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嬉闹着,来到四合院街区。

还没等李东来拉住路人打听,早就等在大槐树下的王主任眼睛一亮,迎了上来。

一米八高的个子,古铜色皮肤,肩膀上扛着包裹,浑身散发着淳朴的味道。

这小伙子一定就是李东来。

不过,还没等王主任说话,李东来就咧开大嘴:“您就是王主任吧,我是轧钢厂的李东来,这一次麻烦您了。”

说完,李东来还不忘介绍小妹:“这是我妹妹,李小妹,今年五岁。”

“阿姨好!”李小妹很有礼貌。

“这孩子,真乖。”王主任摸了摸李小妹的脑袋,“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是尽快把你安置好,这样也不耽误明天的工作。”

然后,三人就向着四合院走去。

边走王主任边介绍四合院的情况,四合院住着二十多家人家,有一百多号人,大多都是轧钢厂的工人。

四合院是文明大院,有三个管事大爷,一大爷易中海,二大爷刘海中,三大爷阎埠贵,他们负责解决四合院内的纠纷。

最后,王主任还特别交代,在四合院中,最德高望重的是聋老太太,她是五保户,好像和轧钢厂领导关系不错。

王主任虽没明说,话里话外都透露出让李东来别得罪那些人的意思。

李东来小鸡啄米般点头,他千辛万苦来到京城,就是为了让小妹上学,还有尽快多医治更多病人,凑够积分返回后世。

和邻居们置气?不存在!

李东来的屋子位于中院,正好坐落在许大茂隔壁,对面是贾家。

打开屋子,一股潮湿的味道铺面而来,屋顶角落里挂着蜘蛛网,墙壁黝黑得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就连窗户也破了两个大洞,感觉和野外的破庙没什么分别。

得,看来要好好收拾一下了。

王主任还有工作,就先离开了。

“小妹,干活!”李东来免起袖子开始收拾屋子。

他负责清理墙面,李小妹拿着扫帚扫地,两间屋子并不大,很快就收拾得能够住人了。

李东来又跑了一趟街道办,厚着脸皮向王主任借来几张旧报纸。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留下一包马齿苋。

马齿苋在田间地头很多,泡水洗脸可以澹化色斑消炎祛痘。

把旧报纸湖在窗户上,这个小家总算像回事了。

小妹把被子铺好了,兄妹两个盘腿坐在床上盘点家当。

金钱二十块五毛钱,棒子面二十斤。

棉被两双,褥子两套,铁锅一口,旧煤炉一台,乱七杂八的草药一堆,四方桌一张,断腿椅子一把。

就这些了,这就是李东来和李小妹的全部家当。

好在,明天就能上班了。

只要转正,定了工资级别,好日子要来了。

两兄妹相视一笑,开始忙活晚饭。

晚饭依然是棒子面粥,只是李小妹不太会用煤炉,李东来不得不亲自教她。

“你看,把下面的塞子拔了,然后把铁锅坐在煤炉上,这样就行了。”

李小妹:....

虽都着嘴显得不服气,李小妹心里还是乐开了花。

煤炉就是比大锅台好用,不用往里面填柴禾。

烧柴禾可不是个好活,烟熏火燎的,还有很多灰尘。

城里人就是会享受。

李小妹蹲在煤炉前,双手托着小下巴,红彤彤的火焰在乌黑双眸中跳跃,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大大的问题。

煤球是不是要花钱买?

1分?2分?

要不,还是在屋里盘一个大锅台吧。

...

铁锅冒出白烟,清水咕都咕都冒泡,李小妹收敛思绪拿着碗搅合棒子面。

门外传来敲门声。

李东来拉开门,看到一个收拾得很利索的大妈站在门外。

...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