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赤脚医生第10章吃独食的傻柱

第一车间内。

傻柱被突然闯入的人吓了一跳,待看清楚来人的长相后,顿时冷下脸。

“贾旭东,你小子故意的吧!”

“我,我,我刚才在开玩笑。”贾旭东好像有点害怕傻柱,他讪笑了两声,又若无其事的晃悠着出了车间。

傻柱看着贾旭东的背影,啐了一口吐沫,“呸,秦淮茹长得如花似玉,嫁给这么个软蛋,糟蹋了。”

李东来正在安装弹黄,手指头顿了一下,弹黄缓缓收缩一下。

他低下头又快速安装起来。

郭大侉子讨好傻柱:“就是,贾旭东简直就是个废物,进咱们轧钢厂将近五年了,还只是一级钳工。每年技术比武都是全厂倒数。

咱一车间是轧钢厂的标杆车间,如果不是有易中海护着,刘明义早就把他踢出一车间了。”

“易师傅和贾旭东的父亲当年在一起工作过,感情很深,才会收贾旭东当徒弟。”傻柱不愿意别人说一大爷坏话。

...

看来秦淮茹这个城市丈夫,不但是个妈宝男,还不受工友们的欢迎。

不过这似乎与我无关,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京城扎下根,把妹妹抚养成人。

静下来心来的李东来手脚很利索,片刻之间就组装好了。

“好了,这些材料也就只够做三个捕兽夹子。”他站起身,神了一个懒腰。

捕兽夹子是钢板锻造,外形和老鼠夹子差不多的金属物件,它中央安装有一根寒光闪烁的钢钉,由卡扣和弹黄连在一起。只要把捕兽夹子放在草丛里,并在里面放上食物,野狼路过就会被夹到腿。

看着工台上的捕兽夹子,李东来摇摇头。

郭大撇子提供的材料不合用,真正的捕兽夹子,能把野狼的腿夹断。

“让我看看!”傻柱拉开捕兽夹子,找了一根钢棍伸到夹子下面,轻轻触动机关。

“卡叱!铛!”

寒光闪烁,傻柱吓得后退了一步,抽出钢棍,上面赫然有一个坑洼。

他忍不住吞咽口水:“嘶,这老鼠夹子,也太厉害了吧!”

这话让郭大侉子摸不着头脑:“何师傅,你不是说这是抓兔子的吗?怎么变成老鼠夹子了?”

傻柱意识到自己说露了嘴,也懒得解释,眼睛瞪大狡辩:“抓老鼠就不能抓兔子了吗?”

“你小子还想不想吃兔子肉了?”

“想...”郭大侉子也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可是对这个混不吝也没有办法。

只能当做白忙活一场。

...

出了车间,李东来和傻柱在花坛旁站定。

还没等李东来说话,傻柱就讪笑道:“东来哥,把三个老鼠夹子都给我,我保证把抓到的老鼠分给你。”

“没事,反正这个主意也是你出的,我算给你帮忙,以后挣到钱,记得请我喝酒就行。”李东来也算看透了,这个混不吝压根没有把老鼠分给自己的打算。

与其和他争执一番,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中午打饭的时候,也能多赚点菜。

日积月累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李东来只能强忍下这口气。

没办法,形势逼人,在正式转正前,必须小心做人。

在李东来看来,红星轧钢厂就是一个小型社会,里面的人形形色色,各种关系网错综复杂。

就拿眼前这个厨子来说,依靠一手好厨艺,能和厂领导说得上话。

如果他有坏心思,那么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能给只是一个小‘实习生’的自己带来巨大麻烦。

前世的经验告诉李东来,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像这个厨子,就是一个标准的小鬼。

算了,忍一时海阔天空,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妹妹着想。

李东来觉得自己越来越有阿q的精神了。

...

“东来哥,你这哥们够义气,真能处!”傻柱喜得竖起大拇指,抱着老鼠夹子就往四合院奔去。

早一点抓到老鼠,就能早一点去领赏金。

...

傻柱刚走到四合院门口,就碰到了准备去教课的阎埠贵。

阎埠贵是红星小学语文教师,学校里有食堂,阎埠贵却每天中午回家吃,因为不在学校用餐,学校每天会发放1两全国粮票作为餐补。

全国粮票里有油,1两全国粮票可以换1.2两地方粮票。

阎埠贵看到傻柱低着头勐冲,怀里还抱着乌黑发亮的玩意,心中一动:“雨柱,你怀里的东西,让三大爷看看。”

“看?看到你眼里,怕是拔不出来了!”傻柱下意识的抱得更紧了,“告诉你,这是我赚钱的家伙。”

“赚钱?”阎埠贵眼睛亮了,快步跟在傻柱身后:“啥赚钱的门路,带三大爷一个吧?”

阎埠贵日子很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