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

赵有财使那半自动步枪连开两枪,第一枪擦着猞猁脊背打空,第二枪直将猞猁短尾打断。

这一枪带来冲击力直把猞猁身子带得一拧。

等猞猁定身再往前逃窜时,又听得一声枪响。

那端着枪刚找到猞猁踪影的赵有财,在听见枪响的一刹那,就见那猞猁脖子处迸起血光。

再看那猞猁,头身分离,头继续向前扎出一米,而那无头的尸体,则栽倒在地。

“谁?”赵有财把枪口往旁边无人处一转,转过身往枪响的方向望去。

这一瞧,让赵有财有些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睛。

可不管他再怎么看,那都是他儿子赵军没错。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年轻人从对面山坡上跑了下来,一路来在赵有财身前,喊了一声“大爷”,随即便跑向猞猁躺倒之处。

等赵军走到赵有财面前时,对上的是他爹极为不善的目光。

赵军面上风平浪静,可内心却是无比忐忑。按他对赵有财的了解,要不是这周围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事,自己今天这顿揍都用不着等到晚上了。

“大爷,你看。”这时,李宝玉一手拿着猞猁头,一手抓着猞猁身子,跑到赵有财身旁。

李宝玉招呼了赵有财一句,却把猞猁头和身子往赵军脚旁一旁。

放下后,他又转身大步跑了。

不一会儿,他又提着一根猞猁尾巴回来了。

只不过这一次,李宝玉把猞猁尾巴放在了赵有财的脚前。

赵有财:……

这是什么意思?

嘲讽么?

这时,李宝玉补了一句:“大爷,这尾巴是你打的啊?”

“滚犊子。”赵有财抬脚踢在李宝玉小腿上,踢得李宝玉一蹦跶。

赵有财把枪往肩上一挎,狠狠地瞪了赵军一眼,然后一脚把猞猁尾巴给踢飞了出去,迈步就要离去。

“坏了。”赵军心里叫苦之余,不禁暗骂李宝玉,这臭小子办事太不靠谱了。

如果让老爹就堵着气走了,那今天晚上还不都得发泄自己身上啊?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一个礼拜都够呛能下炕。

想到此处,赵军急中生智,喊了一声:“爸,这猞猁皮咋整啊?”

赵军此言一出,赵有财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又狠狠地瞪了赵军一眼,从肩膀上摘下枪丢给赵军。

赵军接过枪,连忙躲在一旁,给老爹让路。

等赵有财走到猞猁尸体前,还似乎像是在发泄一样,一脚把猞猁头给踢了出去。

见此情形,李宝玉可不敢再嘚瑟了,麻溜地跑到一边望天去了。

赵有财在那猞猁的无头尸体前,从兜里掏出一把小刀,蹲下身从猞猁脖子处开始剥皮。

这只猞猁本就不大,而赵有财又是厨子,使那一把短刀很快就将猞猁皮给剥了下来。

这张猞猁皮无头无尾,但胜在身上无一弹孔,赵有财收刀将皮卷成桶状,再从兜里掏出一个叠成四方的白麻布口袋。

他把口袋一抖,口袋散开,有一米多长。

赵有财把卷成桶的猞猁皮塞进布袋里,对赵军和李宝玉道:“走,跟我回场子。”

“啊?”

赵军和李宝玉对视一眼,见赵军给自己使眼色,李宝玉急忙问道:“大爷,我俩直接回家得了呗?”

“回啥家啊?”赵有财盯着李宝玉,目光中满是不善之色,只道:“你爸去借老牛拽熊瞎子,你们不给他搭把手啊?”

李宝玉闻言,眼泪差点就下来了,这一会儿见了李大勇可怎么说啊。

万一李大勇一时压不住火,在林场直接当着那么多人就锤他一顿,这以后还要面子不了?

“走了!”赵有财可不管李宝玉咋想,刚才这小兔崽子落了他的面子,以赵有财的性子高低得找回来。

就这样,赵军和李宝玉不情不愿地跟着赵有财往林场走去。

此处距离林场还真不远,走个半个多小时,一行三人就来在了永安林场。

这时的李大勇都等了一小天了,但是当他看到跟在赵有财身后的赵军、李宝玉时,还是不禁一愣。

“你俩怎么来了?”李大勇很是怀疑,早晨赵有财走的时候,他知道啊。

而且他出门上班来的时候,他儿子李宝玉还在家里蒙头睡觉呢。

面对李大勇的发问,李宝玉也不敢说话,直往赵军背后躲闪。

好在这个时候的李大勇,注意力根本不在李宝玉身上,他只望向赵有财手里提着的布袋上。

“哥,干下来了?”

赵有财也不说话,直把布袋递给李大勇。

李大勇接过布袋,往四周看看,见没有人注意这边,这才打开白布袋,摸了摸里面皮毛,不禁赞叹道:“难怪这玩意能赶上熊瞎子胆啊,手感是真好。”

说完,李大勇把布口袋交回赵有财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