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王宇就起床了,简单买了几个生煎后,直接开车去虹桥总部。

公司一般每个月月初时候选第一個礼拜的周六开区代经理会,魔都、浙省两个大区范围内所有的部门经理都会赶回总部开会,总结上月业绩,接受本月任务指标。

其实上半年时候危机就已经显露,原本制定的半年度任务到目前为止完成70%还不到,现在已经7月份,这次会议给王宇留下了很深刻记忆。

他记得当时会议开到一半时候,因为ZJ一个区代经理在用手机发信息,赵明瑄在会上发飙,当场解除这个经理的职务。

随后会议结束时,赵明瑄点名业绩较差的两个区代经理,结果那两个经理当场顶牛,最后自然也是当场开除。

一场会议直接开除两个经理,解除一个一个经理职务,加上7月底又解除的另外两个业绩垫底的区代经理,一个月之内,赵明瑄撤换了四分之一的区代。

而7月份的业绩也摆在那边,当年赵明瑄下了1500万的指标,到月底,各分部加起来只完成了三百万不到!

那一个月其实王宇所在的松江完成的也不行,只有四十几万。

对比下达的一百万任务,只完成了百分之四十几,只不过在全军覆灭的将近二十个分部里,这个数据还是排到了第三的位置。

只能说是矮个子里拔将军。

正因为这些记忆,王宇早早的就来到总部,在赵明瑄眼皮底下晃一圈后,直接去了会议室,安安静静的等开会。

事情果然如同王宇记忆里的场景一般无二,会议进行到一半,赵明瑄发现玩手机的区代,随后发飙,当场解职。

会议室里一时间气氛凝重。

千算万算,王宇漏了自己这个最大的变数。

他的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在会议室里是如此的刺耳。

赵明瑄投过来的眼神几乎能杀人,这种时候,自己的心腹大将出幺蛾子,处不处理直接影响到他的威信。

因为是直板诺基亚,王宇一眼看出了是周雯的电话。

“赵总,是周主任的电话,昨晚约了点业务上的事情,怕接不到电话,所以不敢调静音!”

这个台阶递过去,赵明瑄心里也舒了一口气,但是表面上语气却依然严厉。

手臂往门口一抬:“出去接!”

王宇猫步快速跑出会议室,在走廊里接通了电话。

“不会还在睡觉吧?”

电话里传来周雯调侃的声音。

“刚在开会,手机铃声响起,老大手指点着我要发飙,要不是周姐你的名号镇压,估计这会儿我就要被沉黄浦江了!”

“咯咯咯......”

手机那头传来周雯清脆的笑声,不多久恢复正常:“现在有时间没,找辆你们公司的车过来接我,早上约了***,今年市里有一批统购,想不想参与一下?”

王宇敢打赌,此刻他的心跳频率绝对超过每分钟一百五十下。

前世这个他只是听闻过,别说价格谈判了,他们公司连参与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稳住!

深呼吸一口,王宇调整好心态,笑道:“雯姐指向东,我绝不往西,雯姐要我碾狗,我绝不追鸡!”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