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赤脚医生第30章小酒馆

李东来把自行车扎在小酒馆的门前,打量一番周围的环境。

这是他前些年在山上打猎养成的老习惯。

山上的树林里隐藏着野狼,草丛里隐藏着毒蛇。

不小心一点的话,有几条命都不够丢的。

小酒馆和后世的酒吧有很大区别,这是一处宅院,院门古香古色,屋檐的青砖绿瓦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温暖光泽。

旁边悬挂着公私合营的木制铭牌。

灰黑色围墙上白灰粉刷有‘大干特干’的标语。

嗯,有后世农家乐的味道。

“东来,别愣着了,快进去吧,焦院长他们都等着。”

在丁秋楠的催促下,李东来跨过高挺的门槛,进入宅院内。

大厅里摆着十多张四方桌,前部靠墙的位置是朱漆斑驳的柜台。

柜台后摆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大酒缸。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酒香味,客人们围在四方桌前品着美酒,高谈阔论。

这样的喧嚷富有生活气息。

“几位,吃点什么?”

私方老板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同志。

她身穿白色旗袍,乌黑长发简单束缚在身后,一双大眼睛乌黑明亮。

她白皙面颊上漂浮着的澹澹微笑,一下子把昏暗的小酒馆照亮了。

丁秋楠看到李东来目光有点支棱,下意识地挡在他身前,笑着说:“徐经理,我们是红星轧钢厂医院的,焦院长已经定好了位子。”

“医院的同志,这边请。”

徐慧真伸手把几人请到了后面的包间里,里面焦院长和几位医院的领导等待已久。

“经理,上菜,上酒。”

虽有上级领导在,同志们却一点也不拘束。

在医院这种人命关天的地方,技术高超的医生最大。

小酒馆的菜肴一般,就拿腰果鸡丁来说,腰果咬上去一点也不咯嘣,鸡丁也不嘎吱。

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肉丁。

酒倒是不错,喝上去有点二锅头的味道。

自酿的酒虽不上头,半斤下去李东来依然面红耳赤。

这时候丁秋楠摆出了师傅的架子,开始为他挡酒了。

丁秋楠看上去很文气,说起话来却如钢豆子般‘铛铛’作响,李东来才幸存下来。

出了门,风冷一吹,李东来差点吐出来。

这帮人还真能喝!

李东来清晰的记得,徐经理一共续了五次酒,陶瓷酒壶,每次差不多一斤。

平均下来,每个人喝了半斤酒,尤其是医务科的那个张处长,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同志,用搪瓷缸喝酒竟然是一饮而尽,最后还把焦院长喝趴下了。

真是妇女同志能顶半边天。

“你没事吧。”丁秋楠见李东来弯着腰,她连忙用粉拳轻捶李东来背部。

“没事,走,我送你回家。”李东来强压住呕吐感,直起身就要去推自行车。

开玩笑,一个女同志都比自己喝得多,丢脸呀!

丁秋楠见李东来走起路来摇摇晃,连忙把他扶住,“你这个样子,还怎么送我。”

她扭头看向身后,那些同事们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帮家伙,诚心的吧。

丁秋楠扭捏了一下,雪白皓齿轻咬嘴唇,低声说,“还是我把你送回家吧。”

“我记得你住在四合院,是不是?”

“你送我?”李东来这时候已经好多了,连忙摆手,“没事,还是我送你。”

开玩笑,被人看到被一个女同志载着,以后都不用见人了。

“你真没事?”

“真没事!不信你闻闻。”

“讨厌,谁要闻你呀。”

半推半就中,丁秋楠坐在后座上,揽着李东来的腰,向丁家奔去。

此时,太阳早已沉睡,漆黑笼罩大地,街道上光线昏黄。

李东来身上散发出澹澹酒味掺杂着男子汉的气息,让丁秋楠沉醉了,她不由自主的小脸蛋靠在那宽广的背上。

李东来感觉到丁秋楠呼出的热气,浑身肌肉僵硬了,他深吸一口气,让纷乱的思绪平静下来,蹬着自行车穿梭在这个不属于他的年代。

丁家位于京郊,是一栋独门独户的小别墅。

小别墅的门口,丁母站立在路灯下望眼欲穿,她心里焦急万分。

这么晚了,秋楠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昏暗的灯光中,丁母看到一个高大身影骑着一辆女式自行车奔过来。

丁母揉揉眼,车子把上绑着的澹蓝色手帕,这不是俺家秋楠的自行车吗?

她正要上前询问,李东来看到了她,低下头小声说,“师傅,前面的大妈是不是伯母?”

对于丁秋楠母亲的称呼,李东来感到头疼。

按照辈分排,应该称呼她为祖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