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铿锵有力的话语落下的时候,大会场中,大部分的人都被震撼到了。

如果说错误可以说是失误,可以是cern的对撞机性能不够没有捕捉到‘夸克团"、‘胶子"与‘虚空场"三者中存在的破缺效应。

那么漏洞则就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意思了。

今天能坐在这里的学者,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人才。

哪怕是跟着自家导师一起出来见见世面的‘混子",放到普罗大众眼中那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天才。

徐川的话,在大部分学者的眼中,无疑是在指控cern的验收数据存在造假的情况。

对于学术界而言,忌讳的事情是学术不端,但是又不仅仅是学术不端。

而若要论各种学术不端中最为严重的,毫无疑问是学术造假。

这是科研界最为严重的违背科学伦理的行为。

无论是伪造数据、篡改实验结果或者不当引用他人成果等,都是科研界和学术界最大的忌讳。

因为对于学术而言,所有的成果应该建立在真实、客观和诚信的基础上。

任何形式的学术不端都会对学术领域造成严重的伤害。

尤其是造假。

这不仅是当事者一个人的事情,更是会影响整个学术界。

首先,学术造假严重损害了学术界的声誉和外界的信任,每一次的曝光,都是对当事人、学术界、乃至对应的机构、国家的严重损伤。

就比如前几年的时候,《肿瘤生物学》107篇华国论文被撤稿事件,不仅仅是相关人士的的声誉遭受了极大的打击,就连华国在外的声誉,都被连累到了。

以至于后面生物学领域的其他国家学者看华国学者,都会带有一丝怀疑。

当然,这也怪不得别人,这种组织性的造假事件,性质实在是太过于恶劣。

此外,科研成果的造假,不仅会造成科研资源的浪费,更会阻碍科学技术的发展与进步。

就比如14年的时候,被小岛国称为“国宝”、“岛国居里夫人”的小保方晴子轰动世界的“万能细胞”stap细胞学术造假案。

因为万能细胞的重要性,引起各国生物医学领域众多科研人员的重视,纷纷投入了人员进行复刻验证。

这种行为不仅浪费了有限的科研经费,导致其他研究者在这些研究方向上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却一无所获外,还使得相关领域的研究成果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受到质疑,从而影响了科学知识的积累和发展。

毕竟科学研究的目的是发现新的知识、解决实际问题和推动社会进步。

一旦出现学术造假,就可能导致错误的研究方法和技术得到推广,进一步加剧科学发展的困境。

就如同这次强电对称破缺的耦合常数的验证工作一样。

如果没有眼前这位徐川教授,物理学界恐怕将陷入一场万劫不复的危机中。

因为强电对称破缺的耦合常数的预言是强电统一理论的核心预言数据,而强电统一理论又是标注模型的基石。

对于当代物理学界来说,标准模型就是理论上的大厦,它容纳了四大力中已经发现的整整三个。

一旦这栋大厦出现了严重的错误,对于整个物理学界的影响可想而知。

如果没有徐教授指出这份错误,在未来恐怕至少长达数年,甚至是数十年的时间中,物理学界都可能笼罩在这份阴影中。

这甚至有可能会导致未来一些其他的成果或发现因为不符合强电对称破缺的耦合常数的验证数据而被否决。

对于物理学界来说,这将是一次无比重大的打击!

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人发现这次错误,那么物理学界,至少理论物理学界的头顶上,将笼罩着一片遮天蔽日的厚重阴云。

.......

报告台上,在简单的阐述了强电对称破缺的耦合常数的重新验证工作后,徐川也进入了正题,配合身后的大荧幕,开始进行验收报告会。

台下嘈杂的讨论声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台上,徐川将这段时间crhpc的工作、实验数据分析等相关的工作进行了详细的报告。

一张张的达里兹图和一份份的实验数据不断的在所有人眼眸中划过。

“......在17tev能级以上的对撞实验中,多夸克构成的夸克团在夸克禁闭失效时,夸克粒子与胶子的异常能级痕迹是物理学界此前从未发现过的。”

“从实验分析数据来看,这个过程中存在着一个能级涨落的现象,即维持强相互作用的胶子率先出现能级跌落,随后消失。而在夸克粒子获取到足够的能级重新形成夸克团的时候,胶子能级暴涨,重新引导强相互作用。”

“基于此,我们可以在理论上进行推导,在实验对撞能级达到一定程度时,夸克禁闭现象促使新的夸克团生成的过程中,胶子并非一成不变的。”

“它们或许前往了某个神秘的能量场,从中再度获取到了足够维持强相互作用的能量。”

“而逸散的衰变痕迹......”

坐在大会场的前排,爱德华·威腾认真的听着这场验收报告会。

强电对称破缺的耦合常数的重新验证所产生的实验数据和达里兹图已经完成了报告。

从那详细无比的分析数据和达里兹图来看,最后的赢家无疑是crhpc。

他们已经找到了足够的证据,证明cern那边福克斯·海尔教授的分析数据是有问题的。

而现在,徐川所汇报的是这次重新验证过程中所探索到新现象--高能级对撞实验中,夸克团、胶子与虚空场的破缺效应!

相对比前者来说,无论是他,还是其他此刻坐在这里的学者,都对这份理论更感兴趣。

科学家喜欢谜团!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探索未知更感兴趣了。

坐在爱德华·威腾的身边,弗兰克·维尔泽克认真的听了一会后忽然感慨了一句说道:“真是难以想象!”

“嗯?”

闻言,威腾诧异的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解。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