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岚拿过针包开始给赵大娘针灸:“大娘等下万一有点疼你可别动啊,跑针了就该流血了。”

“没事你扎吧,大娘我保证不动。”

张岚想了想,还是没给背上和头上扎,虽然他知道在背上和头上扎了会更好,但他现在还是一个在街坊邻居眼里玩电脑的人,扎扎肩膀胳膊没什么影响,动头就不要给人带来烦恼了。

张岚将手上的针灸针快速的顺着穴位扎好,没等赵大娘反应过来,张岚嘱咐到:“大娘我这扎好了,你先和我妈闲聊,等会好了我给您起针。”

“张岚这孩从哪学的手艺,真不赖。我以前也扎过针,都没扎的这么快还不疼。”赵大娘对着张岚母亲李英夸奖到。

“我也不知道他从哪学的,前几天他倒是说等他爸出院了他给他爸治病,我说你这孩你会吃。谁知道还真会针灸。”母亲李英很是高兴。

张岚拿着镊子翻着酒精杯里的银针,脑海里翻着中医科中的祝由术,想着应该用什么作为安身立命的生活,还得升级。功德功德,行善积德。总觉得事情一团乱麻,还是慢慢来吧。

张兰清楚自己的本性,作为一个80后的独生子家庭,从小到大没吃过苦,没受过累。作为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连地边都没踩过几次。大学毕业后在外打工,吃不得苦,受不得累,甚至于和人打交道的关系也处不好。虽然现在有了外挂,但骨子里的懒惰本性,注定了他做不成什么大事。

边走边看,慢慢改变,现在总比以前要好多了。张岚看着眼前的透明面板,现在的社会已经不需要他这样的人去做什么贡献,那就做好自己拥有的。修身齐家,每个人都会有自己要走的路。

“张岚,该拔针了,到点了吧?”母亲李英喊道。

“差不多可以了。”张岚走到赵大娘身后开始起针。

张岚边拔针边嘱咐:“大娘您这就是长年累月累的,颈椎病,肩周炎,我瞅着腰上也是这样,有空啊您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子检查检查,不能一直硬撑,小病变大病。”

张岚其实已经把赵大娘的病看得差不多了,颈肩腰腿痛,这种慢性病其实要不了命,技术好的针灸就能缓解很多,但赵大娘脖子疼的主要病根不是这个,张岚也没法开口,总不能直接说赵大娘你快去医院查查吧。

“不用浪费那个钱。”赵大娘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又左右转了转头部。

“就是管用,这一扎我这感觉脖子这里轻松多了。”

“管用都中,啥时候不舒服没事了就来俺家叫您侄儿给你扎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母亲李英大包大揽。

“这那中,不过我看张岚这孩的扎针技术可以,李英你不是说张岚辞职不干要来家吗?我瞅着在家开个针灸馆就可以。”赵大娘对张岚的手艺很是夸奖。

母亲李英乐的合不拢嘴:“张岚你看您大娘夸你,中,就听您赵大娘,等过一段就叫张岚开个针灸店。”

张岚在一旁只是微笑,看着母亲和赵大娘在哪里吹嘘。还开针灸店,执业医师证能从天上掉下来啊。

听着母亲李英和赵大娘在哪里闲聊,张岚将起出的不锈钢针收拢好,丢进了一个专用的垃圾桶里,针灸店是开不了的,中医执业医师证一时半会是拿不到的。不过张岚倒是有了自己的想法。

闲聊间银针的消毒已经差不多了,张岚将银针用镊子从酒精杯里夹出来,用纱布擦拭好,准备开始给父亲针灸。

经过母亲李英和邻居赵大娘的针灸,母亲李英对张岚的针灸技术已经有了很大的信任。看着张岚开始给父亲张大海针灸,连忙进入里屋准备帮忙。赵大娘也好奇的进了里屋观看。

看着三寸多长的银针一点点的刺入下巴,然后又抽出来重新刺进去。

赵大娘忍不住和母亲说道:“李英我瞅着怎么这么害怕不敢看呢,我先出去了。”

“没事嫂子,你去忙吧,我这需要在这扶着大海不让他动,就不送你了。”

张岚将下巴咽喉扎好后,又拿了几根银针将父亲张大海的四肢全部扎上银针,看着张岚前前后后的扎了二十多根银针,母亲李英忍不住的问道:“张岚你扎这中不中啊,不中咱可别混扎。”

“妈你放心吧,你之前不是去医院的康复科看过了吗?这病不针灸不行的,有没有效先不说,我这技术肯定不会越来越坏。等会起完针你喂俺爸喝一盒纯奶试试,肯定比以前强。”张岚胸有成竹,宗师级中药医理能是开玩笑的。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张岚一肚子的记忆和经验,但却实实在在的半点动手经验都没有,所以他现在还不敢扎头部,但是四肢和下巴的部位他之前可是给自己试过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似乎想说话,张岚忙开口阻止:“爸你先别说话,下巴哪里扎着针呢,等会我给你起了针再说话。”

张岚坐在床边握着父亲张大海的手:“爸你放心吧,等会给你起完针你就知道了,您儿子我有这个把握。”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