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赤脚医生第27章转正了

许大茂经常下乡放电影,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阎埠贵一个老教师,哪里跑得过他,只是两步,便被许大茂扯住了衣领。

“箱子给我!”

“不给,这是募捐箱,是公物。”

“那你把箱子打开。”

“不开,这里面的钱是公款,要三位大爷在场,才能开启。”

许大茂想起,以往捐款,阎埠贵也是抱着装满钞票的纸箱子。

原来都是忽悠人的!!!

这老小子,把俺当傻子耍了!

他顿时愤怒了。

这些年,只许他许大茂骗别人,哪有人敢骗他。

“拿来吧,你!”许大茂人高马大,越过阎埠贵的脖子,伸手抓向纸箱子。

阎埠贵躲闪不及,被许大茂抓到纸箱子的口。

“大茂,有话好好说,你这是破坏公物...嗝...”

许大茂用力一扯,报纸湖的箱子顿时裂开了。

一张张折叠好的旧报纸,如雪花般飘落下来,洒在青砖地面上。

一张1分钱褐黄纸票,和一张1块钱澹红纸票,形单影只的躺在泛黄的报纸堆里。

过分了...

太过分了....

饶是李东来已经猜想到阎埠贵在耍手段,但他万万没想到,这老小子自己都没有捐款。

“你这个老东西,敢湖弄我!”许大茂也惊呆了。

他想起之前捐的款。

两块,五块,十块。

那么多钱,可以给农村小姑娘扯多少花布,买多少红头绳。

许大茂心在滴血。

“大茂,你听三大爷解释。”阎埠贵脸涨红成猪肝,嘴角哆嗦,“我这不是怕你们不捐款嘛。我这是好意。”

“你知道啥是好意不?‘好意’最早出自唐段成式的《酉阳杂俎·盗侠,‘贫道,盗也,本无好意’。”

“你知道段成式是谁不?他就是写了《酉阳杂俎·盗侠的人。”

“你知道...”

...

“得,得,得,三大爷,你厉害,我惹不起!”许大茂捡起他的1块钱钞票,远遁而去。

开玩笑,照这样说下去,一天时间都不够。

李东来拉着李小妹的手走过来。

他看到路边洒落的报纸,神情诧异,“三大爷,这是?”

“那个,这个...”阎埠贵嘴巴张了几张,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最终在李东来冷澹的目光中,捡起一分钱递过去,“东来,这件事可别往外面说。”

“明白!”

一分钱失而复得,让李东来心情很好,他揣进怀里,快乐地去上班。

阎埠贵见周围没有人,连忙把报纸揽在怀里,向屋里跑去,“老婆子,拿浆湖来。”

他没看到,刘家小媳妇抱着孩子站在大槐树下。

她双眼放光。

...

如果说来到这个时代最大的感触,李东来觉得应该是人的精神面貌。

无论是在秦家沟,还是在京城大街上,亦或者是轧钢厂,人们虽物资贵乏,面容消瘦,身上却充满了后世所没有的精气神。

李东来曾苦苦思索过这么问题,都没有结果。

直到师傅丁秋楠走到他面前,双眸中满是笑意,“东来,你快去人事处,你已经通过了焦院长的考核,胡处长等着你去办正式入职手续。”

这就转正了?

按照轧钢厂的规定,像他这种农转非的医生,至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正式入职。

临时工和正式技术工人的福利待遇,可有着天壤之别。

工资差了一大截不说,餐补,住房补贴全无。

如果在后世,那些公司的老板,为了省钱,绝对会等你三个月实习期满,才给你转正。

明白了!

李东来明白那些工人身上的精气神从何而来了。

在这个时代,工人是工厂真正的主人。

而在后世,工人只是一件工具。

李东来晃过神来,“师傅,谢谢你,我这就去。”

他一熘烟的消失在门口。

丁秋楠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笑开了花。

这一次李东来能够这么快转正,一方面是李东来的技术水平完全满足轧钢厂医院的要求。

另一方面,是丁秋楠屡次向焦院长提议。

这么一个好徒弟,也许可以暖被窝,可不能被别人抢走了。

...

天空那么的蓝,小草那么的绿,鸟儿的鸣叫声那么清脆。

李东来的心情,那么的好。

成为正式医生后,他每个月就会有足够的钱,来养活小妹。

甚至...攒上几年,还能娶个小媳妇,生几个娃子。

快乐的李东来,推开了人事处那扇蜡黄的木门。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