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离得又近,提点东西拜拜菩萨又没什么。吴宝财这么有效,我这去拜一下不说跟他一样,哪怕有一点作用也是好的啊。

就这样,张岚家里一时间是络绎不绝的访客。除了有同样病情的人上门外,还引来了同村子好多上年纪的大爷大妈,不为别的,就是拜一拜据说灵验的菩萨,把张岚弄的哭笑不得。好在吴宝财的治疗已经差不多了,父亲张大海也已经扎满了一个月,需要缓一缓,等这阵的风气过去,家里就不会没事来这么多人了。

父亲张大海经过这一个月张岚的精心治疗,现在基本上已经恢复了自理。吃饭走路都可以自己慢慢的完成,只是还需要好好的修养。去医院复查拍了个片子,当时的主治医生也是连连称奇,说这么大的病从没有见过恢复的这么快的。

这段时间以来,经过反复的摸索和查询资料,张岚对于功德升级也算是小有心得,不能说是完全掌握,但是心里也是有底了。

那个看上去数字很多的1W点,看起来很多,就这几天家里烧香求佛的人络绎不绝,张岚给其中拜佛的解疑释惑,给熟悉的街坊邻居针灸按摩。假托着香童之名,张岚的名声传的越来越广,但是医术并没有随之流传。张岚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对着自己的医术有信心,但没有医师资格证的他,实在是不想这么提心吊胆的给人看病。现在托着菩萨之名,既不影响他施展医术,也不会引起别人的举报。不过转念一想,假托可不对,他现在是是纯正的普陀山弟子,名正言顺的菩萨坐下仙灵小童。

自从父亲张大海的身体好了起来,去医院复查没什么问题后。张岚的生活开始简单了许多,本来之前他还打算将市里的房子给卖出去,现在父亲能自理了,花钱的地方不多。前几天给吴宝财针灸完,说差不多了不用再针灸后。吴宝财临走时留下了一万块钱。后来来家里烧香拜佛的每个人都多多少少的会留下钱,张岚大概算了算这最近半个月他当菩萨童子差不多每天都有个两三百块钱。母亲李英乐得每天眉开眼笑,除了每天钱不少,供奉的吃喝礼品更是多的吃不完,家里冰箱都是塞的满满的,张岚母亲已经打算去买个冰柜了。

这天中午,吃过饭的张岚正斜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开着电视,眼神却盯着眼前的游戏面板。这一个月过去了,来求医问佛的人已经没那么多了,但每天还是会有三五个人过来。只要是来的,张岚都会多多少少的用祝由术画符祷告治疗一番。得益于张岚宗师级的中药医理,让他的张大仙之名越传越广。

看着面板上的功德:(300/10000),张岚现在是彻底的躺平了。爱多少是多少,实在是琢磨不透这个数字的增长方式。不过这300点功德张岚是有点想法的,他心仪那个强身和冥想很久了,这300点功德下去应该可以点出来吧。问题是该怎么点出来,没有技能出现该怎么让它显示在面板上,有点发愁啊。

正在张岚悠悠的躺在沙发上发呆的时候,大门口传来了说话声。张岚连忙坐着了身子将茶几上用抹布抹了一下,刚放好抹布,人已经掀开了门帘进屋了。打头的是张岚的堂哥张虎,后面跟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两人手里还提着东西。

“堂哥来了,吃过饭了吗?没吃饭家里冰箱里有菜,家里还有好酒。咱喝点?”张岚连忙起身热情的招呼着。

“吃过了吃过了,不用麻烦。家里就你自己在家吗?”说话的是张岚的堂哥张虎。

“俺爸俺妈吃过饭去闲逛了,堂哥这是有啥事?我这就给俺妈打电话。”张岚拿出手机准备给母亲李英打电话。

“没事没事,不用打电话。就是找你呢。”张虎一边说一边将手上提着的东西放到了茶几旁,一旁的青年男子跟着将东西放下。

张岚扫了一眼两人带来的东西,其中一提的外包装贵州茅台4个字看的清清的:“怎么还带着这么贵重的东西,堂哥你这是做什么呢,有什么事您说话就行了,这不是打我脸了吗?”

“没啥贵重的东西,这是咱市农业局的田庆勇,是我的朋友,你喊他勇哥就行。他有事找你帮忙,这不不认识你,就托到我了。”张虎介绍到。

“堂哥你的朋友那还有什么说的,那用这么客气带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一会可得收回去,这要是叫外人知道了,可不得戳我脊梁骨啊,谁的东西我都能要啊。”

“没事,你勇哥家里不缺这,你收下就是了。”张虎很是大大咧咧的。

一番退让后,张虎已经是有些脸红脖子粗了,张岚勉强不再推让了。张岚给两人倒了两杯茶,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看着坐在一旁的田庆勇:“勇哥您这是找我有什么事?”

田庆勇身材高大魁梧,面色却有些发白,神色有些憔悴,叹了口气开口道:“张岚啊,这也都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我闺女在医院已经一个多月了,什么药都用过了,还是经常性的高烧不退,现在就连医生都没什么好办法了,前两天张虎去医院探望,我听张虎说你在那方面特别的神,就想让你帮忙看看是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