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尧眨了眨眼。

任婷婷神情坚定。

“你太冲动了。”秦尧真诚说道。

任婷婷摇摇头:“没有,这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秦先生,我不知道你那里有多少资金,但不管有多少,再加上我这里有的,我们便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开局面。”

秦尧无奈:“我上次就给你说过,我做城隍庙市场不是为了赚钱。哪怕是一直赔钱,我也会一直做下去,你拿着任家基业跟我拼实在太冒险。”

任婷婷道:“如果我祖父不冒险,他就会一辈子在地里刨食儿,一辈子清贫。

到我父亲这一辈,他是一点风险都不肯冒,只为求稳,于是我家基业稳定下滑了二十年,最终只剩十一间铺子,甚至其中至少有三到四间入不敷出。

轮到我这一辈,如果我选祖父的路,前途未知,但好在还有一线希望。

如果我选父亲的路,任府的富贵最多也就到我这一代了。

正应了那句老话,富不过三代!”

秦尧:“……”

抛开别的不谈,仅从任婷婷此刻表现出来的眼界与格局来看,她足够担任自己在城隍庙市场建设上的代理人了。

“这里有多少钱?”许久后,秦尧退了一步,不再相劝。

“接近八千块大洋。”

秦尧想了想,说道:“你拿五千,我这边出五千,合计一万块大洋,先将城隍百货开起来,带动城隍庙附近街道的发展。”

自任发离世到现在,任婷婷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了:“股份怎么算?”

“你负责日常管理工作,我负责解决黑白两道阴阳两界的麻烦,最终如果有收益的话,我们五五分账。”秦尧道。

任婷婷停顿片刻,盯着秦尧双眸:“三七吧,我三,你七。毕竟我离了你,这买卖就做不了。你离了我,还可以换其他代理人,咱们的轻重程度不一样。”

秦尧深深望了她一眼,颔首道:“也好,不过属于我的那份不用时时交数,赚来的钱再一轮轮的投入到新的建设之中。”

“我知道了。”任婷婷笑着说:“我那份也是。”

秦尧:“……”

明明谈的是工作,但不知为何,总感觉他们说的不仅仅是工作……

随后,秦尧带着任婷婷,以及任府从各个店铺抽调留下的一批忠心下属,赶赴府城,开始买地,装修,安排人手,招募新的成员,制定服务礼仪……

城隍百货由此进入紧张的筹备阶段,秦尧在新的城隍街上盯了足足半个多月,每天忙的不可开交,直到将百货商场的骨架搭建完成,并且写出了后续的发展计划,交给任婷婷将来慢慢执行,此间工作才算勉强告一段落。

当夜,三更天。

秦尧领着任婷婷走进城隍庙,将其介绍给陈老板。陈老板当着他的面承诺,世俗界的事情他管不了,但若是有不开眼的鬼神敢去找任婷婷麻烦,他来一个吞一个,来两个吞一双,绝不姑息,毫无商量余地。

秦尧要的就是他这番话,而后稍微寒暄片刻,便带着女孩离开了这阴气愈发厚重的地方。

“虽然陈老板给了承诺,但是以后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第一时间还是得去义庄找我。”将任婷婷送至她的临时住所前,秦尧嘱咐说道:“毕竟请神做事,代价太高。”

“我明白。”任婷婷重重颔首。

秦尧挥了挥手:“那就好,你早点休息罢,我回义庄。”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