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手里的钱,赵军想起了临上车前,孙兴旺托自己的那一把,想来孙兴旺就是那时候把钱塞进了自己的兜里。

可这又是什么呢?

赵军至今还能想起,当初徐长林卖狗时,先难为秦强,又难为张来宝。直到最后老头子把狗卖给王大龙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也是一副死要钱的做派。

后来徐长林跟赵军、李宝玉解释说,他那么做是为了让王大龙爱惜那三条狗。

徐长林的心思,赵军能够理解。可孙兴旺这么做的用意,赵军却不明白。

别说他孙兴旺不要钱,哪怕他倒找给自己钱,自己也是该咋对这狗,就咋对这狗。

赵军相信他孙兴旺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却不知道他为何要如此。

但赵军没有往回返,因为他想起了孙兴旺说的话,想必孙兴旺当时说的不是狗,而是这一百块钱。

“小弟呀。”赵军决定今天先这样,以后有机会再来看孙兴旺,于是他直接抽出一张大团结,递向车下的解臣说道:“我就不下去了,你看着给买点东西吧。”

他得在车上看着青老虎,所以买东西的事就交给了解臣。

“哎!”解臣答应一声,伸手接过大团结,和李如海一起往小卖店里走。

俩人刚进屋,便有一人穿着黑棉袄、带着狗皮帽子匆匆赶来。在掀小卖店门外的厚棉门帘时,他往车上看了一眼,当看到赵军怀里的狗时微微一愣,但紧接着就进了屋。

在他进屋时,解臣、李如海正在柜台前买东西。

一到冬天,农村彻底没有活儿了,人们大多都喜欢聚在小卖店、豆腐坊里唠嗑、打牌。

此时这屋里,有打扑克的,有看小牌的,还有下象棋的,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活动室。

那个穿黑棉袄的人一进屋,便凑到打扑克那堆里,问道:“孙少文呢?”

问了一句后,此人又问道:“回家卖狗去啦?”

“卖鸡毛狗啊?”旁边看牌堆里有人笑着应道:“他特么又输了,输特么毛干爪净的,回家上他爹手里抠钱去了。”

“那这回他妥了。”黑棉袄道:“他爹给狗卖了,手里又有钱了。”

“啊?”这时,那下象棋的持红者回头问道:“孙兴旺真给狗卖啦?”

“你看外头那车!”黑棉袄指着窗外,道:“一个小伙子抱那狗搁车上呢。”

“啊?”众人闻言,纷纷往窗外张望,有人说道:“孙兴旺能舍得卖他那狗吗?不能是让人偷了吧?”

听他这话,在柜台前等着老板娘称槽子糕的解臣猛地一回头。

而就在这时,只听一人说道:“谁能偷他家狗啊?他家那狗,孙兴旺要不吱声,你动弹它,它不咬死伱呀?”

“就是呢。”一人接茬道:“是去年?还是前年呐?永安屯儿那王大卵lǎn子,上咱这儿擓特么的孙二牤子他媳妇,就不咋惦记上那狗了。他看孙兴旺不拴狗,就扔块干粮给那狗从院里逗扯出来了。完了么,赶那狗低头吃东西,他拿绳子往狗脖子上一套,寻思能给狗牵走呢,没成想,好悬没让那狗给卵子籽儿掏出来!”

听到这话,解臣惊讶地看向李如海。

这年头,不少人家的狗都是散养。而偷狗也简单,就像那人说的,拿干粮把狗从院子里引诱出来,然后拿绳往狗脖子上一套。被绳拴住脖子的狗,人往哪边牵,它就往哪边走。

这招对大多数的狗都好使,但解臣想问的是,那王大卵子是谁?

可此刻的李如海根本没顾得上解臣,他回身看着那说话的几人,一双眼睛黑亮、黑亮的,小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瞅你们说那玩意说的!”这时,黑棉袄冲窗外一扬头,道:“你瞅人家开那车,人家得啥条件呐?还至于来偷狗么?”

“将军!”下象棋持黑者,拿起自己的七路砲,隔着红棋的过河兵,打了红棋的三路相,把那枚相拿在手中,说道:“那孙兴旺以前多nb呀?这媳妇儿才走两年,就混成这逼样儿了。”

“那能赖他么?”持红者落相飞黑砲,道:“他家老四,一天特么是正经事儿就不干,还给人拉帮套……哎?”

正说着,持红者看向对手,道:“这特么不整死我了么?”

此时黑棋七路还有一砲,隔着红兵再打红棋底相,造成红棋老帅闷宫绝杀,此为双杯献酒。

持黑者哈哈一笑,右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连点棋盘上那枚黑砲,笑道:“傻眯了吧?”

“去你妈蛋的!”持红者笑骂一声,被后进来的黑棉袄轻轻一推,道:“起来,我跟他杀一盘。”

黑棉袄坐下后,跟对面对手互交棋子、重新摆盘,楚河与汉界,两军再交兵。

而在那看小牌堆里,一老头皱眉说道:“我就说呀,那孙少文以前也不这样啊,这两年咋的了,你说?”

“那是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