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洞。

洞天世界。

菩提盘坐莲台,静静翻阅着秦尧呈上来的《大品天仙决》秘籍。

他翻阅速度并不算快,往往十到二十息间才会翻动一页,显然是在边看边思索。

好在大品天仙决的册子也不厚,不到一个时辰,他便翻阅至秘籍的最后一页,双手合上这簿册,抬眸望向站在自己身前的开山大弟子:“这功法有缺陷啊。”

秦尧点点头,坦然相告:“是,若无意外,速成之后,当受三灾。不过弟子身上的缺陷被三皇联手填平了,不用担心雷火风三灾降落。”

“三皇也不是开善堂的,不可能白白帮你。”菩提询问道:“你付出了什么?”

秦尧对此毫无隐瞒:“弟子答应三皇,封神成功后,以自身所有功劳,换取一条天规政策,即仙人无故必须飞升,飞升后无诏不得下凡。”

菩提感慨说:“他们合该被人族庇佑啊,至少懂得为天下苍生谋些福利。”

秦尧一怔,道:“师父是不是说反了?应该是三皇庇佑人族吧?”

菩提摇头:“没说反,你想想人族对人王的加持就理解了。”

秦尧恍然。

“你这实力终究还是差了些,只能运筹帷幄,无法斩将夺旗,不说面对多么厉害的敌人,碧游宫中的随侍七仙,随便来一个就能让你束手无策。因此当务之急,还是尽快修出三花,早日聚顶。”菩提悠悠说道。

秦尧躬身说道:“请师傅指点。”

菩提沉思道:“正常情况下,即便是你这大品天仙决可以速成,想要从修出三花走到三花聚顶这一步,少说也得三百年苦功。而这却已经是很恐怖的速度了,毕竟普通妖类,苦修五百年才化形,再修五百年方成仙的案例比比皆是。”

秦尧道:“别说是三百年了,就是三十年后成道,封神之战也结束了,求师父赐我非正常修行之道。”

菩提由衷地说道:“你太贪心了,换做是旁人,听说三百年即可三花聚顶,怕不是要欢喜疯了……”

秦尧一脸无奈:“弟子已退无可退。”

想起他对三皇的承诺,饶是菩提也不敢说让他随便退,出了事情自己撑着。

圣人之下皆蝼蚁是定则没错,但三皇,位格并不在圣人之下啊。

即便是圣人中的第一人太上教主,也不敢说三皇是蝼蚁!

“那就只能继续走捷径了。”

菩提说道:“捷径有千万条,但绝大多数,可以说九成九的捷径,都有隐患,真正无隐患的捷径,屈指可数,千难万难。

你这天命福缘还不错,一路走来,贵人众多,得贵人相助,即便是每每遇到奸人算计,也往往能够逢凶化吉。

基于此,为师告诉你一条捷径,能不能走通,就看你自身造化了。”

秦尧躬身说道:“请师傅指点。”

菩提微笑道:“三花为天地人三花,通过天地人这三个字,你能想到什么?”

秦尧实不知他指的是哪方面,便只能思索着回答:“弟子想到了三界。”

菩提:“然后呢,还有吗?”

秦尧沉吟道:“天帝,人皇,冥帝。”

“还有吗?”菩提继续问道。

秦尧从宏观转向微观,从大处降落小处,开口道:“精气神?”

见他始终没说到点子上,菩提摆手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些,而是三书,天地人三书。申公豹,三书是哪三书?”

秦尧心说:三叔是二叔的弟弟,四叔的哥。

不过犹豫了一下,他终究没敢在对方面前逗乐,毕竟这老神仙可不是九叔……

“回师父,三书是天书《封神榜》,地书《天地宝鉴》,人书《生死簿》。”

菩提微微颔首,道:“没错,封神榜如今在姜子牙手中,地书如今在镇元子手中,而人书原本,则是在酆都大帝手中。

你若想三花速成却无隐患,可凭借三书修出三花。

以你和姜子牙如今的状态来说,略施手段,获得天书使用权应是不难。

师父我可以为你写一封信给镇元子,拜托他让你一观地书。

至于人书生死簿,就得靠你从头开始的努力了。”

秦尧躬身拜道:“请师傅赐我观三书成道之法。”

“你这本经不错,以后就继续修行吧,为师今日便传你《观法》,如钥匙开锁,可在你眼前打开一切玄奥之门。”菩提抬手指向秦尧,凝声说道。

随着他略感冰凉的手指点触在自己眉心,秦尧意识刹那间来到自己神国领域内,只见虚空中不断浮现出一行行字符,看着这些自动生出的字符,他眼前仿佛看到了盘古开天,鸿蒙初辟,世界孕育出无量神魔……

观法。

观为核心,是观念、观想、观行、观察、观门,观心的总称。

是看,又不是看;是想,又不是想;非要为其定义的话,便如菩提所说,这就是一把钥匙,能解开世间真理之锁。

不知过了多久,秦尧倏然清醒,眼前画面逐渐虚幻,但见周围仍旧是自己的神国景象。

默然片刻,他低头看向莲台,顷刻间,无数信息闪现在他面前,任由他读取。

这是业火之道,是业火红莲天生法则,却被他一眼望穿。

如此观法,着实恐怖。

不多时,秦尧强行终止观法,意识退出神国,满脸诚挚地说道:“谢师父赐法。”

菩提摆了摆手:“这是我应该做的,否则什么都无法给你,这师父当的岂不是有名无实?”

说着,他将不知何时写好的一封信递送至秦尧面前:“这便是为师写给镇元子的亲笔信了,你可随时携带此信前往五庄观求见那老头儿。”

秦尧双手接过信封:“师父大恩,弟子铭记于心。”

“恭维的话就别说了,随为师一起光大方寸山即可。”

秦尧忍俊不禁:“是,师父。”

菩提微微颔首,道:“赶紧去碧游宫还了诛仙阵盘吧,这东西就是加了蜂蜜的砒霜,看着甜蜜,实则要命。对了,万不可用观法观望阵盘,一念之差,便是万劫不复。”

秦尧敛去笑容,恭声说道:“弟子遵命!”

说实话,就这么将阵盘还回去,他是有些可惜的,甚至是有些心疼。

诛仙阵盘加通天的剑道传承,这特么什么概念啊?

大抵是只要他修成了三花聚顶,便能冲击孔宣的那种圣人之下我为尊的强大境界。

但这不兴乱学,学了就要承担后果。

三皇不是开善堂的,通天就更不是了。

相对而言,三皇的因果甚至还好还一些,因为混沌钟的价值毕竟在轩辕剑以上,且三皇私心不重,就连要求都是为了全人类。

而通天老叔就不同了。

自己接了他传承,幸运的话,老叔藏一手,护自己一下,让他在封神之战后为截教收拾烂摊子,重振截教,然后和一群变态掰头。

不幸运的话,万仙阵的时候自己就得顶上去,然后被天地大势给拍死……

另外,留着阵图,想着离开时再学,将麻烦留给申公豹也不行。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