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强顺坡上来,正好看见了黑狗被黑熊咬穿的一幕。

此时的秦强,根本不去看自家其他几条猎狗的惨状,只把手中枪往起一端,枪刚一上脸,瞄准黑熊胸前白带,直接就开了火。

枪声响起,秦强也不看战果如何,当即迅速地使右手将枪把子往下一撅,拇指、食指捏着里面空了的子弹壳往出一拽,再把手心里攥的一发子弹塞进了枪膛。

熊的生命力极强,胜于野猪,甚至老虎。

凡是有经验的猎人都知道,打熊是最危险的,因为有的时候,你以为你把它打死了,但就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它就会爬起来给你反戈一击。

于是,就有了猎人在把熊打倒以后,必须冲着熊头补枪的规矩。

因为熊的两个要害,一个是头,一个是心脏,心脏就在它们胸前白带之处。

相比于头,白带更容易瞄准,所以在熊不上树的情况下,猎人们都往身上打,往白带上瞄,即使不能一枪毙命,也能给熊造成杀伤。

既然不论如何补枪,所以秦强在开完一枪之后,马上就装第二颗子弹。

只见他重新把枪一合,可还不等他端枪上脸,就听一声熊吼。

噗……

子弹穿过黑熊身体,小眼儿进,大眼儿出!

一股血烟自黑熊背后崩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出现在黑熊后腰上。

黑熊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但却不跑不逃,反向秦强扑来。

这就是熊,当它们遭受枪击时,不会像野猪那样慌不择路,而是顶着枪上。

愤怒的黑熊凶狠地扑起,甚至短暂地在空中旋出近两米之距,落地四爪前行,瞬间就冲到了秦强近前。

秦强却也不闪,把枪往起一端,枪一上脸,枪星一拉四半,瞄着黑熊胸前白带之处,再一次扣动扳机。

这时,黑熊距离秦强不过三米远,其身上散发的腥气甚至扑入秦强鼻中。

“死!”秦强心中发狠。

可以外发生了。

扣动扳机,枪竟然没响。

“坏了!”秦强不知道这枪是臭子了,还是怎的?但他知道,自己的麻烦大了。

想到此处,秦强抽身就往西边跑。

正西边,有一棵大青杨树,就是刚才黑熊趴在下面休息的那一棵。

这棵大树足有四、五人合抱粗细,秦强到树前,绕着树就开始跑圈。

他一边跑,一边撅枪准备换子弹。

秦强绕树跑,黑熊绕树追。

一个有生命危险,一个含怒宣泄,一人一熊都跑的极快,二十几秒的工夫就已绕树三圈。

这时,秦强已将子弹换上,便在奔跑中猛地一转身,冲着身后就是一枪。

嘭!

这一枪却是响了。

可擦着黑熊头皮,带着一道血箭就过去了。

黑熊更怒,一跃便来在秦强面前。

秦强再想跑,却是晚了。

他刚一转身,就被黑熊一爪抓在背上。

黑熊这一爪,直接把秦强单衣抓碎,瞬间五道血沟出现在了秦强背上。

秦强惨叫一声,直往前窜去。打猎多年,他知道黑熊的手段,生怕自己被黑熊坐到屁股底下。

同时他也知道,会有人救自己的。

果然,两把侵刀自黑熊身后刺出,黑熊身中两刀,咆哮着左右一摇身,就听两声脆响,两把刀杆折断。

黑熊转身就扑。

陶二胜、陶三胜急忙一左一右分开逃跑,陶大胜则拖着秦强就往北坡下跑。

为什么老辈人教育后辈说:一起山上打猎,必须要人合心、马合套?

就是在危险的时候,能有人救你性命。

这姐夫跟小舅子自然无需多说。

陶大胜拖着秦强往下去,这时他的速度可比上坡的时候快多了,一直把秦强拖到下面,将其安顿在一块大石砬子后面,这才提着刀又上坡上去。

姐夫救完了,上面还有俩弟弟呢。

等陶大胜上了岗头,就见两个弟弟不断地被黑熊追,一会儿黑熊追陶二胜,陶三胜在后面加以援手;然后黑熊又反过来追陶三胜,陶二胜又在后面骚扰黑熊……

陶大胜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往四周看看了,便先吹了个口哨向两个弟弟示警,然后直奔那追击陶三胜的黑熊冲去,照着黑熊后心就是一刀。

黑熊吃痛,反身又追陶大胜,陶大胜将黑熊引至南边,绕着一棵大槐树使着吃奶的劲儿跑。

当他绕到正面着下坡时,突然停顿一下,就在黑熊恶狠狠地向他冲来时,猛地往旁一闪。

再看那黑熊,在惯性作用下,直接顺着南面山坡就下去了,紧接着哗楞楞一阵乱响,必须黑熊滑下沟塘子时刮碰树木的声音。

“快走!”陶大胜向陶二胜、陶三胜招呼一声,三兄弟急忙顺着北坡下去。

在找到秦强后,陶大胜急忙从腰间拽下烟口袋,从中掏出碎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