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着两人殷切期盼的眼神,张岚头都大了。要是别的也就算了,这脑干出血他父亲生病的时候他在网上就查了个遍。后来父亲出院后他给父亲治疗的时候各种资料更是查询了很多。照他们说的情况现在陈家伟父亲脑子里的水肿都还没有被吸收完,根本就不适合做康复,甚至连移动都得多注意,万一引起二次出血可是直接要命的。

“这样吧建国叔,我们先去医院看看情况。毕竟这种病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我们先去看看病人再说别的。”

“也行,那就麻烦张岚你和我们一起去一趟医院了。”张建国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站起来说道。

“没事,这有什么。建国叔您别客气了。对了,这几份礼咱提走,真没必要。”张岚提起茶几上的茶叶和大闸蟹往门外走。

“你这是弄啥类,提过来就是给你类,你还提回去。”张建国拉着张岚的手将礼品从张岚手里夺过,递给旁边的陈家伟示意他放好。一边推着张岚往外走一边回头交代:“家伟你在后面帮你张岚哥把门带上,俺俩先往车上走。”

张建国推着张岚往门外走,后面的张家伟将门关好。一行人上了车,张岚哭笑不得:“建国叔你这做的叫什么事?”

“啥叫做的什么事,事都是这样办的,你这孩就是太客气了。”张建国板起脸一本正经的埋怨。

神经内科三,看着熟悉的楼层,两个多月前的他在这里整整呆了一个月,一旁走过的护士还熟悉的跟张岚打了个招呼:“你怎么在这?你父亲怎么样了?”

“来探望个人。我父亲现在挺好的,谢谢关心。”张岚道谢。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陈家伟的父亲陈贵灿,张岚坐在床边把了把脉搏,想了一会起身走出病房。一路走到了楼梯口,看着四周没人。看着后面走过来的陈家伟,问道:“你父亲现在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今天上午查房医生有说什么吗?”

后面跟过来的张建国的媳妇陈玉梅插口道:“我上午在这,我知道的清,叫我说吧。俺哥医生说是脑桥出血,他现在是右半边能动,左半边知道疼痛也会动,就是幅度小。右边面瘫,知道大小便,嘴巴也有说话的口型,点头摇头也会,就是气切了没声音。医生说手抬起来,握手,手脚动下,嘴巴张开,咳嗽下,都会跟着做。就是一直都是睡觉,问医生说是脑水肿没吸收完是正常的。别的也没啥,就是今天还是说让出院转道康复科,可这现在是个这情况转过去感觉也没多大用?”

张岚想了想道:“像这种情况应该可以住院在出院吧?直接跟护士长说一下,按理说护士长应该提醒过你们的,病人也不用动,就是直接去窗口办理个出院住院手续就可以了。”

“护士长说了,要是不想转康复科也可以办理个再住院,但是主要还是牵扯到医保报销问题,满一个月后医保就不报了,出院后要隔15天再入院医保才会报销。俺现在倒不是说钱的问题,主要还是想着俺哥能不能快点好,现在这在床上躺着瞧着人都没法说。”陈玉梅解释了原因。

张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现在他心里是明白了,这比他之前想的好多了:“陈叔现在神智没啥问题吧?”

“神智可清醒,说啥他都知道。这从ICU转出来人清醒后谁来看他跟他一说都知道点头眨眼。就是俺哥他脾气不好,有时候急了瞧着他可生气想说话,说不出来就想用右手去抓东西。也不知道他想说啥类。”陈玉梅说着说着用手抹了抹眼泪。

“婶子我就直说了。陈叔这情况我建议咱还是不急着做康复,最起码也得把气管封了再说。建国叔既然去找我了,我能尽力的地方一定尽力。这现在医院让出院,我建议还是直接转到康复科,咱不是说非要去那做康复,主要是陈叔现在带着气管,这一出院万一感染了就不好办,这在康复科住着有医生,还有各种设备,万一出个啥情况的要好一点。”张岚仔细想了想,胃管和尿管都好说,主要现在带着气管,这回家了万一感染了出个啥状况怎么办。

“等会我给陈叔这情况开个方,家伟拿着去咱们市的中药店让人家照着方拿药熬好,等转到康复科了就能喝。先喝一个星期咱看看能不能把气管给去了,之后咱再往下进行。婶子看中不中?”

陈玉梅听罢看了看陈家伟:“家伟你看这中不中?我觉得这样也可以,反正现在您爸就是这样了,张岚说的也对,这身上都是管,一回家万一出个啥事可没有现在在医院这么方便。”

一旁的陈家伟点了点头:“一会我给俺爸说一声,明天就办出院转到康复科。”

看陈家伟决定了要转康复科,张岚觉得自己也该走了,让他们再商量商量,自己只是过来提个建议,要不要用药还得看陈家伟他父亲陈贵灿的意见:“那婶子情况就是这了,一会你跟家伟还有陈叔再商量商量,要是打算用药,叫俺建国叔跟我说一声,我给你们开好方你们去抓药就可以了。我就先走了。”

“那叫家伟送你回去吧,家伟你开车把您张岚哥送回去。




本章未完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