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后张岚将之前从药店买的银针拿了出来,用纱布沾了酒精一个个轻轻擦拭。母亲李英看着张岚轻轻擦拭的3寸多长的银针,面上有些担心:“张岚你这扎针从哪里学的啊?”

“我这针灸请教过老师的,妈你放心。我先试试看让我爸吃饭喝水不呛咳,能吃东西了就好的快。”张岚胸有成竹。

看母亲面上的怀疑之色依旧,张岚将银针搁好:“妈你坐这,我先给你扎扎肩膀,你不是一直说肩膀酸吗?我给你扎一下你看看。”

母亲李英将信将疑的坐在凳子上,张岚拿起银针,左手扶着母亲的肩膀,将一根根银针顺着肩膀的穴位依次扎下,母亲李英只感觉肩膀如同蜜蜂叮咬一般,刚想扭动,张岚的声音传过:“妈你别动,我这针已经扎上了,你一动跑针了会流血的。”

“这要多大会啊,我这感觉肩膀跟蜜蜂扎一样。”

张岚将母亲的手机拿过递给她:“妈你看一会手机,这个很快。你这是肩膀酸疼主要是累的,扎上后留个15分钟就差不多了。一会好了我给你起针你活动一下看看。”

母亲李英接过手机,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张岚:“你这孩子我瞅你净忽悠你妈。”

张岚不理她,他知道在他母亲眼里,他现在跟个跳大神的差不多。想起跳大神,张岚忽然想了起来,中医里还有个祝由科。自从游戏系统附身后,脑子中的记忆很多时候都要他想到了才会有东西浮现。

一想到祝由科,张岚的脑海里就有一缕缕思绪浮现。祝由术从古代传到今天,现在基本就已经和气功跳大神挂钩了,而祝由科对治疗患者的要求就是不信气功,不信祝由者,怀疑祝由医师和气功师者不治,勉强者效果亦不理想。所以在外人看来就更是一个跳大神的骗子了。

但张岚脑中的祝由术不说别的,疗效肯定不是那种信者有不信者无。回想着祝由术的种种资料,张岚隐隐知道自己近几年能靠什么挣钱了。

张岚自己就知道市里有一家十分出名的用祝由术治疗婴幼儿口疮,他们家专治婴幼儿口疮,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之前张岚曾经陪大姨家表姐去过一次,基本没用药。治疗完成后的禁忌是一定时间内不能碰见特定生肖属相的人,基本上一周左右就好了。

当张岚思绪飘飞间,已经过了十几分钟。母亲李英提醒到:“该拔针了吧?”

“嗯,这就拔。”张岚放下手中的手机。

当张岚正一个个起针的时候,邻居赵大娘从屋外进来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

“大娘您来了!”张岚招呼到。

“我这两天不是肩膀疼吗,张岚说他会针灸,给我扎扎。”没几秒张岚已经起完针了,母亲李英一边活动着肩膀一边说道。

“感觉怎么样?”邻居赵大娘很是好奇。

“哎!你别说,这扎一扎感觉就是不一样,明显的比以前轻松多了。”母亲李英站起身一边摆动着肩膀一边回答,还抡起来手臂转了几个大圆。

“嫂子你看,昨天我这抬一抬胳膊肩膀头这里就酸疼的不得了,这一扎明显轻松多了。这孩也不知道从哪学的,没白学。”母亲李英很是自豪,略显得意的说道。

“哎还真是,什么时候叫张岚也给我扎扎,我这肩膀也是经常一活动就疼,有时候摇摇头脖子那都疼的受不了。”邻居赵大娘毫不见外。

“中的很,都是自家侄儿,还用等什么时候。就现在你坐这,叫他给你扎扎。”母亲李英推着赵大娘坐在板凳上。

“你坐这,这马上叫您侄儿给你扎扎,瞧一瞧中不中。”

张岚在一旁正用酒精擦拭着手上的银针,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母亲已经三言两语的给他安排了。

“你这孩在哪做什么呢,赶紧拿针过来给您大娘扎扎。”母亲李英已经开始喊张岚了。

“先别慌,让我先把针消消毒,大娘您等会啊。”张岚有点哭笑不得。

“没事没事,我这没啥事。就是吃过饭了来瞧瞧。”邻居赵大娘笑眯眯的说着,和一旁的母亲李英闲聊起来。

张岚将银针一个个的擦拭好放入一边的酒精杯中浸泡。想了一下,又从里屋的桌子上拿出一包新的不锈钢针。

“大娘刚才那针消毒得浸泡半个多小时,我用这针给你扎吧。”说着张岚就开始撕包装。

看着张岚拿出的是一包没拆封的新针,邻居赵大妈连忙起身拦着张岚:“你这孩你怎么这么客气呢,你大娘我没啥事,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我就是来找你妈闲聊的,等等怕什么呢,别浪费了。”

“没事大娘,这种是不锈钢的针,不值个钱。医院都是用这的,一根才一两毛钱。”张岚将针包打开。这还是之前张岚给自己扎针试验的时候从街上买的,一盒100支十包,一共十几块钱,一次性的不锈钢针。后来张岚觉得有效,打算等父亲出院针灸时,再从街上药店买,就开始买银针了。虽然都说银针和不锈钢针效果是一样的,但张岚还是觉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