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多小时折腾下来,人累狗乏。

赵军蹲在大青狗身前,一手揽着它的腰,一手在它脖子来回地抚摸以示安抚。

而李宝玉则从兜里掏出个布口袋,从里抓出一把烟面,用手搓碎了敷住黄狗背上的伤口。

黄狗背上的伤口不大,也不深,丝毫不影响后续行动。

但它此时似有些沮丧,趴在李宝玉脚前,下巴枕在前爪上,张着嘴伸着舌头哈着白气。

再看不远处,花小儿站在一块大卧石上,伸头眺望着远方。

“唉!”赵军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吹了个口哨,招呼李宝玉带着三条狗往回走。

“哥哥,咱就这么回去了?”李宝玉来在赵军身旁,一脸不甘地问道。

赵军摇了摇头,话不多说,只道了声:“走!”

他说完,就抄提刀抄近路要往家回。

李宝玉无奈地叹了口气,跟着赵军前行。

二人三狗,归途中虽不至于垂头丧气,但气势却透着几分低迷。

“汪汪……”

突然,三条狗齐齐叫着向前冲去。

赵军、李宝玉齐齐一震,连忙大声呼喝,他们大声地叫着自己家狗的名字。

而对面不远处,有人急切地叫喊着:“看狗啊!看狗啊!”

似有两个人,还操着山东口音。

随着赵军、李宝玉大喝,三条狗摇头晃脑地回来了。

赵军大步向前走去,只见两个大汉都穿着羊皮袄,戴着狗皮帽子,各背一把大斧。

“大臣哥、二臣哥。”赵军看清二人面貌,急忙打了声招呼。

“赵军呐。”这哥俩一开口就是山东腔,“这是打围去啊了?”

赵军应道:“下雪了么,寻思抓个猪,没抓着。”

“哎呀,赵军你可留点意啊。”李大臣开口,好言相劝。

“是。”赵军应道:“我们这不就回去了么。”

赵军说着,视线落在了这哥俩背后的大斧子上。

这是丹东产的镜面大板斧,零点五厚的,斧面如砧板般大小,平时林场拿这大斧打枝,极其锋利。

看这哥俩装束,还有背的大斧,赵军微一沉吟,问道:“二位哥哥,这是干啥去啊?”

“啊!”李二臣也是个藏不住话的,答道:“俺哥俩要杀黑瞎仓子去呢,你俩去不?”

“不去!”一旁的李宝玉一反常态,在赵军身后隐秘地扯了赵军一下,抢先说道:“我家大黄受伤了,我得回家经管、经管它。”

听李宝玉如此说,李大臣、李二臣相视一眼,李大臣道:“那你们回着,俺哥俩先走。”

“大臣哥。”

赵军忽然开口叫住李大臣,他说:“可留意点啊!”

李大臣闻言一怔,这句话是刚才他给赵军的,没想到又被赵军给送回来了。

但他知道赵军这是好意,在道谢后,两兄弟并肩往山上走去。

望着哥俩离去的身影,李宝玉微微摇头,道:“这俩氓流子,还惦心杀黑瞎子仓……”

赵军闻言,也是微微摇头。

氓流子,不是流氓。

无房为氓,无地为流。

而氓流子在东北话里,是指那些在那三年困难时期,闯关东过来的山东人。

那时候全国上下都吃不饱饭,但东北比其他地方要好的多。

很多关里吃不饱饭的人,听说东北这地方“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于是就带老携幼的从关里过来。

等到了东北,这地方物产丰富,河里有鱼,山里有兽,确实不缺他们吃的,但他们不是本地人,没有户口,就领不到口粮。

当地人,就称他们为氓流子。

因为没有口粮,这些氓流子大多都得靠搞副业为生。

在山场林区,副业无外乎采山货和打猎。

采山货么,东北的山货很多,什么五味子、核桃、榛子、木耳、蘑菇……

可这年头,也不兴这些啊,这些东西就算是拿下山去,也换不了几个钱啊。

当然了,山货里倒是有一味人参。可东北采参说道极多,这些从关外过来的人,哪里会懂其中门道?

采山货不成,再就是打猎了。想靠打猎赚钱,倒是比采山货容易。

下夹子、拍子,压紫貂、黄鼠狼、松鼠可都是赚钱的买卖。

打紫貂,又叫夹大皮,那一张紫貂皮不大,但就在这年头,可是值一百多块往上。

黄鼠狼呢,又叫黄皮子、黄叶子,它们的皮,公的毛管发亮,要比母的更贵。

这年头,公的黄皮子,一张能卖四十多块,母的也得将近三十块钱。

而松鼠,又叫灰狗子,它们的皮又叫灰皮,比黄鼠狼的皮还值钱,一张大概在六十块钱左右。

可这些都是精细活,外地人想研究懂这些也实属不易。

而除了这三种动物的皮,再想从打猎里赚钱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