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张岚叮叮当当熟练迅速的挥舞着菜刀,一旁的李彤彤看的目不暇接,嘴里忍不住说道:“姐夫你这之前居然还装着不会做饭,藏的好深啊。”

“厨师在家不做饭。”张岚边切菜边回了一句。

看着张岚三下五除二的将一条草鱼去鳞去腮去内脏,里里外外洗净后擦干水分。之后切开鱼头抽鱼线,之后将鱼肉和鱼骨分离,开始左一刀右一刀的切鱼片。看着薄薄的鱼片,李彤彤眼睛发亮:“姐夫我们做酸菜鱼吧,我去买酸菜包。”

“你去把冰箱里刚买的青菜拿出来用水淘一下,今天不做酸菜鱼。”张岚开口拦着李彤彤。

“那吃什么啊,你把鱼片切这么薄不吃酸菜鱼多可惜。”

“你不是喜欢吃辣吗?我们吃水煮鱼。”张岚将切好的鱼片放入碗中,用蛋清、淀粉、料酒等调料开始腌制。

张岚将电磁炉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接好电源,然后端着做好的水煮鱼放到上面。李彤彤端着两碗米饭从厨房里走出来,边走边说:“姐夫你这做的水煮鱼真香。”

“真好吃是吧,没端锅呢你快吃一半了。”张岚没好气的说道。

“还不是姐夫你的手艺好,再说了现在吃水煮鱼火锅也可以啊。”将米饭放到茶几上,李彤彤将筷子递给张岚,同时挤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吃过饭后张岚刚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舒了一口气,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虎哥,有啥事啊?”

“你在哪呢?”电话另一边传来了张虎的声音。

“我在市里呢,刚吃过饭。”张岚靠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伸了个懒腰。

“开着车吗?我给你发个地址,你快点过来,有好事。”张虎的声音里透着兴奋。

“啥好事啊?神神秘秘的。”张岚有点不想去。

“勇哥一哥们承包的咱们市的护城河疏通项目,临中午的时候挖出了漕运码头,现在好多人在这挖宝呢。你来不来,下午就准备上报了。”

“一码头有什么好东西啊,不都是些砖和石头吗?”

“我刚挖到了一个铜盆,当场卖了一千多。你来不来啊?”张虎压低了声音。

“发地址,马上到。”张岚挂了电话立马起身,对着在厨房洗碗的李彤彤喊了一声:“彤彤先别洗了,走,哥带你去个好玩的地。”

顺着张虎发的位置,张岚开着导航一路不停,到了一片被围挡围着的工地停下了车,这是一片正被拆除的老城区,找地方停好车,张岚领着李彤彤沿着老城区一路往东,顺着被挖开的老河道走到了张虎发的地方。

还没靠近,远远的看去那地方已经围满了人。走进了一看,有用挖掘机在那挖的,有拿着铁锨和钉耙在那挖的,边上还有围着看热闹的。林林总总的几百号人,看起来热闹极了。

张岚到处看了看,怎么看不到张虎在哪呢,张岚正找着呢,一旁的李彤彤看到了同学,和张岚打了个招呼就跑过去和同学一起了。

拿着手机给张虎打了个电话,一会从工地的东边河道上一个人朝着张岚摆了摆手,张岚走进一看,止不住的哈哈大笑。

这挖老护城河本就到处是淤泥,一群人在淤泥里挖宝身上能好到哪去。还好的是现在是夏天,只不过身上和脸上已经看不出样子了。

伸手拉着张虎从他挖的淤泥坑里将他拉出来,看着张虎挖着的近一米的淤泥坑,张岚止不住的笑:“堂哥你打算挖多深啊。”

“这不是之前在这挖到了东西吗。你这没来的时候那边那个开挖掘机的一斗下去挖了两个瓷器罐,不过是往下倒的时候发现了,结果给砸碎了。”张虎指着一边的一个挖机说道。

“我那挖掘机怎么跟没起饭似的在那轻挖轻倒的。”张岚刚才还在那寻思这挖机是怎么回事。

张虎乐的哈哈笑:“一斗下去几万块没了,可不得轻挖轻倒。”

“还挖不挖了,我瞅着这想挖着东西有点费劲。说不定一会文物局的就该来了。”瞅着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张岚打起了退堂鼓。

“工具不行不挖了。就中午这一会,等会曾胖子就该上报了,他承包的工地。”张虎借一旁工地的水管将身上冲了冲。

“你应该弄个探测器,拿个铁锨在这闹着玩呢。”看着这满布淤泥,遍地是人的河道,张岚对张虎的不靠谱有了更深的理解,就这还神神秘秘的有好事。

“这一时半会的去哪找探测器,就这铁锨我还是借工地的。”张虎将手里的铁锨递给张岚:“老弟你要不要来一会?”

“算了,你去把铁锨还给人家吧。”张岚摆摆手敬谢不敏。

看着一边李彤彤和同学正聊的高兴,张岚远远的打了个招呼:“彤彤我这要走了,你是在这还是一起走。”

李彤彤拉着同学朝着张岚走了过来,走近后冲着一旁的同学笑靥如花的介绍:“大姐,这就是我姐夫张岚,他做的水煮鱼特别的好吃,中午我都吃撑了。”

接着又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