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这一个月张岚是深深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内容,因为父亲的病情,ICU十天下来花了近十万,出了ICU进了病房每天都是一两千,加上用的医保外的药,请的24小时陪护,一个月下来将近二十万,而且现在还是连起床都做不到,马上满一个月医院就让出院,出院后还要做康复,母亲一个人根本照顾不来,张岚本来是休假,前几天公司一直催,但父亲这里脱不开身,一直用陪护也不行,一天几百块暂且不说,出院后怎么办,而且出院后依然要做治疗。

张岚的父母都是农民,父亲常年打工,母亲在家种地。张岚今年已经三十了,去年为了结婚在市里买了房子,现在每个月要还几千块的房贷,好在的是当初买房的时候就考虑到了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买的离医院很近,现在他和母亲两个人轮流在医院,加上请的陪护才算勉强照应的过来。

看了看手机已经将近八点了,张岚和护工陈姨说到:“陈姨你回家吧,已经不早了,这里有我就行了。”

护工陈姨掏出手机看了看,起身说道:“那行,现在液体再有1瓶就完了,剩下的要晚上十点以后才有,那我就先走了。”

“嗯,你走吧,没事。我和我妈都在这呢。”

之前张岚请的是24小时的,后来想着快出院了,父亲病情也稳定了。就只请了一个白天的,晚上张岚自己看着,母亲在一边休息。这样等到出院照顾父亲也就能上手了。

当初张岚父亲刚出ICU的时候,身上到处是管子,他和母亲根本不知道怎么下手。医生要求隔两个小时翻一次身,他和母亲两个人看着就不敢下手。直到请了护工,看着人家学着才一点点熟悉起来。

盯着嘀嗒嘀嗒的液体,张岚心中在想着脑中的方案,要不要试一试。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先回头自己试试看看。

----

转眼就到了出院的日子。

本来的打算是出院后直接转康复科,但这几天张岚那自己做小白鼠试验了几次,其间又去康复科参观了几趟,觉得还是先回家几天,试试看自己的手段,然后再决定去不去康复科。

张岚问过了康复科医生,前三个月是黄金恢复期,但由于他父亲现在还是不能起床只能卧床,甚至就是斜靠在床上久了也会引起呕吐,说明脑中淤血引起的水肿还没有恢复好,就是康复锻炼也做不了几项,基本就是简单的针灸和肢体功能保持,更多的康复项目要等到没有临床反应才能做。

张岚和母亲李英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回家。其他的之后再说。

本来张岚打算的是回市区的房子,但母亲李英和父亲张大海都不同意,毕竟现在张岚已经辞职了,而老家离市区并不是特别远,开车也就一个小时。回老家最起码吃喝消费要比市里省得多。

张岚租了一辆私人的救护车,付了三百块钱,让母亲李英先跟车带父亲回家,他在后面开自己的车拉着各种东西回去。家里他已经收拾过了,一切都等回家了再说。

救护车拉着父亲张大海和母亲李英回家,张岚就跟在村子里的表哥张虎打电话,让他到时帮忙照看一下,他这里回去的要迟一会。

张岚先去门诊开了一个月父亲张大海要吃的药,又去街上的中药房买了一大包中药,又另外买了几盒银针。但药材张岚闻着感觉可能和游戏中传来的记忆药效可能要差一截,也没多买,更多的还是不确定是不是有效。

本来经过这两天给自己针灸,张岚已经有了很大的信心,但是看着手里的一大包中药,记忆药方中最重要的几项不是早已经被禁止使用,就是药效明显不行。只能回去在研究研究该如何替代了。

等张岚开车回到家时家里已经收拾好了,张岚将车上的东西拿下放到屋里,父亲张大海躺在里屋的床上,母亲李英正和大伯张大河说话。

张岚打了声招呼,便里里外外忙活了起来,一个月没回家,虽然大概收拾了一下,但正值夏天,一个月没回家,很多东西都要整理。

事情已经发生了,人终要向前看。张岚现在觉得忙碌比休息要好很多。这一个月虽然母亲没和张岚提起,但张岚知道母亲在担心什么。去年买房子已经掏空了家底,今年父亲张大海又得了这么大的病,张岚后来又辞了职,父亲张大海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捡了一条命,现在出院了每个月还要吃药,张岚自己还要还房贷。

张岚刚谈了女朋友没多久,自从父亲张大海得病后,除了一开始在ICU时探望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来过。母亲李英一次也没问过,张岚开始还微信联系了几次,最近半个月已经一次话也没谈过了。

只要人还在,终是能过的去的。本来觉得很难,但现在有了游戏技能附身,张岚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张岚家的房子是很平常的农村红砖房,但面积很大,院子外的菜地更大。虽然一个月没在家,但邻居们都有帮他家打理。豆角黄瓜郁郁葱葱,青菜小白菜更是长势旺盛。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