父母姐姐眼里,可能还是孩子呢。

不是有人说么,不管你多大了,在你父母的眼里,你始终都是个孩子。

前世赵军二十二岁上山打猎,主要是因为没人管,王美兰早逝,没良心的赵有财娶了小老婆,在不需要人养老的时候,哪有心思管他这个前房儿女啊。

可今生不同了,赵军知道王美兰是因为什么走的,绝对能够避免母亲的悲剧。

至于赵有财么,就冲昨天那顿打,赵军也不可能让他有机会找小老婆!

但如果王美兰在,那赵军的打猎之路恐怕是不会那么顺利的。

一想到这里,赵军就愈发的苦恼,苦恼该去哪里弄枪呢?

他了解自己老娘的性格,就算明年到了林场上班,那每月工资也得如数上交。

王美兰顶多能给他留个三、五块的零花,靠这点钱攒着买枪,等攒够了的时候,估计都禁枪、禁猎了。

一直走回了屯子,赵军也没想出来什么好办法。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何况他还不是英雄呢。

眼看着前面就到家了。

突然,一个人自李宝玉家里冲了出来,差点跟赵军撞了个满怀。

“海子?”

“赵家哥哥,快救我。”李如海见是赵军,急忙求救。

这也是个看小人书看坏了脑子的孩子。

“咋的了?”

“小瘪犊子,你往哪里跑?”这时,又一个人举着棒子冲了出来。

这回不是别人,正是李宝玉。

“干啥呢?”赵军见李宝玉挥着棍子,紧忙上前给他推开。

被赵军拦下,李宝玉反常地没和赵军打招呼,只怒气冲冲地看着李如海,喝道:“你给我过来!”

“干啥呢?”赵军见不远处大树下,还有一群看热闹的,便一手牵着狗,一手把李宝玉往他家院里拽。

看到赵军制住了李宝玉,李如海贴边就溜了。

李宝玉扭头看李如海跑了,心里煞是不甘,可又不能跟赵军急眼。

这时,李宝玉家的大黄狗突然叫了。

然后,就听身后响起一声高昂的狗叫声,直接惊得李宝玉一回头。

再就听,赵军家的花狗在隔壁也开声了。不多时,左右邻居家的狗都跟着叫了起来。

一时间,狗叫声此起彼伏。

此时赵军也顾不得李宝玉了,这大青狗太有劲了,他得使两只手才能拽住他。

还好李宝玉有眼力见,把手里棍子一扔,帮赵军拽住了青狗。

“哥哥,这狗哪里来的?”

“我姐婆家给的。”

“瞅着不错呀。”

“那是。”赵军抻头往狗尾下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对李宝玉道:“这狗要拖出来,咱哥俩可就牛了。”

一听赵军这话,李宝玉顿时乐开了花。

“找几块板子,到我家再钉个狗窝。”赵军说完,便牵着大青狗往自己走去。

而李宝玉应了一声,就屁颠屁颠地从自己破仓库里拽出了几块桦树板。

赵军牵着大青狗一进院子,局势立马从刚才黄狗、青狗对峙,变成了花狗和青狗的冲突。

要知道,这些狗可不是日后人们养的那些宠物狗,在小区里碰见了就能玩到一起。

这种看家护院的狗,领地意识极强,突然有外狗闯进家门,哪还了得?

别说是条狗,你就老虎,进了我家,也跟你拼命。

赵军把大青狗拽进仓房,拴在了里面。

这时,李宝玉进了院,只见他一手拿着松木板,一手拿着钉子盒,一个胳膊下还夹着锤子。

“关起来了?”

“那不关能行吗?”赵军大声喊道,这左右几家,好几只狗都在汪汪叫,不大点声说话都听不见啊。

“哥哥,在哪儿搭啊?”

“在那儿!”赵军往房山头下一指。

按着赵军所指,如果在那里搭一个狗窝的话,那么两个狗窝之间,就相隔七、八米左右。

这样两条狗互相都能看见对方,但又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