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军右手食指一扣扳机,就听“嘭”的一声枪响。

紧接着,他那开枪的手向上一移,将枪把子往下按的同时,那在他手心里攥着的子弹,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了他中指与无名指之间,被两只手指夹着。

然后,就在他用拇指、食指把枪膛里空了的子弹壳子拽出来的一瞬间,那由中指和无名指夹着的子弹被他塞进了枪膛里。

合枪,上脸。

“嘭!”

又是一枪!

那头部中枪的黑熊正向后栽仰,拖着它后腿的两条猎狗感觉不对,急忙分开左右。

这时,又一枪打中黑熊肚子,穿膛而过,可黑熊连一声惨叫都不曾发出。

黑熊重重地栽倒在地,两条猎狗直接扑了上去,凶狠地撕咬着黑熊。

赵军自枪星中看见黑熊倒下,但手上动作却仍然不停,又是撅开枪把,撅枪的同时,又一枚子弹凭空出现在他右手中指与无名指之间。

还是熟练的抽出空子弹壳,外加子弹上膛。

等再合上枪,赵军小心翼翼地端着枪向前走。

这时,李宝玉赶来,当他要从赵军身旁经过时,却被赵军叫住了。

“别过去!”此时黑熊躺在地上,任由两条猎狗撕咬仍纹丝不动,但赵军仍然不敢放松一丝一毫。

前世打猎多年,他亲身数次见证过黑熊的强大生命力强大。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再朝黑熊的脑袋上补一枪。

但此时,两条猎狗都扑在黑熊身上,要是补枪的话,怕是会将狗耳朵震聋。

所以,赵军就只能端枪严阵以待。

李宝玉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虽然听过很多故事,但听人讲和亲身经历完全是两回事。

只不过他一向听从赵军的话,既然赵军不让他上前,他就端着刀站在赵军的身旁。

过了约有三、五分钟,赵军仍不曾放下枪,但却对李宝玉说道:“宝玉,开膛,摘胆!”

“好嘞!”李宝玉闻言大喜,把手中刀往旁一立,将顶上侵刀头拧下来,走上前去,使那侵刀从黑熊喉咙下方破开,一直往下割。

开膛后,李宝玉把黑熊护心肢割断,小心翼翼地把那熊胆摘下。

这枚熊胆呈绿色,有两个拳头大小。

李宝玉把刀往黑熊旁边一插,双手捧着熊胆来在赵军面前。

此时的赵军,已将枪放下,见李宝玉捧着熊胆就来,就从裤兜里拿出一个白布小口袋。

在接过黑熊胆以后,赵军把它放进了小布口袋里。

“哥哥,这是草胆吧?”李宝玉问道。

“嗯。”赵军点了点头,说:“要是铜胆,就是黄铜色的。”

说完这句话,赵军顿了顿,又道:“兄弟,这熊胆等卖了钱,咱哥俩还一人一半。”

“这……好。”李宝玉一怔,但想了想,便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了声好。

说实话,要真按着打猎的规矩来,枪是赵军带来的,头狗也是他家的,二者各算一股,再加上两人两股。

等熊胆卖了的话,赵军应该拿四分之三。

可赵军愿意和李宝玉平分,李宝玉也不跟赵军客气。

这就是兄弟。

两辈子的兄弟。

“兄弟,把灯笼挂摘下来给我,完了喂狗。”

“好嘞!”李宝玉应了一声,再回到黑熊身旁,拿起侵刀将黑熊肚子里的上、下水全都摘了出来,返身交给了赵军。

狗爱吃黑熊肉,但很少有狗会吃黑熊内脏,所以这些拿来敬奉山神是最好不过了。

其实在前一世,赵军并不信这些。

但重生一世,让他不得不信。

因为是在乱石塘里,临近也没有大树,赵军就把黑熊这些内脏挂在旁边的大石砬子上。

然后他向后退了一步,闭目默默地念叨:“山神爷老把头,保佑我兄弟人、狗平安,趟趟不空手回家……”

就在赵军敬山神时,李宝玉已经开始从黑熊身上割肉,这哥俩都是爱狗之人,真是舍得,专挑黑熊肚子上的肉喂狗。

直到花狗、黄狗各守着一堆肉猛吃时,李宝玉才走到赵军身旁,问道:“哥哥,咱俩搁山上吃不?”

赵军抬头看了看天,估计现在也就十点来钟,想了想才对李宝玉说道:“把那熊鼻子、波棱盖、四个掌卸下来,咱们兄弟就回家。”

“好!”听赵军吩咐,李宝玉前去行事。

按赵军的话,先割黑熊鼻子,再挖膝盖骨,最后依次割断四只熊掌。

那熊鼻子和膝盖骨好说,四只熊掌被李宝玉拿麻绳两两拴在一起,这样他和赵军每人各在肩上搭一副,就可以往家走了。

至于那黑熊肉,可不像那天的野猪肉。

要知道,这只抓过秋膘的黑熊快将近四百斤了,开了膛还有三百大几十斤,靠他俩是怎么也整不回去。

见李宝玉把两只熊掌放在自己面前,赵军将其拿起,绳子搭在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