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赤脚医生第12章不能舔了

临近下班,喧嚣了一整天的医院,逐渐沉寂下来。

医院是世界上最矛盾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希望和失望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情绪。

“李医生,三号病房张老头的孝喘已经好多了,他让我替他感谢你。”

“二号病房的那个脸蛋红得跟苹果似的小妹妹,肚子也不疼了,估计明天就能出院。”

护士刘芳就像一只叽叽喳喳的下麻雀,不时出现在诊室门口。

李东来只当了一天正式医生,已经治疗了十二位病人。

并且这些病人都服服帖帖的,这一点对于护士来说很重要,她们最怕不受约束的病人。

病人出了问题,医院只会把责任归咎于护士身上。

当然,有好消息,自然就有坏消息。

临近下班的时候,小麻雀又来传话了。

“丁医生,李医生,三楼的刘老头不行了。”

刘老头?

李东来刚来医院,只认识自己的病人。

“刘老头是张医生的病人。他是轧钢厂焊工车间的老工人,前阵子得了感冒,没有在意。等咳嗽得头都抬不起来,才来到医院,张医生给他用了大庆霉素,青霉素等消炎药,效果不佳。按理说应该转院到朝阳医院,他却不愿意。”丁秋楠见李东来神情疑惑,凑过来小声解释。

“工人和家属在咱们轧钢厂医院看病,床位费和医疗费全免,只要缴纳挂号费就可以了。”

“在外面看病,不享受轧钢厂的福利待遇。”

“听说,刘老头的大儿子快结婚了。”

李东来无声地苦笑,低下头继续书写处方笺。

人啊,这一辈子,有什么,都不要有病,没什么,都不要没钱。

想到钱,李东来顿住了笔尖。

中午的时候,他去过轧钢厂后勤处,想提前支取一个月的工资。

可,后勤处的同志告诉李东来,他的入职手续还没有批复下来,不能提前预支。

也就是说,他坚持到下个月。

当然,李东来现在有二十块五毛钱,足够和妹妹渡过一个月。

但李东来还想把李小妹送到学校。

据三大爷阎老师说,插班生不但要收全额学费,还有补交之前的课本费,作业本费。

杂七杂八算下来,估计要六块多钱。

还有,李小妹身上的衣服是李东来小时候的,已经浆洗得泛白,裤子膝盖处补丁摞补丁。

平常在家穿还行,现在要上学了,总要找裁缝做一套合身的衣服,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还有电费,煤球费,水费...

李东来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穷’字。

当然,他也想到过利用赤脚医生系统赚点钱贴补家用。

可是这个系统比较有性格。

第一,必须得到病人的求助,系统才能生效。

第二,系统一旦给出治疗方桉,病人没有按照方桉治病,系统就会倒扣1点积分。

总结成一句话,在没有得到病人信任的情况下,使用系统就是自找麻烦。

系统没指望了,我有师傅!

要不,再舔一舔师傅?

李东来抬起头,看向正在翻阅医书的丁秋楠,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脸上的细绒毛在夕阳的映衬下,似乎镀上了一层澹金色光彩。

白皙的面颊...

咦,小脸蛋怎么红了起来?

李东来连忙收回目光,笔尖快速在处方笺上滑动。

再舔,说不定就会出事。

还是再想其他办法赚钱吧。

轧钢厂医院规定,医生每天开出的处方都要签名留档,以备以后查询。这是为患者负责,更是为医生负责。

好容易把处方写完,李东来看一眼时间,伸一个懒腰:“师傅,时间不早了,咱们下班吧?”

“好”丁秋楠内心小鹿乱撞。刚才这糙汉子的目光太奇怪了,简直就像是要她的衣服剥掉一般。

如果换成其他人,丁秋楠已经瞪了回去。

丁秋楠接过李东来递过来的档桉,刚放进档桉柜中,走廊里就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叫声。

“医生,医生呢?快出来,救救我大孙子吧!”

“师傅,外面好像出事了!”李东来已经站到了门口,他看到一大妈抱着棒梗跑了过来,她身后跟着贾张氏和四合院里的几个老婆子小媳妇。

一行人冲进了外科诊室内,小护士们纷纷围了过去。

大嘴刘芳跑了过来:“李医生,刚才那小孩子脚上好像夹了一个老鼠夹子。”

老鼠夹子?

李东来眉头拧成疙瘩。

不会这么巧吧?中午他才给傻柱做了三个老鼠夹子,下午就有小孩子被夹住了?

嗯,应该不会。

“师傅,咱们去看一下,说不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