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秦旭站起来,随手一召,一根一尺长的树枝就飞到了他的右手中。

左手以剑指,双手散发着青色的微光,轻轻抚过,上面的残枝枯叶顿时被削去,一个缩小版的‘三尺长剑’,在他的手中缓缓成型,随手一扔,悬浮在身前。

右手再一招,旁边树上的一根轻粗一些的一尺长的树枝断开,飞到他的手中,左手以剑指再次轻轻一抹,一把木质的剑鞘,出现在他的手中。

秦旭左手接过空中悬浮着的剑身,如行云流水似的插入右手的剑鞘之中,一切自然顺滑,严丝合缝,好像它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似的。

“给,这是你练习时用的木剑。”

秦翌睁大着双眼,看着秦旭神乎其迹的操作,一脸的崇拜,双手小心翼翼的捧过秦旭亲手制作的木剑,仔细端详,爱不释手。

“大头,看好了,我给你演练一招《基础剑法》。”

秦旭眼神一变,左手凌空虚握,屋里顿时传来一声剑鸣,眨眼之间就飞到了秦旭的左手中,好像刚才左手本来就握有一把剑鞘、剑柄、剑身通体皆是青铜炼制的宝剑。

“劈剑。”

秦旭双脚微张,与肩齐平,身体自然站立,左手持剑鞘的前端自然垂于身侧,右手轻轻的握着剑柄,右手拨剑劈出的同时,双膝微曲,身体微微前倾,等长剑停止,整个身体好像蹲在地上似的,身体的重心变得非常低。

然后秦旭缓缓的站起身,手中的青铜剑自然而然的收入鞘中。

“大头,看清楚了吗?”

游戏面板当即出现了新的消息。

“观摩秦旭演练《基础剑法》之‘劈剑’,战斗类技能《基础剑法》LV0得到少许提升。”

秦翌回忆了片刻,点了点头道:“看清楚了。”

秦旭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秦翌:“来,你来一遍。”

秦翌学着秦旭刚才的动作,一丝不苟的完全复制了一遍。

甚至连眼神,表情和呼吸,都丝毫不差。

黄老看得眼睛都直了,秦旭看后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秦旭得意的瞥了黄老一眼。

别以为他刚才没有听出黄老语气中的敷衍。

当时,他就幻想着等黄老看到大头的天赋后,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目瞪口呆!

难以置信!

惊为天人!

果然是这样的表情,哈哈……

“黄老,给大头再倒一杯养元汤。”

等秦翌捧着黄老递过来的养元汤小口小口的喝着的时候,秦旭开始教导道:“大头,你的动作模仿的非常到位,找不出一点毛病,但是,你不觉得别扭吗?那是我的身体劈剑时做出的动作,你不能简单的进行模仿,不然模仿的越像,对你的身体的伤害,剑术的修行越是不利,你要学会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进行微调,调整到最适合自己的动作。”

黄老没想到,大头才刚开始学剑,秦旭就教导大头剑招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微调了。

这可是所有学剑的人,将剑术练到一定程度,才开始做的事啊。

大头听得懂吗?

就算听得懂,剑术没有达到一定的层次,他能做的到吗?

这样教,真的没问题吗?

不过,鉴于之前在大头的教育问题上,自己屡屡失算,而公子的因材施教,却教的很好。

黄老这次学乖了,不再发表任何的意见。

秦翌听了秦旭的教导,眼神中不由透露出思索的神色,然后缓缓的点了点,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开心的说道:“原来如此,我说呢,谢谢公子的教导,我知道怎么做了。”

说着,就一大口喝完了养元汤,迫不及等的走回原位站好,再次演练起来,第一遍,秦翌微微摇头,第二遍,秦翌微微点头,第三遍,秦翌才满意的笑了。

黄老再次呆了。

这,这,这个自然顺畅的劈剑,没错了。

这正是微调好了之后,最适合大头的劈剑了。

可是,这才三遍啊。

这是怎么样的悟性啊!

妖孽,真的是妖孽啊。

黄老这次不再有一点的怀疑了。

若是以大头的慧根,都不能修成元武之道的话,那这个世上就没有人可以修成了。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