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觉了这样的情况,让张岚突然有了想法。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他想将葫芦改造成一个小说中写的那样的随身空间。

经过功德炼化,葫芦里的空间并不大,但也有两百多平方大小。瞅着葫芦里灰蒙蒙的空间,张岚心念一动,一旁的手机消失不见,葫芦里面多了一个熟悉的手机。再一动念,手机又回到了原处。

反复的收入放出进行了几次,当张岚准备将面前的茶几在收一下试试的时候,一股讯息传来,张岚面色一黑,能量不足,需用功德补充。

起身看了看天,又是骄阳似火的天,这才8点多就感觉热的很了。张岚出门钻进东屋,打开空调。新空调加上屋子小,张岚惬意的舒了一口气,瘫在躺椅上不想动。母亲李英今天带着父亲张大海去张岚大姨家走亲戚了,不然看见张岚现在这幅皮懒样子少不了一顿唠叨。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张岚刚刚将同村两个婶子送走,两人一起来拜菩萨,让菩萨帮忙看看看儿子都三十多了,保佑自己儿子早日结婚。张岚自己现在都还没着落呢,菩萨可能在他这不管这方面的业务。

一看屏幕上的来电,张岚笑了,划拉了一下接听:“谢老大最近在哪发财呢,怎么想起给小弟打电话了?”

打电话的叫谢瑞东,是张岚的大学同学,不是一个宿舍的,两人在一个游戏社团认识,也是臭味相投。出来社会后经常有着联系,逢节假日偶尔还会一起聚餐。后来谢瑞东考上了老家的公务员,加上结婚生子,慢慢的不常见面,虽然情谊一直还在,但联系却是渐渐的少了。

“我能发什么财啊,一天天的在单位。张岚你最近忙什么呢?我怎么听说你辞职了?”电话里的谢瑞东问道。

“没什么,一直在外也不是个事,家里就我一个。H市那地方谢老大你也知道,凭我挣那三瓜两枣的,是在那安不下身的,老家的房价便宜,这年龄也到了,就回家来了。”张岚不想将父亲的事嚷嚷的到处都是,现在这社会,恨人有,笑人无的,过好自己的就行。

“也是。那张岚你现在是在家呆着咯?有啥需要帮忙的吗?”

谢瑞东家在Z市郊区,开车大概两个多小时。上次本来张岚到Z市古玩街,想着给谢瑞东打电话聚一聚,后来想想作罢,谢瑞东的热情一般人招架不住。

谢瑞东为人四海,朋友遍地。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来找我办事,只要我能做到,就不会给你掉地上。”和他认识的只要找到他办事,在他能力范围内他没有不帮忙的。同样的,谢瑞东这人办什么事第一就是找关系,张岚的性格最不想的就是麻烦别人,只要自己能办的,哪怕麻烦一点也不愿欠人情。

“我没啥事,我在老家呢能有什么事。有空一起聚聚。”

“就等你这句话呢,一会就到你那了?现在在路上了,趁周末去你们那里水库玩。我们一共四个人,三个大人外带我家小公主,记得迎接啊。”电话那头的谢瑞东哈哈大笑。

“热烈欢迎,我给你发位置,到村口了给我打电话。”

挂了电话,张岚拿着车钥匙直奔超市。排骨、里脊、鸡翅、豆腐虾皮,别的倒也不用买了,家里都有。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张岚正在厨房忙活的时候,电话响了。张岚将手中的菜刀放下,接通电话告诉谢瑞东该怎么走。

张岚家里离村口大路很近,在张岚的指挥下没一会就听到了喇叭的嘀嘀声。进了门后,谢瑞东和张岚先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张岚:“可以啊张岚,几个月不见现在整个人大变样了,腹肌都有了。”

说罢还伸手拍了拍张岚的肚子,嘴里啧啧有声。

张岚好笑的伸手拨开谢瑞东的手臂,将谢瑞东几人让到沙发上坐下。从厨房里端出洗净的水果放到茶几上,这才笑道:“谢老大可是又胖不少啊,嫂子你也不管管,这路都走不动了。”

一旁谢瑞东的媳妇黄莎莎拿起一个桔子边剥边说道:“张岚你还不知道谢瑞东这个人,一天不喝酒就跟要了命似的,我还能管的到他。”

“那这就是谢老大的不对了,不过这时候就该我们的小公主出马了,以后再看见你爸爸喝酒就和他生气,哄不好的那种。”

谢瑞东的女儿谢云菲今年刚6岁,正在一旁吃着黄莎莎给她剥的桔子,闻言大声的开口:“爸爸听到没,以后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准喝酒!”

众人哈哈大笑,一番笑闹后谢瑞东斜躺在沙发上说道:“张岚就你自己在家吗?伯父伯母呢?”

“他们走亲戚去了,今天中午不回来。”

“那中午我们去外面吃?这也不早了,这附近有什么比较有特色的饭馆吗?”谢瑞东说着就准备起身。

“在家吃,我菜都买好了。这会厨房已经在炖着了。”张岚忙拦着。

“张岚咱们先说好,在家吃我不反对。但你要是整的跟猪食一样我可不吃,到时候再出去吃我可不买单啊。”谢瑞东大咧咧的笑道。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