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气腾腾的饺子上桌,赵家人连同小周到在内,一起围坐在炕桌旁吃饺子。

酸菜野猪肉馅的饺子,热热乎乎的才好吃。

“儿子。”王美兰随口问赵军道:“你今天还上山呐?”

“啊?”赵军抬眼看向王美兰,问道:“咋的,妈?你有事儿啊?”

“还我有事儿?”王美兰笑道:“房后棚子里还一个野猪呢,赶紧看看该卖就卖,该送礼就送礼。”

“今天不行啊,妈。”赵军看是瞄了赵有财一眼,见其神色如常的吃着饺子,于是赵军只能对王美兰道:“我今天得跟小臣上福泰去一趟。”

“福泰?”王美兰眉头一皱,问道:“上哪儿干哈去。”

“啊!”这时,赵有财接过话茬,道:“我搁那屯子买个狗,让儿子去给我取回来。”

“你买狗?”王美兰打量了赵有财一眼,语带怀疑地问道:“你给儿子拿钱了吗?”

不愧是当家人,王美兰一语击中要害。

“那啥……”赵有财伸筷夹了个饺子,一边在碗里蘸调料,一边说道:“大儿子说不用我。”

赵有财叫赵军一声大儿子,而这个“大儿子”,跟以前张援民两口子叫小铃铛“大儿子”一样,都是昵称。

生平第一次被赵有财这样称呼,让赵军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正咬饺子他侧脸看了赵有财一眼。

一听是自己儿子花钱,王美兰眉毛微皱,问道:“多少钱呐?咋又买狗呢?家里都整多少狗了?”

“人家那狗好。”赵有财道:“大头狗。”

“啥?”跟赵有财过了二十来年,王美兰多少明白一些,当即问道:“大头狗?那得多少钱呐?”

“一百块钱。”赵有财道:“原来要一百八呢。”

“一百块钱不是钱呐?”王美兰瞪眼,道:“有好事儿你不想着儿子,花钱你知道找儿子了。”

听王美兰如此说,赵军、赵春都乐了。而赵有财,好像受了天大委屈一样,道:“谁说好事儿不想着他?人家那狗专磕黑瞎子,进山就摇哪儿划拉。”

说到此处,赵有财冲王美兰一抬下巴,道:“不是你说的吗?儿子结婚前儿,咱桌桌都给上那个红焖的黑瞎子掌。我就寻思……现在咱家少好几条硬狗,咱再买个大头狗呗,要不磕黑瞎子不稳当。”

王美兰闻言一怔,咔吧下眼睛道:“也对哈。”

见王美兰认可了自己的说法,赵有财心中一喜,感觉自己媳妇最近挺好说话。赔牛的钱没管自己要,今天要买狗答应的也痛快。

可就在这时,王美兰转向赵军道:“儿啊,你爸说的也对,你这常上山,没有好使的狗不行。那啥……一会儿妈给你拿钱,完了等杀下黑瞎子胆来,卖钱攒着,妈给你买车!”

“啊……”忽然,赵军眼珠一转,接王美兰的话,道:“这狗要算我爸的,那我领着它上山,每回下黑瞎子胆来,是不是还得有我爸一股呢?”

“嗯?”赵有财眼睛一瞪,心道:“还能这么算?”

赵有财也不傻,他知道这狗买回来也是赵军使的多,所以才想这让赵军出钱。

同样,赵军经常上山,猎获熊胆的机会就大。如果真能次次都分红,那可是太合适了。

“算一股也行。”赵春给小周到喂了小半个饺子,然后回头对赵军笑道:“完了咱爸的,不也是你的吗?像咱妈说的,攒着给你买车呗?”

“嗯?”正在心里想美事的赵有财,一听赵春那话,心里顿时有些慌乱,连忙拦住点头的赵军,道:“那不是呀,那我……”

话说到一半,赵有财就说不下去了。

想他赵把头也是个要脸面的人,虽然赵军是他儿子,但总不能让赵军出钱买狗,自己一分不花却跟着分钱吧?

“啥不是啊?”赵军看向赵有财,问道:“咋的了,爸?”

“我……那个……”赵有财迟疑了一下,最终摇头道:“没事儿,快吃饭吧,一会儿饺子凉了。”

赵有财话音刚落,屋外院里的狗叫了两声,紧接着有人从外面拽开了房门。

是李如海,这小子一进来,笑嘻地冲赵有财点头,然后向赵家人一一招呼道:“大爷、大娘、大姐、大哥、小虹、小娜、小周到。”

“这孩子!”王美兰招呼道:“吃没有呐?没吃自己拿筷子去。”

“吃了,大娘。”李如海说着,侧身往炕沿边一坐,坐在赵军身后,道:“我家也吃饺子。”

昨天和完馅子,王美兰直接给几家分了,让他们带回去,今早都在自己家包饺子。

这时,赵军回头看向李如海,问道:“如海,你有事儿啊?”

李如海一笑,道:“大哥,一会儿你上福泰,给我捎着呗。”

“嗯?”赵军微微一愣,问道:“你干啥去?”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