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意思的揉了下脑袋。

他伸出手把傻柱拉起来,顺便帮他弹去裤子上的灰尘。

“来,我找你有事。”

傻柱似乎很紧张,不时左顾右盼,见没有人看到,拉着李东来进了他家里。

“有啥事,赶紧说,我还要回去看小妹。”李东来被傻柱的举动搞懵了,特别是当傻柱一进屋就关上了门。

他下意识的前脚微侧,做了一个防御动作。

在李东来惊疑的目光中,傻柱一屁股坐在了床上,捂着脸沉声说:“东来哥,咱们有麻烦了,天大的麻烦。”

“嗯?”

“一大爷告诉我,你做的老鼠夹子,把棒梗的脚夹断了。”傻柱勐地抬起头,盯着李东来。

我做的老鼠夹子?看来这事情真是巧了。

不过,傻柱这话好像是要甩锅。

李东来笑道:“雨柱兄弟,你这话就有意思了,中午的时候,你亲口告诉我,老鼠夹子完全归你。”

“现在出了事,你又想把我拉下水。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合适。”

他语气平缓,却字字珠玑,让傻柱尴尬得嘴巴张大,说不出话。

他下意识的想耍以往那套混不吝,把事情赖到李东来身上。

可是想到老鼠夹子的来历只有三人知道。

他自己,李东来,郭大侉子。

郭大侉子绝对不敢承认老鼠夹子的真实来历,除非他想被一车间开除。

即使李东来承认老鼠夹子,棒梗毕竟实在自己屋里被夹到的。

看来,想把李东来拉下水,很难。

傻柱本来只是想吓唬一下这个农村来的小医生,让他乖乖承担部分责任。

见李东来不就范,他也只能放弃这个想法。

傻柱尴尬的笑:“东来哥,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

“你是医生,见多识广,能不能帮兄弟出个主意?”


本章已完 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